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突如其来的凶杀案
  • 完美谋杀案
  • 氼夏
  • 3902字
  • 2020-01-14 15:07:35

前言:你知道什么是心理罪吗?在认识心理罪之前我们要知道什么是心理学,根据书面解释是指研究动物或人心理现象的发生、发展和活动规律.......那些解释都太过官方了比较难懂,简单来说吧,患了精神方面疾病的人他们的想法是和普通人不大一样的,我们可以大概统一将这一现象概括为他心理有问题。关于心理学我也了解的不太深入,在这里只是举了一个小小的例子就不多加以说明了。心理罪呢就是在心理方面不健全的情况下犯下的一系列的罪过。想象一下,一个患有家族遗传隐性精神病的护士隐瞒病情在医院里工作;再或者一个有心理疾病的警察犯了罪而他浑然不知,会发生什么?

---------------------------------------------------萌萌哒的分割线---------------------------------------------------------

“下面插进来的一条重要新闻:二零一零年三月XX地曾发生的化学工厂爆炸案在时隔近五年内在警方坚持不懈的追踪下终于有了飞跃性的进展,罪犯刘霍在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在香港遭逮捕,据警方透露,该男子曾混入内部扰乱监控设备后潜入工厂内电表内安上微型炸弹......”电视里一直反复播放着昨天这条关于爆炸案的新闻。

地板上坐着一个头发杂乱满脸胡渣一身酒气的男子在一个十一个平方的阁楼房间里,四周散落着不同牌子的烟蒂和空啤酒瓶,这个男人就是破“化学工厂爆炸案”的警官——魏辉。魏辉,二零零二年警校毕业,以优异成绩轻轻松松地当上了一名人民警察,可他心中的理想是当一名刑警。于是经过几年勤勤恳恳地工作立下许许多多的功劳,在之后无数次向上面申请调职好不容易被调入刑警队,可惜运气不太好,他的上司是个能吃能嫖的死胖子,父亲是局长,母亲是某公司的富商之女,总之家里背景雄厚。魏辉一直要被他使唤来使唤去不说,胖子最终居然还不要脸地把魏辉多年来好不容易破的案子给抢了!......

叮铃铃铃~电话响了“喂!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一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在哪里我们找你半天了,局里在办庆功宴就剩你啦!”,“这件案子明明就是我魏辉一手破的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胖子干过什么了?这一点你们难道不清楚吗?!”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就变小了,“是是是,我们都懂,但是现在媒体都以为是胖子的功劳,你一个小喽喽不是也拿他没辙嘛,这样吧不如你先来...我们再想想还有什么办法,看看......”“嘟嘟嘟嘟......”魏辉气愤地挂掉了电话,恼恼地说“切!什么朋友。”

.......................

晚上六点半一过第四街第五区的超市蔬菜打半折,魏辉走在第四街道上。为了这点便宜他总是熬到晚上七点多才吃晚饭,还要穿过两个街道才能到那个超市。正巧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叮铃铃~”

“喂!干嘛!?”

“魏辉啊,还在为之前的事不高兴啊,开心点嘛”,电话那头依旧是早上那个人。

“有事儿快说,没心情听你瞎叨叨。”

“行吧行吧,这里有个案子没人接,你要不要接?”对方的声音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了,“是个银行抢劫案,昨晚发生的。因为是个小银行所以报上没有登出来,没有人员伤亡算起来嘛......应该比你上次大银行那个案子简单的多,如果你要接手一会儿我发更详细的细节给你。”

“这个.......”魏辉停下了脚步,显得有些犹豫。

“反正你现在也闲,小case,就接下吧”

“......那好吧,你把东西发到我的电脑上去吧......”

刚挂完电话,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魏辉面前抢着红灯过去了,忽然间上面印着的黄色蜜蜂的圆圈标记让他感觉十分得眼熟,好像哪里见过,但却没有一点印象。那车牌也十分特别,XA***。直到绿灯读秒只剩下六秒时才回过神匆匆过了马路.........

七点半,买好蔬菜回到家刚坐下就收到电话,“魏辉啊,刚才忘记和你说了,这个案子办完之后呢老吴给你找了一个搭档,外国回的,是个大美女!...咳咳,boss来了,那就这样啊挂了。嘟嘟......”默默地挂了电话,魏辉打开电脑,“......三个抢劫犯,从.探.头.来.看.两.男.一.女.”魏辉看着资料一字字地慢慢读着,可没过多久就听见房东太太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

“魏辉我刚才看见你进去了!开门!!”。无奈之下魏辉只好打开门,“你小子啊真是让我一顿好找啊,今天必须交房租了!你已经欠我两个月的房租钱了!!”房东太太扯着嗓子对着魏辉吼着,整个楼道里回荡着野蛮的叫喊。

“王妈妈,我这里只有这点钱……你看….我只能把上个月的房租付清,下次!下次一定连这个月的钱给你,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魏辉拉着房东太太的手,努力地挤出一滴眼泪,“你上个月就是这么说的,你以为我会信你啊,哼!你那么穷当时就不该把房子租给你住!鬼相信你无缘无故下个月就能付清”,“这次您要相信我啊,我这次接了大案子,过不了多就就会升职了,再一个月!就一个月!!”“……行吧,但是丑话说在前面,这是最后一次了,真是遇上穷瘪三了,算老娘倒霉!”魏辉和房东的声音引来了许多住客,他们不敢上前只能偷偷地从屋子里探出头来看热闹。“看什么看!那么闲不做事还要不要住下去了!?房租还要不要交了?!”房东转过身手一挥嗓子一吼所有人都惊地窜回去了。

