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美好画面

  • 全能教练员
  • 大船
  • 2462字
  • 2016-07-07 02:06:56

陈锋坐在楚晓柔对面,一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饭,一边跟她说毛三儿的事情。

此时楚晓柔所在高中的食堂,吃饭的学生七零八落的坐在四处......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食堂里很少人了。

“别说,这饭挺好吃的。我跟你说,那毛三儿根本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我们六个人,他们八个人,我们都还没怎么收拾他们呢,他们就逃走了。”

陈锋将嘴里的饭咽进胃里,挺大声音的说着。空荡的食堂里,回响着他的回音。

楚晓柔皱着眉头看着陈锋,听到这件事情,她却没有很开心,反而表情越来越复杂了。

“你放心,有我在,以后不仅学校里没人敢欺负你,就是外面的人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陈锋放下筷子,抬起头,当看到楚晓柔的表情时,一怔,禁不住问,“晓柔,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没怎么,没有不舒服......我......”楚晓柔吞吞吐吐,好像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

“你是担心我被毛三儿报复吗?你不用担心,他敢报复我,这事儿正好还没完呢,我也正好收拾的他服服帖帖的。”陈锋笑着,好像根本就没把毛三儿放在心上。

谁知楚晓柔顿了顿之后,反而摇了摇头。

“怎么了呢?怎么感觉你心里有好多事儿的样子?”陈锋很是不解。

楚晓柔垂下眼睑,脑袋抬起又低下,一连两次,半晌,她才重又抬头看向陈锋,“陈锋,我们分手吧。”

分手?

陈锋眼睛一下子瞪的拳头那么大,“晓柔,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楚晓柔抓抓头发,像是很窘迫,又像是很心虚,不过也许是想通了,很快她正色说道,“为什么要分手?因为你整天就知道谁欺负你,你就打谁。我不想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而且你看你现在吃的饭,都是我请你的。”

“咱俩还分谁请谁,就太见外了吧。我有钱的,你看啊。”陈锋站起来就掏口袋,结果只掏出两个硬币,他赶忙放回去,坐下来,“那个啥......被欺负,不找回来还怎么地?被欺负了,反而忍气吞声,那还有没有骨气?”

“整天吊儿郎当的就有骨气了?”

楚晓柔似是很嫌弃的说,“一点出息都没有,不上学也就罢了,也不务正业,整日没个正经事,我当初怎么会让你当我男朋友。”

“楚晓柔你什么意思?我当你男朋友委屈你了是吧?我没有关心你,还是我让你挨饿了?另外,我不上学怎么了?啊,怎么了?我父母离婚,各自去一个城市,没人管我,把我丢给我奶奶,要不然你以为我不想上学......你当初把我当男朋友,不就是因为我帮你教训人的原因嘛。现在却说我不务正业,你早干什么去了?”

陈锋恼了,他气冲冲的盯着楚晓柔,几乎是破口而出的说出了这一席话,不过话说完他就后悔了,他试图去拉楚晓柔的手,结果被甩开了,他只得调整语气,温和的说,“晓柔不好意思,我有些急了,对不起,对不起。别跟我分手好不好,都是我的错,你告诉我哪里不好,我都改。”

想到什么,陈锋低眉顺眼的说,“其实,我也没有不务正业,我马上要去体校练跨栏了,一个教练看上了我,说我天赋非常好,有机会成为像刘翔那样的世界冠军。你看,我也不是没有出息嘛。”

被陈锋凶,楚晓柔本来想直接扭头就走的,现在当他听陈锋说完,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陈锋这是在编谎话呢,不过看到陈锋说的有头有尾很自然,黛眉微蹙问道,“这是真的?”

“真的呀,我没有骗过你吧?”陈锋见楚晓柔的情绪有所缓和,赶忙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我,不过你可能知道体校不是那么好进的,而且,当时我跟假钞他们几个人在一起,为什么没看上假钞他们,反而说我适合练跨栏,这说明,我可能在跨栏方面确实有天赋。你想啊,说不准,几年之后,也许08年BJ奥运会,我在鸟巢赢了刘翔,夺得世界冠军了呢,到时候,你就是世界冠军的女朋友了。”

陈锋给楚晓柔构建了一副未来的美好画面。当然,这幅画面只是假想,毕竟还没有发生,谁也不知道08年BJ奥运会,鸟巢的110米栏的跑道上,谁是谁,谁又会有怎样的状况。

只是,这幅画面还是让楚晓柔有些动容。

“你真的要去体校练跨栏了?”

“真的,我明天就去!”

陈锋也不管名片丢了,还能不能有其他方式找到体校在哪,他就是笃定的这么说。最重要的是,不能让楚晓柔跟自己分手,他趁着这时候,赶忙拉住了楚晓柔的手,“晓柔,咱们今天就不分手了啊。”

高中生懂什么爱情,有的时候就是冲动,有的时候是一种感觉,还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理由。不管陈锋要去体校练跨栏这个理由足够不足够,最终的结果是,楚晓柔在这天没有跟陈锋分手。

“晓柔,咱们去附近的公园走走吧。”

陈锋也不收拾吃完的碟子,拉起楚晓柔就往外走。

......

第二天一大早。

李一航就联系了他之前的朋友,问了问新城区的拳击或者散打俱乐部有哪些,他自己也找了找,发现只有一家,但那家俱乐部经营的不好,马上就要关门大吉了。

于是李一航想了想,决定明天直接带刘轩去城市另一边的他师哥的搏击俱乐部。

他提前跟师哥打了个招呼。

上午十点的时候,李一航还接待了三个客人,这三个客人不是别人,是省体工队的王晋华和李宝山,一个铅球教练,一个标枪教练,还有他们的副院长谭浩民。

他们是为刘轩而来。

李一航认识这个副院长谭浩民,他恭身前来,对自己很客气,李一航也不好不给面子,不过李一航也没有做任何决定,还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刘轩。

刘轩被叫过来,站在谭、王、李他们三个人中间,但纵然是三个人说破了嘴皮,刘轩的回复——

“不。”

“谢了,但还是不了。”

“我不会去省体工队的,我不想练那些。”

“好吧,就当我不爱国吧。”

“求求你们,别求我了。”

“我只想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好吧,胖美男子行了吧。”

终于说的不耐烦,刘轩呜呼一声,“哎呀,我可能早餐吃坏了东西,我要拉屎,我去厕所了。”

之后,刘轩就躲在厕所里,再也没出来。

谭浩民、王晋华、李宝山三个人清楚刘轩这是拒绝到厌烦了,要是追到厕所,继续劝说刘轩,不比苍蝇好到哪里去。他们在接近中午的时候,无奈的离开了金色梦想。

临走之前,谭浩民依然很客气的对李一航说,“一航,记得跟你爸带声好。”

“我会的,放心吧。”

而王晋华和李宝山则纷纷表示,他们是不会放弃刘轩的。

李一航站在金色梦想的大门口对着他们三个人招手。

在三个人乘车离开,李一航即将返身回金色梦想之际,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个莫西干头上染着一撮黄毛的年轻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