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超级巧合的破坏

“百合子,帮个忙呗。”

照例去医院看望一方通行,御坂凛刚到医院就被【冥土追魂】拉去身体检查,而宁天宇因为某件事情正在求一方通行。

“不。”

一方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淡淡的看了宁天宇一眼,开口拒绝。

“那个,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别这么快拒绝吗!”

宁天宇笑嘻嘻的持续在一方通行耳边骚扰。

而一方通行只是关闭了听觉功能,宁天宇一下子就不高兴了。

(马丹,要不是看木山春生的那几个孩子实在可怜,我才不会求这个白血病呢!)

宁天宇嘴角抽搐,自己虽然可以打倒一方通行,但不代表自己计算能力很强,而要拯救哪些孩子必须需要强大的计算量,原作中,一方通行的计算量可是超越树状图设计者的!

“铃科百合子!赶紧把反射关了好好听我说话!”

因为一方通行听不到,宁天宇非常机智的投影出本子和笔,将要说的话写在纸上,拿到一方通行面前。

“你帮我这个忙,我给你介绍小萝莉认识!”

一方通行看到这句话后感觉怒气已经爆满了。

“小萝莉诶!你不是萝莉控吗!!”

宁天宇还好死不死的补了一刀。

“果然我应该杀了你!”一方通行低头笑着,但这笑声使宁天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等等我是开玩笑的!冷静啊百合子,不对,一方通行,冷静!”

看着一方通行有暴走的迹象,宁天宇才发现自己好像玩笑开大了,这里可是医院,一方通行暴走的话自己可以没事但不代表别人也没事啊!

………………冷静分割线………………

好歹道歉将一方通行的怒气消了下去,宁天宇郁闷的抓着头发自言自语道:“真没想到一方通行真难搞定,感觉一方通行应该很轻易就答应这个要求的啊,明明那么轻易就可以答应最后之作所有的要求。”

明显宁天宇忘记了自己身为一个男生与最后之作萝莉的差距。

“算了,先尝试着问亚雷斯坦借借树状图设计者的使用权限,实在不行的话,一方通行不答应这个要求,就拜托美琴好了,虽然计算比不上一方通行,但加上御坂网络的话应该可以和树状图设计者持平吧。”

因为低头思索事情的宁天宇没有发现,他路过的其中一间病房中正躺着留着披肩的黑发,戴有五瓣白梅形状的花饰的女孩。

佐天泪子!

“就这样吧,回头问问亚雷斯坦和拜托下美琴,现在先解决木山春生的事情吧。”宁天宇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转身向【冥土追魂】的办公室走去。

“哦你来了。”

冥土追魂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摞资料,听见开门抬头发现是宁天宇后只是示意宁天宇等下他,又看起了资料。

“御坂们的身体都在好转,估计在你的帮助下有望回归到正常人的状况。”

冥土追魂将资料收了起来对宁天宇说。

“估计你等下又会有的忙了,御坂凛就先拜托你照顾了,我要出去处理点事,晚上来领走她。”

“没问题。”

(现在就好解决幻想御手的事情了。)

宁天宇掏出手机给美琴打了过去。

“你好,这里是御坂美琴。”

“美琴,我现在在妹妹们所在的医院,你可以过来一下吗?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

“妹妹们所在的医院,太好了!天宇,可以拜托你下吗?”

美琴焦急的声音传来:“木山春生就是幻想御手的开发者,她现在绑架了初春,现在开着一辆蓝色的跑车经过你那里,车牌号是XXX,拜托你拦截住她!”

“木山春生,怎么可能是她?”

宁天宇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没时间解释了,天宇拜托你了!”

美琴挂断了手机,看来她那里现在也很着急。宁天宇本来还好奇美琴今天明明没去风纪委员支部,她是怎么介入这件事的,不过想到美琴那介入任何麻烦的体质后就释怀了。

“这个学园都市真是一点都不安宁啊!”

宁天宇苦笑着摇了摇头,投影出绿魔滑板,正好这时候收到了美琴的信息,是一个链接地址,点击进去后发现是地图,而地图中有一个红点正在移动。

“哦哦,离我很近啊。”

宁天宇打了个响指,绿魔滑板浮空向红点的位置高速移动去。

“这是幻想御手的治疗程序,等我放你走后,就通过这个来治疗那些昏迷的孩子吧。”

木山春生依旧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将装有治疗程序的U盘递给了被绑在后座的初春手上。

“木山老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初春拿着治疗程序看着木山春生问。

“为什么吗?”

木山春生看见自己行进的道路上,一个黑发少年已经站在了那里,要知道这里可是高速路段,一般不允许行人走上来的。

(看来是抓捕我的人呢。)

木山春生想到,同时回到初春的问题:“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啊,为了他们,我宁可毁掉这个世界。”

宁天宇站在路中央,看着蓝色的跑车向自己开来,却在自己身前十米处停下。

“不准备跑了吗?”看见木山春生从车上走下来,宁天宇问道。

“不了,前面反正也有警备员。”

木山春生,性格阴郁,下眼睫毛相当浓密,平常看起来很想睡觉的样子。和本人“缺乏凹凸”认识相反,身材很好容姿也不差,不过眼神阴暗有点可怕,是个性格令人无法捉摸的“残念美人”。

宁天宇看了眼车后座的初春饰利,对木山春生说道:“可以先放她离开吗?刚好我也有点事想对你说,有关那些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那些孩子的事!”木山春生一阵惊慌,要知道她费劲努力就是为了救那些孩子但如果那些孩子落在了对面的黑发男生手中,自己做的还有什么意义。

“你放心,”宁天宇看透了木山春生担心的事情:“我还不至于对一些孩子动手,我要和你谈的是利用树状图设计者拯救那些孩子的事情。”

“树状图设计者?不,我申请了那么多次都没能借我使用,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那你现在还能相信谁?”

一语惊醒梦中人!木山春生愣愣的看着宁天宇,“是啊我现在还能相信谁。”

“我有50%的几率借到树状图设计者,而且即使借不到我也有别的办法代替树状图设计者的计算。”

宁天宇看木山春生依旧不相信的样子,只好拿出手机,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亚雷斯坦?倒吊男?”

隔了一阵,亚雷斯坦那电子合成音传来。

“不可能。”

“喂喂?不是吧,只是借借树状图设计者而已,不至于这样拒绝吧!”

宁天宇非常不满的说。

“这要问你自己,之前你与一方通行的战斗中,最后的红色剑光在冲破电浆体后飞向太空,正好破坏了树状图设计者,所以,即使现在我想使用都不可能。”

“卧槽!”

宁天宇不自觉爆了个粗口,这么巧?就被乖离剑破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