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是……真实存在的吗?

“轰隆隆——”

在高速飞行的超音速客机上,宁天宇和当麻正无言的对坐着。

当麻其实有很多问题,不过…第一次乘坐这么快速的交通工具,让他难受的厉害,连开口都困难。

“呜……”刺猬头的少年脸色乌黑的呻吟了起来。

“再坚持一会儿吧…再过一小时就回学园都市了…”宁天宇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程度的飞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不过对于仅仅比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强一点的当麻来说,确实很吃力。

话说回来,当宁天宇他们送走了天草式一众人之后,亚雷斯塔派来的人立马就开着跑车出现了。

然后就是一段超速飙车,上了飞机又是超速飞行。可怜的上条少年竟然没吐出来,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毅力了。

看着窗外乌黑的天际,宁天宇眼神凝重了起来。

接下来迎接我的,就是罗马正教高层针对我的暗杀行动了吧…

………

这里是英国伦敦的圣乔治大教堂。

漆黑的教堂内,最高主教萝拉·史都华正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的细致的梳理着长发。

教堂内的蜡烛已经熄灭,唯一的亮光来源,就是从窗外映射的月光。银白色的月光披洒在她金黄的秀发上,折射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的色彩。

在她面前,天草式的现任教皇代理——建宫斋字,正恭谨的站立着,细心的将事件的经过完完全全的讲述出来,不敢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啪嗒…!”

手里的银梳子掉在了地上,但萝拉并不在意。她此时温婉的笑着的娇俏五官被惊讶所替代。

“你是说…宁天宇只一击,就击毁了一整支‘舰队’…?并且是操纵的海洋力量?”

轻轻地话语,带着不可置信的疑问,夹杂着若有若无的欣喜,询问着眼前站于黑暗中的男人。

闻言,建宫斋字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大教堂内一时之间安静了起来。

没有理会掉在地上的梳子,罗拉似乎在想着什么,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我明白了…你们也辛苦了,去休息吧。”挥了挥手,萝拉让建宫斋字离去了。

这教堂再度只剩她一个人。

手里玩弄着金色的秀发,萝拉喃喃自语道:“比起雅妮丝部队这种小事…宁天宇…你给我的惊喜大的不可想象呢…仅仅是,合作关系吗?”

………

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内。

这里是罗马正教的总据点,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教堂。

此时,本该被黑暗和静谧所笼罩的大教堂,却闯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啧…结果那个笨蛋还是失败了…!!!…就连‘亚德里亚海女王’也被击毁了!再也无法出现了!!!……真是的…真是的……!!!”

“‘刻限的十字架’…!?组织出这个术式,并且改良到可以实用…!!?最后却演变成这种后果!!!这件事我绝对无法原谅!更无法原谅的是那家伙竟然被俘虏了!!?他怎么不伴随着‘女王’一起去主的怀抱啊!!!”

“啪——!”东西摔碎的声音。

“气死我了——!!!”

随着这一声咆哮,大教堂又安静了下来。

在黑暗的大堂内的,是一男一女的身影。

其中男的弯着腰,外型像是老人,由于刚刚发完咆哮,此时正大口喘气。

另一个是一名女子,身形玲珑有致。

“那又怎么样…?”听完了老人的牢***子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我对你的废话不感兴趣…连坐在这里的教皇都只会像丧家之犬一样在这里叫唤,手下的就都更是一群废物!”年轻的女性狠狠的,毫不留情的讽刺着年老的教皇。

“…!!!”

老人迅速转过头来,咬着牙怒视着女人。空气中响起了一声“啪嗒”的声音!

在那一瞬间,术式与术式的对撞悄然发生!

“不错的恶意…”女子呵呵的笑了起来,“但是…向我展露恶意的话,可是会死的哦…”

这么说着,女子伸出了舌头。她的舌头上带着一个舌环,长长的链子连着舌环,垂到腰际。在链子上则挂着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教皇往后退了一步,不悦的低声道:“…「神之右席」…!对你而言,教皇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呵呵…看来你真的上了年纪了......我们能扶植你上台,自然也能扶植另一个…”女子狰狞的笑着,掏出了一张纸。然后她盯着老教皇阴晴不定的脸色吼道:“明白了我说的话…就把这个签了!”

“但是…”接过纸张,眯着眼看着纸上的文字,老人略微有些犹豫。

“这份资料你总有一天也会准备到,大概是两年或三年后吧…我只是把时间缩短而已。虽然很麻烦,但你的签名还是有点用的…在太阳升起之前赶快完成!只要写下自己的名字,一切很快就会结束!”带着点狰狞的话语,透出赤,裸裸的威胁。女子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年老的教皇拿着文件,苦涩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站了起来,走向自己的卧室,去取来教皇专用的签字笔。

他再次将视线投向手里的纸张,上面这么写着——

「宁天宇。迅速调查此人,如果认定为主之敌人,务必将之确实除去!」

就算动员罗马正教全力,甚至派出「神之右席」,也一定要将目标暗杀的申请文件!

