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粉碎罗马正教的阴谋和永不言弃

欧莉安娜手里则是拿着一张字卡,她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道:“漂亮的玫瑰都是带刺的,记住这句话哦小弟弟…”

原来,欧莉安娜在倒在地上时,就将字卡拿在了手里。趁着宁天宇手碰到她时,魔法也发动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欧莉安娜发现后面追过来的三个人停住了脚步,只是仿佛看戏一般的站在原地看着。

不明所以,但欧莉安娜还是决定继续逃跑。

“躲开…”

此时,背对着她,被冰块冻住了大半个身子的宁天宇开口了。

“啊…?你说什么?”欧莉安娜愣住了,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士郎。

宁天宇猛地大喊道:“我叫你躲开啊!笨蛋!!!”

欧莉安娜呆住了,想不明白宁天宇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忽然——

“锵!锵!”

两把从天际飞射过来的金色长剑,砍在了她背上的看板上,将看板的绳子砍断了!

“王之宝库!”

宁天宇低喝一声,天空几把剑飞射了过来!

“哒哒哒哒哒…!”

几把剑插在了看板的边缘,将掉在地上的看板与地面严严实实的缝合了起来。

“什……?”欧莉安娜大惊失色,看着被钉在地上的看板。她猛地转头朝宁天宇看去,只见眼前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包裹着他的冰块。

“啪…!”长剑飞回了宁天宇的面前。接着,他头顶浮现了几把剑,剑锋直直的指着欧莉安娜。

“还没自我介绍呢,吾之魔法名为——guard131!意为‘守护挚爱者之人!’”宁天宇微笑着,将长剑握在手上,然后指了指头顶上悬浮的另外几把长剑道:“不要乱动哦,‘大姐姐’…不然的话,刀剑无眼哦…!”

欧莉安娜瞳孔收缩着,嘴巴微张,有些讶异的道:“‘物质投影’…?没想到,学园都市竟然将你派出了…”

“啊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吧?”宁天宇指了指地上的看板,微笑着道:“真正的武器,是在你那位名为‘丽多薇雅’的同伴手里吧?”

“呵呵…”欧莉安娜捂着嘴媚笑了起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士郎道:“真是有意思的小弟弟呢…难怪罗马正教对你如此重视…”

“你也和我差不多大…干嘛老喜欢当‘姐姐’?”这么说着,宁天宇忽然毫不犹豫的手一挥,几把剑猛的朝欧莉安娜射去!

“砰砰砰…!!!”

长剑并没有打中目标,只是撞在地面,激起了一阵灰尘。

远处的三人正紧张的看着,此时,宁天宇和欧莉安娜的身影都被烟尘遮住了。

不一会儿,烟尘散去。

只见欧莉安娜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张字卡无力的从她手里掉在了地上。

她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小巧的匕首。而握着匕首的,则是站在她身后的宁天宇。

看着放弃抵抗的欧莉安娜,宁天宇微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有句话我同意哦…美丽的玫瑰都是带刺的…”

然后,在欧莉安娜脸上挂着苦笑时,宁天宇一记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啪嗒…”

穿着工作服的女魔法师昏倒在了地上。

………………

“什么…你说那件灵装根本不存在!?”

漆黑的大教堂内,刚结束与下属通话的最高主教萝拉·史都华,颇有些气急败坏。

被摆了一道了!

黑暗中,跪在阴影处瑟瑟发抖的大英博物馆的‘保管员’诚惶诚恐的道:“报告书上面也有写到,我们馆内保管的复制品‘刺突杭剑’,可以推定真品实际上并不存在。这是考古学上有时会发生的事,也就是说那是传承的交错…”

经过‘保管员’的一番解释,萝拉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那把‘光用剑尖一指就能杀死所有圣人’的灵装,完全是胡说八道。也许,这一开始就是罗马正教刻意而为之的吧,用来掩藏真正的传承。

那么,就如‘物质投影’所说,一开始罗马正教只是用‘刺突杭剑’来掩人耳目的话,那么真正‘交易’的东西,估计会使情况更加恶劣。

“那么…”萝拉叹了口气,对‘保管员’询问道:“可以掌握到那把麻烦的大理石剑原本的传承吗?”

黑暗中,大英博物馆的‘保管员’举起了复制品的‘刺突杭剑’。他将黑暗中的白色大理石剑倒转拿着,颤抖着说道:“是…十字架!在当地好像…被称为‘使徒十字’…”

“什……!?”

一瞬间,萝拉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这一下,她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萝拉焦急的喝道:“你是说…那是‘彼得的十字架’!?”

糟糕了!如果是这样,那些人进行的‘交易’意义根本就不同。如果他们真的要在学园都市进行‘使徒十字’的‘交易’…

看着黑暗中的‘保管员’颤抖着点头,萝拉脸上露出了苦笑。

‘使徒十字’…

历史上即使确实存在,但目前为止罗马正教也从未公开过。可说是史上最高规模‘传说’中的灵装。如果真的拥有书籍上所记载的效果…

咽下一口口水,萝拉喃喃道:“想必你也有解决的办法…对吧…宁天宇?”

………………

“使徒十字?”

大街上,当麻讶异的看着土御门和史提尔,宁天宇无聊的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玩手机。此时,土御门还在和奥索拉·阿奎纳通话。

奥索拉自从加入清教后,就当上了情报解读员的职位。所以,对于‘使徒十字’的情报,也是由她来调查解读的。

对于‘使徒十字’这件灵装,宁天宇可谓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将它插在地上,利用星座发动的魔法,可以将方圆范围达到4万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变为罗马正教的地盘。

简单来说,就是一件超大范围、用来洗脑的言灵类灵装!这就是宁天宇以前从原著那里了解到的资料。

先不说这灵装的效果是否属实,单就现在…宁天宇赌不起!如果是利用星座发动的话,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不到2小时了!

