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偶遇奥索拉以及……‘他’是谁?

第二天。

宁天宇和当麻到达了学园都市的第二十三学区,他们此时正在为招待外来客而建造的国际机场内。

宁天宇此时身上穿的是一身黑色的休闲衣裤,手里提着旅行包,里面装的是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之类的。

而当麻则依旧是半袖衬衣和西裤,手里也提着旅行包,但脸上总是挂着一幅不安的表情。看来是对海外旅行很是不安。

两人走向出入境管理处,宁天宇忽然转头对当麻问道:“那个…再次问你一次,没落下什么吧?”

闻言,当麻拉开旅行包的拉链,一边翻看着里面的东西一边道:“钱包、机票、旅行书籍、衣服、洗涤用品、吹风机、手机都带了,紧急用的钱也有了……嗯,没问题了吧?应该不会再有大喊‘不幸啊~’之类的事了…”

“这样啊…那护照呢?”宁天宇微笑着问道。

“……”当麻脸色青了。

“…怎么了?别告诉我你忘了…”宁天宇流着冷汗问道。

“……”

“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一小时不到…你赶快赶回去吧!”宁天宇以手扶额,无奈的看着友人。顺便帮当麻接过包。

“不~幸~啊~~~!!!”

悠远的惨叫声伴随着烟尘远去了…

……

不管怎么样,两人总算是赶上了飞机。

“不幸啊…”

坐在机舱内座位上,某刺猬头无奈的叹着气。

“呀呀…这完全是你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吧,还有…老是叹气的话容易秃头哦…”宁天宇坐在他对面,笑嘻嘻的说道。说起来,如果当麻秃了会不会变强呢?

“……是呢…啊…高兴就好!平时都一直喊着不幸,思维都有点怪了,我偶尔也想幸福就好了!这么实在的休息日来之不易啊!好,北意大利七日五夜游~久违的幸福爆棚…!!!”当麻一脸幸福的笑容,仿佛霉运至此完全消失不见了。

“……”宁天宇双手抱胸,脸上挂着微妙的笑容道:“…事先说下,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就要立即回来哦…”

“诶…?不能多呆一会儿吗?”闻言,当麻一脸失望的嘟囔道。

“可以啊…”宁天宇把腿翘了起来,一脸玩味的道:“如果你不怕罗马正教接下来不死不休的疯狂追杀的话,就尽管待在那儿吧…”

“……”当麻立马闭嘴了。

还不死不休的追杀?你到底和人家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啊?当麻忽然感觉人身安全面临严重危机。

无聊的看着窗外的白云,当麻忽然扭头问道:“那个…”

“嗯…?”宁天宇奇怪的看着他。

“你会意大利语吗?”当麻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从宁天宇嘴里蹦出一个“no”。

“…不会…”你愿意对他眨了眨眼,很干脆的打碎了他的幻想。

“不…幸…”当麻刚想喊出他的三字经,宁天宇却接着说道:“…那是不可能滴!”

当麻傻眼了。

“哈哈哈哈~”宁天宇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大笑道:“安心安心~哈哈…要说起外语的话,当地人都不见的有我说得好哦~”

“咦?…”某刺猬头懵了,他还不知道友人有这项逆天的本领。

这当然不是宁天宇吹牛。自己只要投影的帮助下,外星语都会说…比如阿凡达中的语言就属于外星语。

“总之…到了地方你跟着我就是了,不要走丢了哦~”宁天宇闭起了眼睛。

“岂可修…!你这一副照顾小朋友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刺猬头怒了。

“咦…?我说错了吗?”

………

“喔~~好厉害!”

马可波罗机场,这是一座作为与漂浮在阿德里亚海上的‘水之都’威尼斯隔海相对的,意大利本土沿岸的机场。

这时,宁天宇和当麻就站在机场前的巴士总站。当麻正兴奋的打量着周围充满异国风情的建筑,发出了惊叹。

“宁天宇,怎么看了这么久没有看见接待的导游啊?”等了一会儿,当麻颇有些索然无味的感觉,然后对正在看巴士站牌的士郎询问道。

看着时刻表,宁天宇正在看最早的是哪班车。闻言,他随意的挥了挥手道:“不用等导游啦…反正我们是单独行动的。”

当麻只得挠了挠头,不说啥了。反正跟着好友行动就没错了。

……

北意大利七日五夜游的首选目标自然是威尼斯本岛,但是,宁天宇他们要住的酒店却在威尼斯南边两千公里外,名叫基奥贾的小城。

对于这点,本着这是亚雷斯塔的安排,宁天宇自然毫无异议。

一下了巴士,宁天宇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海风。一旁的当麻似乎有些晕车,再加上湿热的海风一吹,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昏昏沉沉。

这是一座被亚德里亚海环绕的小城,青绿色的海水像规线一样把小城分隔开,阔度大概二、三十米的样子。两岸则是平行的步道。

一边看着手里的导游地图,寻找着酒店的位置,宁天宇转头看着没什么精神的当麻,无奈的道:“嘛…你把包给我提吧!再坚持一会儿,到了目的地就可以休息了。”

