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带个棺材回来
  • 天黑人不语
  • 舍脂子
  • 2074字
  • 2021-03-01 14:32:44

民国七十年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在硝烟四起的战场里,唯独几个偏远的山沟地区远离这世间的战争洗礼。

夷陵村,群山包围这里,让这里成为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这里只有一条出去的山路,也是进来的山路。这里说是穷乡僻壤也不为过,没什么资源,更没什么宝藏,正因一无所有而避免了灾难。山里丰收硕果,野兽四处跑,而阳光下的人也懒洋洋的。

山路中,一位七旬老奶奶(张天君)骑着毛驴,悠哉悠哉的哼着山曲。

毛驴拉着木推车慢悠悠的行走在山路上,而毛驴后面的木推车上放着一副金丝楠木棺材,棺材上贴满了黄符,山路上崎岖不平,发出嘭嘭的碰撞声。

这时,远处传来张雪高兴的呼喊声:“奶奶!奶奶!”

张天君乐呵呵的吆喝一声:“小心点!慢点走~”,骑着毛驴子慢慢走。

远处

张雪(八岁)扎着两条小辫子,脸红扑扑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穿着一件白色的旗袍,脚穿着一双花绣鞋。

张衍(十二岁)冷若冰霜的,眼眺望远处,看到奶奶后面那副金丝楠木棺材,脸上的冷意更深了,眉头紧皱着,左手紧紧的握拳。

张雪抬起头看着张衍,软绵绵的声音说着:“哥哥,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开心,奶奶回来了噢!”,拉着他的手,对他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

张衍低头看着张雪的笑颜,微微点头,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出来。昨夜不经意的偷听到爹爹与娘亲的话,知晓张鬼已经回来了,奶奶迟些日子回来,所以这段时间里,天天在山路这里蹲守,今日被雪儿发现了,便带她过来,没有想到,正巧遇到奶奶回来了。

张天君骑着毛驴过来,将孙子张衍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他在想什么,自已心里知道,只是苦了雪儿了。

张天君拍一下毛驴说着:“坐上来,回家咯!”

毛驴通性的停下来,让二人上推车,张天君看着他们坐在棺材旁边上,才给毛驴挥一鞭子。毛驴吃痛的向前走动着,拉着这一副棺材走进去这山里。

夷陵郡地方不大,大多数都是阁楼红瓦木房,目前二十余户人家。

张家大宅

张西京和黄念珠站在门口迎接归来的张天君,看到她骑着毛驴慢慢的过来,后面的推车上,除了一副棺材,还有前面不见人影的俩娃子。

这时候,张鬼(十八岁)走过来,向他们二老问候一声:“伯父伯母,听说奶奶回来了,我来看看。”抬眼看着过来的人,脸上露出笑意。

张天君喝住毛驴停下来,从毛驴身上下来,而张衍也下来,抱着张雪下来。

张雪看到站在父亲旁边的张鬼,脚落地就高兴的跑过去喊道:“鬼哥哥!”,来到他身边。

张鬼温柔如水的说着:“嗯,雪儿不要到处乱跑。”,伸手轻轻捏捏她的小脸蛋,眼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溺爱。

张雪嘟嘟嘴,娇气的说着:“我才没有乱跑呢!”

张衍走过来,冷冷淡淡的叫声:“鬼哥。”张鬼抬眼颔首示意,二人宠溺的目光都落在张雪身上。

张西京说道:“你们过来搭把手,一起抬进去。”,麻利的给棺材绑上绳子,用木棍穿过,自已抬上一头。

张鬼说道:“好咧!张衍,来一起。”,拉着不愿意的张衍一起过去,两人一起扛起尾端的木头,和张西京一起将棺材抬进门。

张雪拉住黄念珠的手,和奶奶一起走进家门。

祠堂里,金丝楠木棺放在中间,旁边还有一副红木小棺材,案头上各点燃三支香。

张鬼来到金丝楠木棺前,轻轻推开棺门,慢慢的露出里面的人。

三千青丝绾起来,戴着羽冠,面如冠玉,剑眉下的眼睛闭起来,长长的睫毛弯弯,唇红,皮肤光滑如玉,穿着黑衣袍,衣袍上绣着九条龙,棺里没有任何陪葬品。

张雪爬上旁边供桌,从张鬼身后探头出来,好奇的看着棺内的情况,大眼睛不舍得眨眼,小嘴微张,躺在棺材里面的他看起来好像睡着了一样……他好美,比李良哥哥还要好看,不,或者这就是书上说的人间绝色。

看着棺里的他,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小脚一伸,来到棺木旁边,趴在上面,小手摸着他的脸蛋,问道:“鬼哥哥,他是谁呀?怎么睡在棺里,这样会冷的。”。这冰冷的肤感刺骨。

张鬼淡淡的说着:“秦始皇最后一个儿子,史记无记载,有段野史上有记载。”

张衍靠近棺木,看一眼里面的尸体,冷哼一声,说道:“还算配得上雪儿。”

张雪惊讶道:“秦始皇最后一个儿子…那不是几千年了么!!可是…他看起来…好像只是睡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棺木中的尸体,没有想到这是一具尸体,小手又往下移动几分,放在他心口上,没有心跳,真是冰冷如冰的尸体。

张西京和张天君坐在旁座,黄念珠端茶上来。

张天君从包袱中拿出一个玉瓶,拿开木塞,一缕烟魂飘出来,正是棺木中的人的鬼魂,被锁魂绳绑住。

张鬼坐下来,拿起茶杯喝下一口热茶,冷冷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鬼魂。而张衍更加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鬼魂,眼中有深深的恨意。

张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人,他跟棺中的他一模一样,小嘴张开,很可爱的模样。

他看着趴在自已棺木上的女孩,她的表情很可爱,似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扫一眼周围的人,除了这个女孩对自已没有恨意杀意,其他人都露出一丝杀意,目光最后落在旁边的张天君身上。

张天君微微叹气,起身跪下来,向他磕头说道:“对您的大不敬,是不得已得事情,惊扰您长眠,只是想求您一件事,请和雪儿成亲。”

随后,张西京和黄念珠也一起跪下来向他磕头,因为,他们不想雪儿死去。

张衍虽然不想跪下来,看一眼自已的妹妹,最后还是跪下来了,向他磕头,只要他愿意迎娶妹妹,为妹妹续命,什么事,自已都能忍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