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用担心

  • 全能教练员
  • 大船
  • 2086字
  • 2016-07-23 14:33:21

吃完晚饭,刘轩小胖脸上洋溢着幸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吃得很好,今天又去练了搏击,以后还会经常去练,对于刘轩来说,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以后可能会有。但是今天实在是美好的一天。

而李一航则回到了办公室里,看到办公桌上的那一叠陈锋的训练计划,李一航就又心里有了气,想着打电话给陈锋问问,可是现在这个年代,手机还不是特别普及,更何况是陈锋这样的年轻人,加上也根本不知道陈锋家的电话,所以联系不上就是联系不上了。只能等陈锋主动打电话来或者找来了。

“陈锋注定不是一个省心的弟子啊。”

李一航心想,刘轩和程欢两个人,哪个不是对自己的话言之即从,训练勤勤恳恳,甚至是超额完成,像刘轩即使是不喜欢投掷项目,但最后也都是按要求做好了。而陈锋,竟然爽约了一天,连个电话都不打。

叹了一声,李一航想到了程欢,不知道程欢去了省队的这两天如何?

拿起电话,李一航拨通了袁国强教练的号码。

“教练,您老吃饭了吗?”接通后,李一航笑着问道。

“吃了,今天训练结束的早,吃饭也吃得早了。”袁国强道。

“我打电话来,主要是想问下,程欢这两天训练的怎么样?”

“嗯...那个...训练的不错,是个非常有潜质的少年,也是之前你带的好,他训练很刻苦。”袁国强似是想了下之后才说。

“那就行,有您老指导,我很放心。我也就是打个电话过来问问。”

“一航,你不用担心,他如果是天才的话,我们...我会充分挖掘出他的潜力。不会放任以及浪费他的天赋的。”

“谢谢教练。程欢想成为世界冠军,想成为这个世界上跑的最快的人,他才14岁,就有这样的梦想,很少见。像其他这么大的年轻人,哪个没有想着玩耍,他也是好不容易才被允许练田径,现在他除了实现自己的愿望,他也想在父母面前证明自己。我知道一个国人要成为百米的世界冠军有多么难,更别说成为世界上跑的最快的人,但是我相信程欢未来一定能成为这样的人。”

“一航啊......难得你这么相信弟子,有的时候我都不敢说这样的话,我之前招募的弟子苏炳添也是天赋异禀,但是我也只是鼓励他先去成为国内跑的最快的人,然后是亚洲飞人......你比我更敢想。”

李一航笑笑,没有说话,其实像程欢,包括刘轩,李一航都相信他们能成为百米或者某个项目世界最顶尖的那个人,但是也有例外不是?陈锋就让李一航心里没谱。

“一航,关于程欢,你不用担心,省体工队的训练条件什么的,都是可以保证的,程欢在这里一定会有不错的训练成果。”

......

中海市新城区新一路的某条巷子里。

一个麻辣烫摊。

几个年轻人正在吃着他们的‘晚饭’。

莫西干头上面还有这一撮黄毛的年轻人搂着一个穿校服的姑娘,他嘴里叼着一根烟,烟头明灭之间,他还往嘴里灌了几口啤酒,他没有吃,而是对那姑娘说,“晓柔,我的这份你吃吧,我不饿,喝点啤酒就行了。”

“我也不饿。”楚晓柔抬头盯着陈锋,“对了,陈锋,你今天不是说去体校吗?怎么没见你去呢。”

“不急,我在那里已经登记好了。像你拿到高中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也没有立即就去学校吧,谁还不用准备准备呢。是吧?”陈锋没有当回事的摆摆手,顺手跟霍英才和刘佳超他们几个碰了下酒瓶,就又喝了一大口。

楚晓柔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看着眼前的那碗麻辣烫......她拿起了筷子。

“陈锋,我们还真没想到你前天刚说自己怎么可能去练跨栏,结果昨天你就去体校登了记。你这变化也太快了。”刘佳超抿嘴摇头。

陈锋瞪了刘佳超一眼,“假钞,你懂什么。”

然后他拿眼瞥了楚晓柔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还不是因为她。

其实白天的时候,陈锋也跟他这一帮弟兄说了楚晓柔要跟自己分手的事情,所以刘佳超他们也知道这不过是为了应付楚晓柔,但是刘佳超还是说道,“陈锋,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呢?”

楚晓柔也很想知道。

“随时就可以去啊。”陈锋没有直接回答,他心里开始责怪刘佳超,今天这是想干嘛?揭我底吗?

“那你去了,不得每天都待在体校训练吗?”刘佳超担心陈锋去体校,就出不来玩了。

“咳,不会啊,我还可以每天找你们......”陈锋想说,那个体校就是个小体校,也没几个人,就是真正去,估计那个教练也不会死命的训练,所以应该想偷懒就可以偷懒,想出来找你们就可以找你们。不过当着楚晓柔的面,他也不敢这样说。

于是陈锋改变话锋,“我跟那个教练说好了,因为还要照顾我奶奶,所以不会在学校住。”

“那还行。”刘佳超拿起酒瓶跟陈锋,还有其他哥几个又碰了一个。

霍英才喝了这一杯感觉小腹已经涨的不行了,左右看了看,发现路灯都亮的不行,虽然生性粗放,但是在这么明亮的路灯下面随便小解,那也不太光彩。于是他跟陈锋他们说了一声,就站起来,出了巷子口,直走左拐后,在某个阴影处,对着墙解决了内急。

刚小解完,正在边爽边哆嗦着系裤腰带,突然霍英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他赶忙将裤腰带系好,酒也醒了七七八八。

不远处,新一路和新政路交叉路口,一伙人,初步看,大概有三十来个人,这些人面容不善,手里各个拎着家伙。

领头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有过冲突的毛三儿。

“你看清楚了?他们在这附近吃麻辣烫?”毛三儿问身边的一个人。

“恩,看清楚了,好像就在那里。”那人指了指。

“好。”毛三儿转身,对身后的人道,“都听清楚了,一会儿见到他们,都给我往死里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