“唉……”魏辉看房东走远了便关上了门,怀揣着梦想漂泊异乡,每个月除了要交房租,要付水电煤还要寄一部分钱回老家给父母。然而他只能继续努力往上爬才能让他在大城市里继续生活。魏辉回到了电脑前面,看完了所有的资料,他很快发现抢劫犯抢劫的银行十二公里内都布满了监控,再往下只有一条路,可以根据嫌犯逃离的方向查监控找到他们最终的落脚点。魏辉得到这个这个发现之后立刻打电话给警局的同事,“大同,我不管你现在想尽什么办法找到银行附近所有的监控调给我!”“行是行但是现在已经十点钟了,这样吧我最晚明天中午前把所有的监控录像给你”,“辛苦你了”。挂了电话魏辉嘴角45°向上扬起“呵,果然是简单的案子”

十点二十分。完澡的魏辉正准备上床睡觉听见二楼的小姑娘在为小提琴比赛做准备,没过多久就听见房东太太在一楼朝着上面骂:“吵死啦!还要不要睡觉了!”话音刚落琴声就停下来了。这栋楼里住的都是外地来打工仔,大家都会时不时地拖半个月或一两个月的房租几乎每个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魏辉躺在床上心里就算想为小姑娘抱不平可也无法做什么。

.........

第二天一大早楼下就传来了警车的声音,魏辉随便披上一件白衬衫打开门,“吴队你怎么来了?”吴队盯着魏辉看了一小会儿惊讶地说:“魏辉?你住在这里啊?”魏辉整了整衬衫“没错,我住这,怎么了吗?发生什么事了?”吴队叹了一口气“昨天凌晨3点半房东王慧霞被杀害,一刀毙命……”

魏辉听后一脸震惊,不知所措……

“吴队!这是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魏辉的眼睛直瞪瞪地盯着现场验尸官的方向。

“小辉啊,这件事你倒不好掺和毕竟死掉的是你的房东。”,吴队长把深棕色的皮夹克脱了下来“你们这地方可真闷热啊~呵呵。那个......何洁!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吴队左手挂着皮夹克右手推着魏辉走到一个小个子的女生面前,“小辉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新来的现场勘探员何洁,何洁,这是我们队里的“老人”魏辉,何洁她从美国学校调回来,以后你们就是搭档了”。

“吴队......”魏辉拉着吴队长到角落边轻声地说“我不需要搭档”。

“这是上头的意思。上头觉得她读的书丰富却没太多经验,虽然你也是好学校毕业却相对比她差点,但你经验多啊正好可以互补的嘛,你好自为之,有搭档不比自己一个人方便点么。”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吴队长赶忙拉住魏辉的手,“哎,等等,魏辉啊,这次的案子你不能涉入”,魏辉迷惑地问,“为什么,我和她不是直系亲属啊没什么关系吧。”吴队拍了拍魏辉地肩膀“我知道,当听说你前一段时间刚因为房租的事和王慧霞起过争执......我也是没办法,......不过呢”吴队长重新套上了皮夹克“你可以向何洁询问案发时的情况,在破案的时候顺便帮助一下她,你懂了?”。“嗯,谢谢吴队”......

魏辉走到何洁旁边,问:“你查到什么了?”

“从尸体身上大部分出现尸斑,嘴唇开始皱缩,用缩瞳剂滴眼,瞳孔依旧有反应,推测死亡时间应该是今天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

“就这样?从书上学的?”魏辉挑着眉瞥了一眼何洁。

“你有什么意见么?”何洁听魏辉这么说,抬头看着他。

“你根据尸斑推测的死亡时间,按道理来讲是没错的,可惜,前几天天气极具升温,所以时间应该再往后推一到两个小时,王慧霞具体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三点到但点半之间。”魏辉敲着何洁的记录板笑着说,“光靠书本上的知识啊,是无法准确找出凶手的。”

何洁看了魏辉许久,她心想,这个住在筒子楼里的看似粗旷的男人居然能在专业问题上教育了自己一番,顿时,她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好奇与崇拜。

“死因?凶器呢?查出什么线索了?”魏辉在屋子里查看了一圈后回到何洁身边,“吴队和我说过过王慧霞是一刀割喉毙命的,但我刚才在窗户上看见有擦到的痕迹和血迹......”

“没错。”何洁说,“尸体倒地的方向是朝门口的,我觉得不大对劲所以已经找同事带着样本回局里检验了。”

“好。等等....这是.......”魏辉在尸体边蹲下,“何洁,你过来看一下,这个....是勒痕吗?”他低着头指着王慧霞的脖子,在深深的刀痕下有一条看紫色的淤青痕迹,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刀口下的勒痕。

“为什么会有两个痕迹?难道凶手在用到之前还试图用什么勒过王慧霞的脖子么?可是....为什么?因为失败了么?他用的是什么?......”魏辉看着这条勒痕自言自语着。

“用的是什么?不都是绳子嘛?还能用什么?”何洁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魏辉。

“你看这条痕迹,一般开说被绳状物勒过的伤痕基本上都超过十厘米,看这条......你不觉得这条痕迹太短了吗,凶手用的一定不是绳子。”魏辉摸着下巴站起来,“记下来,看看这个屋子里,角落里,床底下,电视后面,垃圾桶里有没有变型的硬条物,可能是塑料这种易变型材质的,你查一下。”

“我知道了。”何洁转身刚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突然又转回头和魏辉说:“对了顺带告诉你一下,他们查了大街边的监控,没有人从正门进出过,所以他们可能对这栋楼里所有人进行盘问,包括你。”

“没问题。正好一会儿要去局里,随他们盘问吧~”魏辉抖了一下衣服大步走出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