第39章 第四个队员

  • 末日卡牌轮盘
  • 火焰大翅膀
  • 2059字
  • 2016-06-14 08:00:07

同样是蓝色品质,一只紫焰虎换八个鬼将,怎么看都赚了。谁的天赋卡能召唤出八个蓝色生物,还是罕见的鬼属性。这是绝无仅有的,如此一来,所谓八鬼将加一起,战斗力甚至在紫色紫焰虎之上。

他的实力保住了。

眼前八鬼将却又不同,每个气息都是紫色生物水准;就算吃了紫焰虎,八个伥鬼也成长不到眼前这种程度。钟修文也没那本事,肯定是君侯给众鬼喂了什么激素之类的东西。

此时的钟修文,驱使八个紫色生物,可以说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正面交锋,罗云确实不是其对手。

但,如此而已。所谓八鬼将的来头不过是八个伥鬼,先天不足,难成气候,随着等级升高,它们实力会越来越捉襟见肘。此时此刻,就是钟修文的巅峰,再往后他只能走下坡路了。

反之,紫焰虎就算变得再弱,它的潜力根底还在,以后很大发展空间。

眼前这八个家伙,也就只有在半月后大行动时候发一次光和热了。

等到大行动后,成批的二级卡徒出现。介时,普通蓝卡天赋拥有者,也比钟修文强。等至三级卡徒,他只有放弃天赋卡一条路,否则白卡天赋都能把他虐成渣。

总而言之,为了大行动,君侯把钟修文坑残了。

罗云叹息一声,可怜地望着他:“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让开。”

钟修文却被怜悯的眼神给刺激了,没有人可以怜悯我,没有人可以:“罗云,我不杀你已经很仁慈了,你还想进我的住所,给我滚。”

罗云默默拿出元能步枪:“钟修文,你忘了一点,离我太近了。在这么近距离挨我一枪,可没有紫焰虎穿梭技能救你,必死无疑。你是在考验我杀你的决心,你真有勇气,嘿嘿嘿。”

钟修文脸色顿时五颜六色精彩极了,他似乎想起了往日的恐惧,一枪打爆紫焰虎,一阵冷汗把头顶的热血浇灭。

阿舞恰时道:“社长,不就是一个住所,没什么重要东西,让他看看又何妨。”

“哈哈。”钟修文手一挥,八鬼将同时消失,阴冷鬼气消失,他脸色绽放出笑容;一瞬间阴森的魔头变成了阳光的大学生:“罗云同学,刚才闹着玩的,我们都为表哥做事,理应互相帮助才对。你瞧上我这住处什么东西,我都送给你。里面很多你见都没见过的玩意,都是些难得的奢侈品,随便拿,不用客气。”

罗云阴阴一笑,把枪扛在肩膀上,大步往食堂里走去。

鲁大智、虎刃紧随其后,昂头挺胸地跟着。

“不许进去,那是我的房间。”

钟修文淡然,他招揽的一个高手却不乐意了,眼看罗云开门,飞奔上来要阻止。

鲁大智金钟一甩将之砸飞,喝道:“一边去。”

那高手不甘心,仰天长啸,乌黑头发瞬间变成白色,连眉毛都变白,周边空气骤冷,其手一挥,空气中的水雾凝结成一支支冰针、冰刀、冰箭飞出去。

鲁大智架着金钟往前面一站,叮叮当当,全部挡下来。

“你们找死。”冰男双手一伸,天空上飘起了霜花,暴风雪席卷要将三人冻住。

“不知好歹。”虎刃冷哼一声,一闪跳出。

鲁大智同时发动音波冲击技能,席卷的暴风雪被音波从中切开,不知飘到何处去了。而冰男也被震得晕眩。

同时,虎刃出现冰男身后,利爪朝脖子撕下去。

眼看冰男要身死,钟修文手一挥,一团黑雾挡住了虎爪:“虎刃,我很欣赏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虎刃失去了最好机会,再纠缠没意义,一言不发的退走。

此时,罗云也从房间里走出来,抱着一个白色裙子的女孩。

冰男眼中复杂带着恐慌、不舍无数复杂情绪,厉喝:“不许带走她,她是我的。”

罗云惋惜地摇头:“花乾大学第一美女老师谷夜蓉是你的,你这心可真大。”

冰男想要站起来争夺,却被音波震伤,口吐鲜血跪倒地上起不来:“她已经毁容了,为什么还要带走她,把她还给我。”

“毁容了。”所有人大惊,连钟修文也是如此,显然不知此事。

近处的鲁大智好奇,后两部偷瞄一眼,女孩整个脸上五官难辨,流着脓水和血丝。

“大哥,这就是美女。你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罗云瞪了一眼,鲁大智缩缩脖子不说话了。

抱着女孩往前走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冰男:“千玺俊是吧,你让我把她留下,留下做什么?放她的血喂你的冰蟾。”

有人注意到,谷夜蓉的手腕上十几个血痕,全是放血的迹象。

看向冰男千玺俊的目光又是不同,末世里把人命不当一回事都习惯了,但你把人关起来放血养虫子这就让很多人接受不能了,纷纷离他远了点。

冰男千玺俊挣扎站起,往前挪了两步的,又吐血摔倒,哀嚎道:“把她给我留下。求求你。”

“千玺俊,你的做作太恶心了。我就明说,之所以不杀你,因为留着你的狗命,等着谷夜蓉亲自来取。你好自为之。”说完抱着白衣女孩离开,鲁大智随后赶来,路过冰男时候踩了一脚,骂道:“人渣。”

钟修文面色铁青地看着四人离开,良久后深呼一口气:“大家都散了吧,将小俊带去治疗。”

……

“是你救了我吗?”谷夜蓉的声音非常沙哑,她的脖子上也有一个腐蚀的大斑点,破坏了声道。

罗云轻轻将她放下,道:“先不要说话,我给你治疗。”拿出一张初级治疗卡激活,温暖的白光洒下去,谷夜蓉发出一声轻嗯,似痛苦又似舒服,她的伤口飞速愈合,细小的斑点消失不见,大黄斑也结痂,不再流脓流血。

谷夜蓉痛苦尽去,稍微恢复了点精神,缓缓坐起来,看着眼前这个男子,露出了别样的笑容。

笑容太恐怖,破坏气氛,她也觉得不对劲,摸上自己的脸,满是疙瘩“不。”一声痛苦的惊呼,她滚到地上。

她脸上全是黑红色的血痂和疙瘩,虽然没有刚才恐怖,但也是能吓死鬼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