这份命令不到五天之内就会执行…

………

此时,学园都市内,御坂美琴的宿舍里。

“……”穿着睡衣、披散着满头粉红色秀发的少女,白井黑子脸色黑的吓人,站在了御坂美琴的床边。

此时,正躺在床上的,她亲爱的姐姐大人睡得十分香甜。当然,这不是让白井黑子半夜站在美琴床边的理由。

她所在意的,是熟睡的少女的梦话。

“嘿嘿…你说过的…什么都听我的哦…”吸口水的声音,抱着呱呱太枕头的茶发少女带着幸福的笑容。

“——咿————!?”白井黑子满头红发宛若章鱼的触手一般在空中乱舞。

可怜的美琴不知道自己做的梦已经被自己的学妹所围观着。只听她一边用脸蹭着枕头,一边流着口水道:“嘿嘿…既然是惩罚游戏…要惩罚你做什么呢…喵呜~!”

“……砰砰砰……!!!”白井黑子不停地用头撞击着墙壁。

“姐姐大人……呜呜呜……”少女痛苦的咬着手帕,但仔细看的话,这种带有呱太图案的手帕明显不可能是白井黑子的……

不知道躺在床上熟睡的美琴知道了,会作何感想呢?

…………

等宁天宇扶着当麻回到宿舍时,已经快凌晨了,这也是因为时差的关系。

被这一番折腾,当麻一下机就吐得死去活来,整个人都吐得虚脱了。浑身都是呕吐物,差点没把宁天宇熏死。

把浑身松软的上条少年送回了他家里,一回到家,当麻就睡死了过去。

面对风斩冰华和茵蒂克丝担心的疑问,宁天宇耐心的解释了一番,总算是把两人安抚了下来。

不过,看这样子…某刺猬头少年清洁身体、更换衣服的工作要交给其他人了…

宁天宇当然不会去帮忙,他可不想瞎狗眼。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宁天宇叮嘱了风斩之后(宁天宇可不指望茵蒂克丝会照顾当麻),就把脸颊发烫的风斩和昏睡的一塌糊涂的当麻留在原地。

“嗯…有个好梦啊,当麻…”心里带着不纯的想法走出了当麻家门,却在当麻家门口发现了新的“引路人”。

“好了我知道了,亚雷斯坦那个混蛋又有事情找我吧!”宁天宇看着少女准备开口,叹了口气道,“不过先叫我回趟家吧,我才刚刚从意大利回来,刚好我也有事问他。”

少女没有搭话,毕竟“那位”的存在不是她一个小小的lv4可以议论的。

回家只是给凛报了一个平安,宁天宇连休息时间都没有就被“引路人”带到了亚雷斯坦面前,而“引路人”也随即消失。

“对于女王舰队你干的很不错,但接下来要小心,恐怕罗马正教接下来会派出「神之右席」刺杀你,他们可是一群很棘手的存在啊。”亚雷斯坦淡淡的说道,虽说棘手,但「神之右席」的四人亚雷斯坦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亚雷斯坦,我也有事问你。”无视了亚雷斯坦说的话,宁天宇忽然开口,“我们……是真实存在的吗?”

“亚雷斯坦,你听过盒子理论吗?”

“你发现了!”亚雷斯坦脸上一贯的冷静消失,满脸震惊的看着宁天宇。

“从松下集团那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确定了,我们……仅仅只是盒子中的生物吗?”宁天宇眼中带着悲伤,因为自己的存在被否认而悲伤。

“……”亚雷斯坦也沉默了,他只是看着宁天宇。

“我感觉……我活不过这次罗马正教的刺杀。”宁天宇道,“‘他’一定会找我无法匹敌的存在抹杀掉我!”

长达10分钟的沉默,亚雷斯坦终于开口:“上条当麻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但你得存在将本来属于他的主角夺取了,盒子制造者才会想要杀了你吧。”

“为什么……”

“我不服啊!凭什么我命运就一定要被‘他’控制?凭什么我就只能是小说,动漫里的人物?我有血有肉,我有爱有恨,我是个可以自由思想,自由行动。自由爱恋与仇恨的人!凭什么就要像囚笼里的囚犯一样被‘他’控制被‘他’困住?我不服啊!!!”宁天宇握紧双拳,其实从知道这个事实那天起他就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现在终于在亚雷斯坦面前爆发了出来,毕竟或许这个世界只有两个人可以理解自己,一个是魔神,一个就是亚雷斯坦。

亚雷斯坦看着面前的少年,开口:“安心吧,这次出现的异数应该在罗马正教的「白雪公主」和「哈默尔恩捕鼠人」身上,这次,我与艾华斯会全力协助你,你可不能就这么快死去,毕竟……”

“我们要证明自己真是存在,就要突破到盒子外面去,这还需要你的力量啊!!”

ps:是不是很狗血?哈哈哈哈我也感觉很狗血,那么求票求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