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方士
  • 陈腔滥调
  • 2315字
  • 2016-05-03 00:03:47

方士最早起于战国时燕,到了秦汉后,方士就逐渐的走向,由盛而衰的下滑路。

方士最具代表性人物,华佗以及左慈,方士一生追求于长生不老之术,可惜一直没成功过。

方士的思想与仙家是灌为一体,方士拥有至高无上的本领包括、炼丹、占卜、相术、命相、天文、遁甲、堪舆之术。

方士所有本领,简称为方术,其中包罗万象,五花八门,样样精通。

除了古代六书:礼、乐、书、数、射、御而外,其它的一切都叫做百工技艺,它们都可以称之为方术。

然而我便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方士,我不是什么隐世高人,也不是什么世外高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方士。

令人痛惜的是,方术随着时光飞逝,它们也被无情的摧残了,其中方术的精髓,世人再也学不到了。

现如今不管是行走江湖的,还是祖辈流传下来的,基本上都是一些简单的方术。

至于是哪些,我就不一一细解了,总言而之,方士的存在,让人有种神秘的感觉。

的确,方士在现如今的,世俗印象中属于模糊的。

说到这里,相信诸位都应该能猜到,我也是祖传的。

说到我家的老祖宗,那还得追溯到清朝末年,也就是一九一二年。

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国都,我的曾祖父叫何道贤。

他曾夜观天象得知清朝的气候已到衰败之年,他为了躲避战争带来的灾害,便逃到了南京的紫金山隐居。

由于战乱的年代,入侵者最终还是搅乱了他的生活,几次辗转之下,来到AH的秋山。

从此便在秋山,扎根落户了下来,然而我也就是在秋山长大。

那么咱们的故事也就从秋山讲起,秋山属于起伏叠连的大山,好似一座天然现成的圆镜。

四面环山的圆镜下坐落着上百户的人家,一排排屋子别有雅致的排列着,每排有五户人家,从南向北而筑。

秋山,故此得名秋山村,秋山村位置偏僻,但知道此村的人并不多,虽说村庄偏僻,但风景绝对算得上隔世仙境。

我脑海中非常深刻的记得,那是一个炎热酷暑的夏天,秋山村的少年们已是到放暑假的季节,然而我自然也不例外。

我读的是高中,跟我一起的有个叫丁三的小伙儿,不高不瘦眉清目秀。

咱们俩打小就玩得很铁,所以每次出门或者爬山打猎,丁三都跟我一起去。

我的名字非常奇特,丁三他常称呼我为何择天,听我母亲说起这个名字,父亲花了两个时辰才决定的。

因为我的父亲就是方士,所以起名他自然不会马虎的。

民谚有云:农历二十八,出门要远发,这是咱们这边一句俗语。

寓意指的是,选在这一天出门的人能发财,图个吉利,祈祷一切都顺顺利利。

所以一大清早,丁三就早早提着大包小包的在我家门口等着我。

我跟丁三早就商量好,放暑假的时候,准备去城市里打点工挣点家用补贴。

说起来还非常的惭愧,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出远门,但父亲说了男儿志在四方,出次远门算不了什么,这都是迟早的事。

父亲他一辈子都待在这穷乡僻壤荒废,他不希望我也走他的路,而丁三的父母也是如此,所以咱们志同道合的便一起出远门。

父亲在我的记忆中,属于非常严厉的父亲,他从来不跟我嘻嘻哈哈,哪怕是偶尔开句玩笑,相反的是母亲倒是对我疼爱有加。

由于头一次出远门,心里头多多少少有些紧张,不过最终还是兴奋占据了紧张的心理。

当我跟丁三准备走出家门的时候,我悄悄地扭过头发现,父亲仍然是一脸严肃的坐着太师椅上。

我心里想,父亲你哪怕是来到门口,送送我都不行吗?母亲早已哽咽的哭啼了起来。

母亲,一路上千叮呤万嘱咐,我没说话,其实我心里也有些舍不得。

但父亲曾经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就一直强忍着眼眶里泪水。

丁三倒是还好,一脸自然的跟着我们的身后,直到母亲将我送到村口的时候,她便停下了脚步。

我没有回头,其实我是想回头,一头扎进母亲的怀中好好的哭啼一番。

但我不能去这么做,因为我是男人,不能像女人那般矫情。

丁三一直都知道我心里是非常的难受,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择天,咱们作为男人应该要坚强些。”

“滚……我择天像是那种矫情的人吗?”

我用手一弹丁三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沉闷的语气说道。

“算了算了,你打算到了城里做什么工作吗?”

丁三一脸茫然的望着,前方的泛黄的泥土路,问道。

其实我想的是,我是方士我觉得不需要去找什么工作,凭借着我一身的本领还用去找,应该是人家来找我。

当然了,这种事自然是不会告诉丁三的,也就心里这样想想罢了,嘴上只好随便的敷衍两句,丁三一听,倒也觉得有理。

毕竟咱们不是手艺人,想找一份好的工作,恐怕是难上加难。

再加上咱们的学历也不是很高,所以想进一些公司做实习生,恐怕人家都看不上咱们。

丁三一路上问个不停,咱们到底做什么,我想了想告诉丁三,等到了城市咱们再说,眼下什么都不知道,说了也是白搭。

丁三好不容易才沉默了下去,我此刻心里头可不是想着怎么去找工作,而是在想,我父亲临走时给我一本秘籍。

我还没来得及看,丁三这小子就到了我家,所以我还不知道父亲给的到底是什么秘籍,借着丁三低着脑袋向前迈步的工夫。

我趁着这小子不在意,偷偷的瞄了一眼怀里的秘籍,直见一本手抄板书面上写着四个字,‘方术之术’,我看得有些纳闷,我好像从来都没发现咱们家,还有这种书籍。

现下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丁三这小子已经发现了我的异样,我赶忙直起脑袋故作一本正经的神态。

丁三这小子贼溜溜的眼珠子好似发现了什么,他坏笑着望着我,意思是想问,是不是你母亲临走时塞了点钱给你了。

我见丁三如此猥琐的模样,故作神态自然的摇了摇头,告诉他没有这回事儿,丁三不相信想扒开我的外套,一探究竟。

我岂能让他得逞,我急忙太手将他伸过来的手给巧妙的打了回去,丁三见状不甘示弱,想再次来一回,我朝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动。

丁三被我突然冷漠的样子给吓了一跳,当下便停住了身形,缩了缩脑袋的他,不自觉的往我身后靠了靠。

“你发现了什么?”

丁三压低嗓子,微微的颤抖问道。

“我感觉我们的身后,一直跟着东西,它好像是缠上了咱们。”

我停在了原地,一脸严肃而冷静的神情,不紧不慢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