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某处天桥之下。

“就是这里了,do,御坂御坂肯定的说道。”最后之作从宁天宇怀里挣脱了出来,看着地上的尸体以及汽车残骸确认到。

“是这里吗?”看着眼前的一幕,宁天宇非常的意外,“一方通行什么时候有了火焰操控的能力?”

宁天宇会这么说也是因为眼前的场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地上的尸体明显被烧成了碳,空气中隐隐散发着淡淡的焦臭味,就连翻倒的车辆,也被烧成了空壳。

而且最令人在意的是,明明下着雨,地上不仅没有湿,反而非常干燥,好像被什么烘烤过一样。

“这不是一方通行干的,按照他的性格,这些人一定会连碳都不剩,所以凶手一定不是一方通行,do,御坂御坂做出了简单的分析。”

看着最后之作那一副肯定是这样的表情,宁天宇都不想吐槽了,能让一个小孩子凭着尸体的损坏程度来确定是不是他本人干的,一方通行实在是太牛了!

“也就是说他们遇到了别的敌人?或许......”宁天宇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或许一方通行就在这一堆焦炭之中?”

“他藏在这焦炭里面躲过敌人的袭击了?do,御坂御坂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他被烧成碳了......”

“呜......”

强忍着恶心,宁天宇不知道从哪捡了一根树枝,扒了几下地上的焦炭,可除了让塔塔米更加恶心之外,什么收获都没有。

“化成灰的一方通行......你认得出来吗?”宁天宇见没有效果,只好向一边没有跟过来的最后之作询问道。

可是最后之作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宁天宇身后,仿佛那里有着什么东西。

“我背后有什么吗?”宁天宇疑惑的转过了身,入目的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宁天宇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就被火球吞噬了。

“哥哥大人......”最后之作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被火球吞噬的宁天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就是科学侧所谓的圣子吗?也太不堪一击了。”脚步声响起,一个全身上下都蒙在黑袍子里的人从暗处缓缓走出,他的身边还跟着几名穿着长点上机学院制服的学生,刚刚那发火球就是其中一名学生释放出来的,并且从威力来看已经达到了lv5的实力!

就在这个人的话音刚落,一道金光划过,火焰之中好像飞出一支金色的利箭,发出巨大的破空声,直取黑袍人的脑袋。

黑袍人随意一挥手,那支气势汹汹的利箭便如同被什么东西拍到了一样,摔到了地上。定睛一看,这只利箭居然是一根被金色花纹所缠绕的树枝。

“既然你们都叫我圣子了,如果我不拿出点真本事,岂不是要被你们笑话?”一道金光闪过,那团燃烧着的火焰顿时消散了,而宁天宇则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

“哥哥大人!”最后之作看到宁天宇没事,想要跑过来,却被宁天宇给制止了。

“不要过来!”宁天宇虽然和最后之作说着话,视线却一直没从眼前的黑袍人身上移开,“我大概不能继续帮你找一方通行了,你应该知道去我家里的路吧,去那里找凛帮你,凛现在的实力和你的姐姐大人比起来并不差!”

“可是......”

“别啰嗦了,快去!”

“我知道了,do,御坂御坂虽然想留下来,但还是听话的向哥哥大人家里跑去。”

看着最后之作消失在黑暗之中,宁天宇这才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这人身上,一方通行宁天宇完全不担心,因为自己的介入,一方通行的计算量并没退步,就算被「木原神拳」狠狠揍了一顿,但一方通行执意要逃跑的话,木原数多也追不上他的。

“让我猜猜,你是罗马正教的人吧?是哈默尔恩捕鼠人还是白雪公主?”

“不错,我就是罗马正教的哈默尔恩捕鼠人,居然知道我和白雪公主的存在,还算是有点用!”捕鼠人并没有对宁天宇隐藏身份。

“切,”冷哼一声,望向捕鼠人身边的学生们,宁天宇皱起了眉头。

传说在13世纪末,鼠疫肆虐欧陆,一天Hameln(哈默尔恩)城里来了一个神奇的捕鼠人,号称说要为城市消除鼠患,市民们虽然认为他信口雌黄,不过也答应他可以由他一试。只要能驱除老鼠,事后便会重金奖赏。结果当他吹着魔笛神奇般地带走了老鼠,老鼠排着队跟着他过河,结果全部淹死在河里。诧异之余市民们却食言。失望的捕鼠人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吹着魔笛离开了Hameln,不过也带走了城里所有的孩子......

“和食蜂操祈一样的心灵控制吗?真是个超恶心的魔法!”宁天宇看着捕鼠人身边的一个学生,刚刚就是他放出了威力堪比lv5的火球。

“白雪公主那里应该开始了吧!关于抹杀‘幻想杀手’,我也要开始了……”捕鼠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宁天宇的思绪。

“不要太弱了,科学侧的圣子。”

………………

与宁天宇战场截然不同的一番场景,上条当麻浑身覆盖着白色的雪花,明明还是十月初,却下起了鹅毛大雪,这一切的根源,就来自于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和蔼的大姐姐。

“biu”空气中响起物体被抹消的声音,上条当麻再一次凭借那超乎常人的直觉挡下了鹅毛大雪中隐藏的杀招。

“知道吗,暴风雪可以掩埋一切。”白雪公主看着面前的少年,即使是在绝对劣势的战斗中,他依旧保护着身后的两位少女。茵蒂克丝和风斩冰华。

“但同时,暴风雪中也存在一线生机,少年,努力活下去吧!”雪更大了,即便依靠右手消除了隐藏的杀招,但上条当麻依旧无法靠近近在眼前的白雪公主。

“Salvere000「对无法拯救的人伸出援手」唯闪!”

一道剑光在暴风雪中闪过,白雪公主只是微微一愣,这道剑光在她身前被挡了下来,同时暴风雪这个术式也开始慢慢消失,刚刚的唯闪,破坏掉了暴风雪术式的核心。

“清教将你派过来,不怕你死掉吗神裂?要知道就算开启了圣痕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哦!”

………………

在躲过了无数波技能后,宁天宇站在一栋楼的顶上,一脸严肃的看着捕鼠人和他身边被控制的学生们。

(这个混蛋,根本不在乎人命吗?强行解开了那些学生大脑对身体的限制,将大多是lv3的能力提升到lv5。)

“我说,一直躲避多无聊啊?科学侧的圣子,来和我好好玩玩吧!”捕鼠人的与语气中略显无聊,终于从黑色斗篷中拿出了一把黑色的竖笛,竖笛上刻着一些魔法符号。

“略微有点无聊啊,迅速杀掉你将这个城市毁灭吧!”

“和我想的一样啊!”宁天宇突然笑了,“既然这些学生们都被你控制了……那么我可以认定他们是敌人吧!”

“我说,哈默尔恩捕鼠人,我们一击结束吧!你要毁灭这个城市,我要去拯救我的朋友。”

“和我想的一样!”捕鼠人将竖笛放在嘴边,一首并不很动听的音乐响起,捕鼠人身边慢慢显现出一个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当年被捕鼠人带走的孩子的灵魂!

宁天宇却在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身上的衣服变成了一套黄色的连体衣,而衣服身后也披散开来白色的斗篷。

在此睁开眼睛的时候,宁天宇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是带有战意的眼神,那么现在可以说是死鱼眼吗?或者是蛋疼的眼神?

“头发没了……”宁天宇摸着脑袋,“我变秃了……”

“……也变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