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树叶的一生

死亡的危机!!

宁天宇感觉身体有些发冷,自从哈默尔恩捕鼠人说出审判,序列111的时候自己突然有种必死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知道在开启了专属于自己的心灵之光,配合LV5的超能力,自保能力绝对是有的,但这种感觉……

就像当初第一次直面艾华斯时候的威胁!

“你知道吗?明明可以在刚见面的时候就用言灵术杀掉你,但我忍住了。”哈默尔恩捕鼠人忽然开口和宁天宇聊了起来。

“怎么?你难道还希望我感谢你?感谢你没有秒杀我?还是刚开始你甚至认为对付我都不需要出全力?”宁天宇嘲讽一般的冷笑道。

“我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对于威胁,我喜欢将它扼杀在摇篮里。”哈默尔恩捕鼠人阴恻恻的笑着开口,“但对你可不一样,你知道为什么魔法侧将你称为圣子吗?”

“难道不是因为我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吗?”宁天宇开口。

“不是,”哈默尔恩捕鼠人摇头否认,而后他张开双臂,好像要拥抱世界一样,“看看吧,虽然是盗窃来的魔术,但这个世界却是真实存在的!就如同在之前你用能力盗窃过的魔法侧宝具一样。”

“穿刺死棘之枪(也叫破魔的红蔷薇),传说中是凯尔特神话中,被誉为举世无双的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光辉之貌迪卢木多·奥迪那的宝具,但因为是传说,所以不管是英国清教还是罗马正教都没有这把枪,后世人根据传说在脑海中捏造出了这把枪的样子。直到后来,你在魔法侧的人面前创造出一把长枪的时候,所有人的脑海中都自动承认的这把枪就是传说中的穿刺死棘之枪!这就是神的意志,即使与幻想不同,但这就是传说中的那把枪。”

“还有就是之前你同样使用过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这把剑至今还在罗马正教保存着,所以当你使用它的时候,只要是魔法侧的人都可以认出来。”

“神拥有创造的力量,而你同样拥有这样的力量,所以我们才会称你为圣子!”

“那又如何?你到底想说什么!”宁天宇皱了下眉。

哈默尔恩捕鼠人没有理会宁天宇,依旧在自说自话。

“在基督教教义中:耶稣是神的儿子,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耶稣是人类的救主。但最后耶稣因为受刑终究还是离开了人间,回到了天堂。而耶稣,同样也是圣子。”

“你明白了吧,我为什么一开始不杀死你!”

“圣子受刑会成为神……你难道想这样说!”宁天宇好像明白了对方为什么对方不直接杀死自己的原因了!

“没错,如同你害怕自己会死到一样,我也害怕我无法一击杀掉你,而我如果失败了,你就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神,但现在……”哈默尔恩捕鼠人冷笑着,“看来是我高看你了,言灵术的确不是你可以抵抗的,那么,所谓的‘圣子’,叫我们……永别吧!”

“真是抱歉了,但他可不能死。”

身上的寒意消失了!宁天宇惊喜的看着出现在无限剑制世界中的洋装少女。

少女浮在空中,眼神中带着微微冷意,巨大的洋伞罕见的没有撑开!

“紫妈?我的天吓死我了我可是差点死掉啊!”宁天宇看着出现的八云紫总算松了口气,毕竟哈默尔恩捕鼠人再厉害也不是存活了这么多年的妖怪的对手!!

“给我把那无礼的称呼改掉!”八云紫恨得咬牙切齿,在幻想乡灵梦从来不肯好好叫自己“紫大人”,而是一直“老太婆”“老太婆”的称呼,没想到在宁天宇面前也是被“紫妈”“紫妈”的称呼!

“明明只有几十天不见,却比之前离别时后强了两倍左右,这样的你……原来如此,开启了属于自己的灵力吗?”(不同的世界对于心灵之光有不同的称呼,比如幻想乡称呼它为灵力,EVA中称呼它为AT力场,而学园都市也有心灵之光的开发,但在宁天宇看来只是心灵之光开发的皮毛而已,也就是个人现实,AIM扩散力场。)

“称呼都无所谓了!不管是紫大人还是紫姐姐或者紫妈,你能即使赶来真是太好了,你要在晚来一会会就见不到我了啊!”宁天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你看他,一身裹在黑袍里,明显见不得人!看样子就不像好人!而且听说他可是杀过好多妖怪,其中夜蜘蛛一族最多,他还有个称呼叫哈默尔恩的猎蛛人!”

哈默尔恩捕鼠人藏在黑袍下的面容一阵抽搐,先不说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身为敌人我已经很仁慈了,而且谁说穿黑袍的就一定是坏人?谁告诉你的?你瞧不起黑袍吗?罗马正教异端审判会FFF团就是黑袍,但他们却收到了全世界大部分人的赞扬!

最主要的是……我什么时候成为哈默尔恩捕蛛人了?夜蜘蛛这种只存在传说中的妖怪我连见都么见过怎么可能猎杀!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吧!

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个感觉威胁很强的女人应该不会相信……

“哈默尔恩捕蛛人?狂妄!”八云紫脸色一瞬间冷了下来,本来温度比较高的无限剑制世界内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

居然相信了??哈默尔恩捕鼠人感觉一头冷汗。

八云紫可不知道这些,毕竟宁天宇差点被杀死可是事实,而且相比起来八云紫显然更相信宁天宇说的话。

“制裁!序列127!”八云紫给哈默尔恩捕鼠人带来威胁显然比他带给宁天宇的威胁还要大!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哈默尔恩捕鼠人念出了言灵术中最强的序列!

制裁!将大天使长米迦勒最强的一击从天堂引导下来给予敌人强制死亡,应该说这招可比审判要强的多!毕竟审判只是对敌人施加了强制死亡的效果,却无法做到在序列说出来后就会死亡,可审判不一样,审判是在瞬间就可以强制死亡,强行逆转因果律,将本来可以活下去的存在生命力全部剥除!

八云紫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神色。

“通过强制逆转因果来剥夺生命吗?明明是死神才会使用的手段,在所谓天使的口中就变成了审判……真是可笑。”

宁天宇重重的点头,下一秒他的眼神变得深邃,默默的看向远方。

“审判?好一个冠冕堂皇之词……”

丝毫不理会立华奏传来的不满的情绪(在宁天宇看来立华奏只是在闹脾气而已),宁天宇决定将装逼进行到地。

“哈默尔恩捕蛛人(捕鼠人:……),人终有一死,我们生,他们,哦不对,你们死……”

“我……”哈默尔恩捕鼠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又被宁天宇打断了,因为身边有紫妈的存在,宁天宇心里轻松了很多,说话也开始装逼了起来。

“尘归尘,土归土……树叶的一生,只是为了归根吗?”

“哈撒给!阿痛,阿痛……阿痛裂开痛!哈哈哈哈菜的扣脚!”

“那么他就交给你对付了,我去看看灵梦吧!”八云紫看不下去了,转身打算离开。

“对不起紫大人,我以后再也不装逼了!”宁天宇十分没节操的追了上去。

“弟弟救我!啊不对,紫大人,紫姐姐救我啊,我不是他的对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