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白雪公主和捕鼠人所属的组织

“这里就交给我吧,有股还算强大的灵力往灵梦那里过去了,虽然我不担心灵梦,但你还是过去帮帮她吧。”

(一股很强的灵力?应该不是前方之风,就凭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叫紫妈称呼为还算强大,那么说来是后方之水喽?)

点了点头,宁天宇看了眼哈默尔恩捕鼠人道:“紫妈你小心点,虽然知道你很强,但毕竟我没有一个完善的概念,这个家伙很强却是真的,小心别伤到自己!”

“你当我是谁?仅仅凭借那劣质的言灵术可没有办法伤到我,言灵术可不是人类可以使用的,真正的言灵术应该属于巨龙一族的龙语魔法。”

八云紫不在看宁天宇,而是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哈默尔恩捕鼠人身上,几百万年的经历使她即使针对可以一击必杀的对手也会认真起啦,尊重对手,也尊重自己。

“那行,我先走了!”瞅了一眼哈默尔恩捕鼠人,宁天宇打了个响指,无限剑制的世界开始消失。

下一秒宁天宇化身为一道金光消失在原地。

哈默尔恩捕鼠人没有追上去,此刻他的身上布满了冷汗,审判序列明明已经念了出来,但面前的哥特风少女却没有丝毫受到影响的感觉。

“很好奇为什么你口中所谓的审判对我不起作用吗?”八云紫好像看出了对方的疑惑,自己先问了出来。

“……”哈默尔恩捕鼠人没有说话。

“言灵本来属于龙族血裔的一种超自然能力,是巨龙最重要的战斗手段。在龙族的领域内,龙文咏唱将成为一种规则。巨龙一族记录在册的言灵能力一共有118种,它们组合在一起,可以组成一张言灵周期表。序列号越高,言灵越不稳定,越危险,使用时对于释放者的反噬也越重。”八云紫顿了顿,接着开口。

“我不知道你的言灵术是谁给你教的,但即使是巨龙一族使用言灵都需要在特定的场合,吟唱时间也很长。而我,曾经正面承受了言灵审判,但我还是活了下来。”

“当时真的很危险,虽然杀掉了那头巨龙,但要不是八云蓝及时赶来,我估计也就死掉了吧,毕竟幻想乡里面想杀掉我的人可是很多的。”

“可现在可不同,现在的我,比之前那个时间段的我可是强了足足三四倍哦。”

“所以为你的生命安全,也请你站在这里等最后的结果吧。”

………………

“啊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废墟里伸出了一只手,不一会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子从废墟中爬了出来。

“混蛋前方之风!你给小爷我等着!等小爷将兜率八卦旗带来不弄死你!你妈个屁诶!”年轻的男子愕然就是之前死掉在前方之风手上的陈子寒!

“还好小爷我也是空力使,虽然lv2没多大作用,但多亏了那小小的改变救了小爷一命啊!”

“回家回家!回家去取小爷我的兜率八卦旗,不相信这一次还不是前方之风的对手了!”

………………

“确定不放弃吗?还要继续?”灵梦无趣的看着白雪公主,后者此刻十分狼狈的半跪在地上,身上的白色连衣裙泛着淡淡的白光,能在灵梦手上坚持这么长时间,看来这件不知道名字的灵装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即使是罗马正教比「神之右席」还要神秘的存在,但白雪公主实在不是战斗人员,要说起来,白雪公主应该算是辅助人员吧。

白雪公主会的魔术大多数是配合型的魔术,比如配合「后方之水」的水界。配合「前方之风」的暴风雪,甚至和哈默尔恩捕鼠人配合使用的大型攻城魔术——冰晶雪天。

“我不能放弃啊,”白雪公主苦笑着说道,“和神之右席一样,我与哈默尔恩捕鼠人也同属一个组织,神之右席的众人要听命于右方之火,我们也要听从于「匹诺曹」。”

