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进入考古队
  • 踏墓
  • 小彰彰
  • 2032字
  • 2016-04-13 16:18:41

洛宴是S市N大考古专业的一名大二学生,当初她报这个专业的时候,全家人没一个支持。当然了,反对的声音也没有,她爹妈就说了一句话,‘尽量报本市的学校,别离家太远’。

对于老爹老妈的这个要求,洛大学子很痛快就答应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想过去外地上大学,家门口多好啊。

就这样,洛宴拉着她的发小王楚同学,一起踏进了N大最冷门的考古专业,好在王楚比较看得开,总归就是混个文凭,在哪混都一样。

学考古的同学都知道,这个专业真的挺乏味的,尤其是大一,几乎每天都是基础课,当然到了大二、大三,真能实践的机会也不多,毕竟古墓就那么几个,国家又是采取保护政策,就算有抢救性挖掘也没她们什么事。

课堂上老教授正在讲解一篇古文,之乎者也的绕的学生们有些困,王楚打了个哈欠去捅洛宴的胳膊,小声嘀咕道,“宴帝,你还想当学霸不成?竟然还记笔记。”

洛宴把钢笔放下,颇鄙视的说道,“以为我是你吗?整天混日子。”

王楚满不在意,嬉皮笑脸的往洛宴身边凑了凑,神秘的说道,“你姐我刚得了一个好消息,要不要听听?”

王楚比洛宴大几个月,每次想抬高自己地位的时候就喜欢自称姐,只是洛宴从不买账,这次和往常一样,她只是冷冷的回了句,“愿意说就说。”

被人驳了面子的王楚同学缩回原处,等着洛宴来求她,一见洛宴又开始记笔记,她有点儿坐不住了。

“我说,你就一点儿都不好奇我想说的是什么吗?”

洛宴在心里蔫儿笑,面上却是依旧装的满不在意,“想说便说,还想等着我求你不成。”

王楚抚额叹息,她这一辈子是别想在洛宴面前有啥地位了,“算了,算了,看在咱俩一起长大的份上,我跟你说就是……”

说到这里,王楚停了下来,然后把说话的声音往下降了几个音调才接着说道,“咳,我跟你说啊,Z县发现了一座被盗过的古墓,具体什么年份儿的还不知道,考古研究所正准备进行抢救性挖掘,好像咱们学校也会参与。”

对于王楚的好消息,洛宴没给什么大的反应,好在倒是回了一句话,“这事我也听说了,不过咱们学校是研究生那边儿参与。”

意思就是,她们本科生没份儿。

王楚从桌子底下对着洛宴的腰捶了一拳,她在心里想,‘娘的,又被涮了,这厮肯定是知道我要说什么才一直装菜!’

挨了打的洛宴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然后写下两个字,还钱!

看到这俩字,王楚算是彻底的成了孙子,她不断谄笑还轻轻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宴帝,你看咱俩谁跟谁啊,亲姐妹谈钱不是太见外了吗?这次的事我去办,保管让咱俩都入队。”

洛宴把纸条收回去,又开始记笔记了,没办法,谁让她是好学生。

下课铃声一响,随着老教授走出教室,学生们也都开始收拾东西往外走,洛宴拽住正打算往外窜的王楚,“这次的事别用家里的关系。”

王楚潇洒的一甩秀发,“放心吧您就,我办事你必须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回去挨唠叨的!”

说起唠叨,还要说起洛宴的大哥,洛宴最怕的人不是她爹也不是她妈,而是那个在外面呼风唤雨,见到她却唠叨个没完的大哥。

当然了,凡事都会有个原因,洛宴怕她大哥也是有原因的,其实这事说起来也简单,无非就是洛家父母在年轻的时候比较忙,洛宴几乎是她大哥一手照顾大的。

虽然她这个大哥只比她大七岁,但是养起小孩来却一点儿也不含糊,棍棒、红枣,那是什么都没落下。

别说小时候,就是到了现在,她若是犯个什么错,她大哥还是照样逮到就是一顿收拾。

抛却正常的教育过程,李家大哥还把自己给弄出了一个爱唠叨的毛病。对于这件事,洛宴曾深思过,难道是她小时候太调皮了,才把她大哥给折磨成了这样?

别管怎么说,洛小姐的童年,少年,就在打打闹闹再挨顿揍的过程中,这么快快乐乐的过去了,然后通过这么些年的挨揍生涯,她的人越来越高冷,坏水全都深深的装在了肚子里。

现在的洛宴,那就是一优质女青年,成绩优异,模样清秀,待人接物冷漠又不失礼貌,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那就是一现代好青年,S市的十大青年标兵之一。

两人从教学楼出来,直接买了个汉堡就开始往古籍图书馆走,N大是一座比较有历史的老学校,从图书馆的墙壁就能看的出来,虽然近几年整修过一次,可还是能清楚的看出它的原貌。

当然以前的老建筑也就只剩下这一座图书馆和已经停用了的老食堂了,其她的地方几乎都翻盖成了新式的教学楼和宿舍。

很多刚入学的新生都喜欢到这里来膜拜一下老建筑,这个时候刚开学,图书馆的四周尽是学生,有的在拍照,有的在抠墙,还有观察墙底下苔藓的。

看到这个画面,洛宴的嘴角翘了一下,“叶子,你挠墙的照片,我还给你留着呢。”

黑历史被抖出来,这让王楚有些气急,只是她刚想找人算账,洛宴已经先她一步迈进了图书馆,然后摆在她面前的就是四个大字,‘禁止喧哗’。

两人来图书馆是为了查资料,她们S市虽然也有些历史,可还没听说过哪个王公贵臣往这里埋过。当然了,虽说是古墓,也不一定就是大人物的,不过还是了解下好,也省的到时候乱手脚。

Z县位于S市的南边,因为有一条山脉在这里穿过,当地不少人都在做开山的营生,这次的古墓就是被开山的人发现的。

要说这边儿的风水,古地方志上只有两字,就是尚好。现在的地志就没这方面的叙述了,只是写了下当地的环境,还有对当地人口的记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