“谢谢啦…”闻言,当麻笑嘻嘻的很痛快的就把包交给了宁天宇。手上没了负重物,他果然轻松了一些。

走了一段时间后,两人来到了一处似乎是露天的咖啡区域。周围古香古色的建筑基本上都是咖啡店和饭店,都说意大利盛产咖啡,果不其然。

看到不停的东张西望的当麻,宁天宇微笑的叮嘱道:“虽然这一带都是美食区域,不过还是先把东西放到酒店再吃吧。”

“我知道了啦,不要把我当小鬼啊喂…”当麻有些不开心了。虽然他的视线还是没离开周围的店铺。

“就是这样…只有快点找到酒店,才能出来吃午饭…不过…”宁天宇一边说着,一边苦恼的看着手里的地图。

这份地图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导致现在和很多地方对不上号。

总而言之,宁天宇现在需要找一位本地人士问路…

双手叉腰四处张望着,忽然,宁天宇的眼睛一亮。

那是一位穿着修道服的中年女性,本着‘修女’都比较诚实的想法,宁天宇微笑着走向了她。

“ciao,posso.chiedere.a.questo.proposito?(你好,能请问一下吗?)”面带着微笑,宁天宇对面前的修女开口问道。

中年修女似乎是有些惊讶,他好奇的打量着宁天宇,似乎是对这个东方少年说着一口流畅的意大利语感到惊讶吧。

看见中年修女的反应,宁天宇脸上依旧挂着笑容,然后把自己要去的地方告诉了对方。

“proprio.dove.io.non.sono.a.conoscenza.diesso.tuttavia,vi.è.uno.piu.adatto.per.le.vostre.donne.che.guidano!(对那里我不熟悉。不过,这里有一位更适合为你指路的女性呢!)”这么说着,中年修女微笑着指了指身旁的女性同伴。

顺着中年修女手指看过去,只见她的同伴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性。她穿着棕黄色的紧身休闲外套、白色裙子,将两条长腿包裹在黑色丝袜里,脚上则穿着棕黄色长筒鞋子,一副居家丽人打扮的金色短发女性微笑着看着他。

这不是宁天宇惊讶的原因,他吃惊的是,站在这里的竟然是本应该在英国的奥索拉·阿奎纳。

“啊呀,真是失礼了。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和您打招呼呢。”奥索拉对士郎说着日语,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道。

闻言,宁天宇尴尬的道:“呀…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你换了衣服我反而没能认得出来。”

这是实话。奥索拉平时都包裹在黑色修道服内,这时突然换成了这么时髦靓丽的打扮,确实没让宁天宇一时间认出来。

看见奥索拉和宁天宇认识,那位自称奥索拉朋友的中年修女便独自离去了。

突然听到熟悉的日语,当麻精神一震,吃惊的打量着奥索拉道:“奥索拉?你不应该在英国吗?”

奥索拉她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回答道:“您好,上条当麻先生,虽然我现在是英国清教的修女。不过由于从罗马正教转移到英国请教时太为仓促,行李还留在这里。因此,现在为了把行李、家具送去伦敦才回来这里的。”

“原来如此…这里是你的家乡啊!”当麻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微笑道:“嘛嘛,我和天宇反正也是来旅游的。既然你在搬家的话,那我们也来帮忙吧!”

随后,三人边聊边往奥索拉的家的方向走去。正走着,奥索拉忽然道:“天草式的大家说帮我运送财物,也一起来了哦!”

“什么?天草式…?建宫斋字他们吗?”听到奥索拉的话,宁天宇立马想起了豪迈又重情义的教皇建宫斋字(虽然笑起来超级猥琐)。还有柔弱的黑发少女五和。

“是的…建宫先生也来帮忙了。”奥索拉微笑着回答道。

宁天宇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按照剧情的发展,就在今晚上应该就是女王舰队的事件了,也就是说离三战最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吗?

(能力也进化为lv5了,神之右席的威胁也并不太大了,现在对我本身存在最大的威胁应该是亚雷斯坦和魔神,可恶,明明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了,为什么……就因为这个世界的主角本来应该是上条当麻,而我的出现夺走了上条当麻的主角气运,所以……‘他’要开始抹杀我了吗?真不甘心啊!亚雷斯坦绝对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一直遵从这‘他’的意愿,未曾蒙面的魔神想必也和亚雷斯坦一样。)宁天宇比当麻,奥索拉慢了一步,抬头看着天空,其实在中国修真出现的时候他还不确定,直到泉此方,泉新一,八云紫这些人物的出现他才确定了一个事实,一个毛骨悚然的事实!

“我不会失败!八云紫,乙坂有宇,泉此方,泉新一甚至陈子寒!这些人,就是你给我的一线生机吗?如果我把握不住的话……”

“绝对会死!!”

ps:写到这就要完结了,准备在水叔出来的那段完结,小说估计很多人没看过,所以独眼萝莉魔神的剧情只会在结局出来一次,剧场版会在完结后写到番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