“这次任务是匹诺曹下达的强制任务,我们没办法拒绝。”

“匹诺曹?是童话故事里面的?”上条当麻好奇的问道,不仅仅是当麻,连茵蒂克丝和风斩冰华也十分好奇。

“对,我,哈默尔恩捕鼠人,小红帽和匹诺曹,我们也是一个组织。”白雪公主虽然在说这话,但丝毫没有停下战斗的想法,“知道么?我们接到的命令是除掉科学侧圣子和幻想杀手,禁书目录,而前方之风和后方之水接到的则是摧毁学园都市,可是当我真正步入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的任务注定失败。”

“我的感觉很敏锐,就算是擅长心理魔术的哈默尔恩捕鼠人也比不上我。”

白雪公主看向三无大楼的方向:“我能感觉到,那个地方,有我无法匹敌的存在,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动作,但我敢保证只要我做出了威胁到幻想杀手和禁书目录的事情,那么她就会出手阻止我,并且,我还有种感觉,学园都市中有一种可以压制魔术的术式,而那个术式的核心……”

白雪公主不在说话,而是看向上条当麻身后的风斩冰华……

“虽然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可我却没有打断你。”灵梦抱着肩膀,“但看来你的援军,出了一点状况啊!”

不远处,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音……

………………

“这就是「前方之风」?”宁天宇站在大楼上淡淡的看着下方街道上走着的女性。

在她身后,警备员们全都昏倒在地,生死不明。诡异的是他们身上却都没有伤口。

“噗——通——”

刚想有所行动的宁天宇,在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心脏停止跳动了!

“咯…咯…咯…”瞬间,宁天宇全身的器官都停止机能了,无法呼吸的肺部让宁天宇只能捂着喉咙,发出断气一般的声音。

诅咒!天罚!

痛苦的半跪在地上,宁天宇咬牙伸出了手——

“投影……”

一把有着闪电一般的外型,通体由金色和紫色构成的短剑出现在手中。

颤抖着手,宁天宇将手里短剑的剑尖指着胸口——

“biu——”

空气中似乎响起了某样东西破碎的声音。

“呼…”长出了一口气,破除了诅咒之后,宁天宇顿时感觉身体一阵轻松。

“该说不愧是罗马正教的杀手锏吗…天罚术式对于普通人的威胁比捕鼠人还大啊!”冷笑了一声,宁天宇手里出现了一把大弓。

“i.am.the.bone.of.my.srd!(吾即为剑所天成!)”低吟了一声,漆黑色的长剑‘赤原猎犬’被宁天宇投影了出来。

“喝!”暗喝一声,搭在弓上的长剑化为一道漆黑色的流光,朝大街上的「前方之风」射去!

“嗖——”

正在行走着的「前方之风」神情一怔,对‘风’的轨迹异常敏感的她,感觉到了某样东西从上方快速朝自己接近中!

“…呵呵…”「前方之风」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冷笑,头也没抬。只见她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缠绕着带刺的铁线的锤子。

同时,「前方之风」吐出了舌头,一条挂在舌头上的链子掉了出来,链子上吊着一个十字架。

轻轻的将手里的锤子一挥,配合着吊在她舌头上的十字架的轨迹,一股狂风包裹住了她的全身!

“铛——!!!”

黑色的剑支撞上了这股风暴,却发出了金铁交加的声响。

“碰——!!!”僵持了一会儿,黑色的‘赤原猎犬’便被风暴弹飞了,打着旋射向了天际。

风暴散去,「前方之风」吐着舌头,打量着站在前方的男子——

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手里握着黑色的巨大弓箭,正背对着「前方之风」,侧着头冷冷的看着她。

“额呵呵呵呵…宁…天…宇…!”

看见来人,「前方之风」发出了恶心的笑声,一个字一顿的念出了来人的名字,话语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哼!”

宁天宇冷哼了一声,转过了身看着她。

冰冷的雨水淋在了对峙中的两人身上…战斗,一触即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