接过通讯用魔法装置,宁天宇对那头的奥索拉询问道:“那么,奥索拉…你知道今天……九月十九日在日本使用‘使徒十字’的所有地点吗?”

“咦?是宁天宇先生?对了,我还没有感谢您之前无偿的帮助,当然关于‘使徒十字’使用的地点我也知道…!”

(知道就早点说啊!)宁天宇一头冷汗!

………

“可恶!”

宁天宇一拳砸在墙上,微微有些烦躁。

就在刚才的一个半小时之内,他们将学园都市内所有可能发动‘使徒十字’的地点都搜寻了一遍。

一无所获!

“被摆了一道!”宁天宇揉了揉眉头,叹气道:“我们一直下意识的认为,丽多薇雅会在学园都市发动‘使徒十字’…这恰好走入了一个误区!其实在学园都市外围使用的话,也是能将学园都市囊括进去的!”

土御门,当麻和史提尔都低下了头。

史提尔急躁的将烟头丢在地上,咬牙道:“现在再怎么说也来不及了!距离发动时间只剩半小时…而可能在外围发动的地点却有五处!”

(不行,奥术跃迁的速度无法及时赶到,反重力鞋的速度也来不及……还有什么道具。对了!伊卡洛斯的冥王星系统?可恶,要不是刻刻帝没办法使用……)宁天宇按着太阳穴,在脑海中搜索可以在半小时内巡视完五处的道具。

这时,土御门却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推了推墨镜道:“不…有了帮手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喵!”

“帮手?”宁天宇一怔,顺着土御门的视线望去,只见一个苍白的身影走了过来。

苍白的头发、苍白的皮肤、干瘦的身材,此时他通红的眼眸带着戏弄打量着宁天宇他们。

“没想到你这‘混蛋’也会遇上麻烦?”苍白的男子,一方通行饶有兴趣的开口道。

宁天宇将惊讶的目光投向土御门。

土御门推了推眼镜,露出牙齿笑道:“我在前不久成立了一个组织,一方酱被我邀请加入了喵~!”

点了点头,宁天宇露出了微笑道:“原来如此…有百合子在的话…确实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那么…”宁天宇对土御门问道:“距离学园都市最远的发动地点在哪?”

“距离最远的地方是学园都市外围北部,约一千七百米左右的地方喵…小宇,你怎么知道一定会在那?”土御门好奇地问道。

“嘛嘛…”宁天宇耸了耸肩道:“我要是丽多薇雅的话,就会躲在最远的地方发动…”

闻言,众人都点了点头。

“喂喂…!本大爷事先说明…”一方通行挠了挠头发,对着宁天宇说道:“出于那什么狗屁约定…我可是不能出手呢!解决那什么十字架…就只能靠你了。”

宁天宇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走吧!对了,还有,当麻你先回去吧,接下来就交给我就ok了!”

一方通行咂了咂嘴,将手放在宁天宇身上。

下一刻,两人猛地离地而起!卷动着几股风暴,往北部飞去…因为一方控制的是两人身侧的气流,所以两人的速度甚至达到了黄老师的二十马赫!

………

天空已经呈现了微暗的黄昏的天色。

丽多薇雅站在某机场的柏油路上,因为最后一抹夕阳而拉长的影子,呈现出扛着大型十字架的女子的身影。影子的主人以缓慢的动作将十字架由肩膀上拿下,然后将手放在缠在十字架上的白布之上。

布条哗地一声散开!

长1.5米、宽70厘米、粗10厘米左右的纯白色大理石十字架。只有十字架下端,像削尖的铅笔一般又粗又尖锐。

“欧莉安娜那个‘罪人’…竟然耻辱的沦为阶下囚…”穿着紧裹全身的修道服的丽多薇雅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喃喃道:“无所谓了…没有她,学园都市的命运还是一样的…”

这么说着,丽多薇雅猛地将手里的十字架往柏油地面一插,十字架的尖端很轻易的就刺入了地面。

“将天空变换为屋顶,在此地建筑安住之所,请赐予我圣十二使徒之庇护。”

轻声念诵着让‘使徒十字’固定的这段咒文,这跟她平常说话的语调大不相同。

插在柏油路面的十字架,自己动了起来,慢慢地调整角度。

她看着天空。

虽然还没完全转变成夜晚,但是第一颗星星已经开始闪烁。

“接下来再过十几分钟,世界将会改变…!”

………

“呵…!是吗?”距离机场足有千米外的某栋高楼上,宁天宇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丽多薇雅的一言一行他全都收入眼底。尽管对方说的是罗马语,但百合子的学习能力,世界上还有什么语言能难的住他呢?

“投影:永不言弃(EonWish)”(圆神的弓箭)

暗喝一声,宁天宇左手出现一把看起来根本就是由一根树枝组成的弓箭大弓。接着,他将弓弦拉开,弓箭顶端的粉色花苞居然开始绽放!。

只见弓箭弦上慢慢凝聚出粉色的光芒,而这光芒同时也慢慢形成了一只长箭!

一旁的一方通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的动作,但当他发现宁天宇的这把弓箭竟然是粉红色的时候,不自觉嘴角抽搐。

(这个混蛋……不会是弯的吧!不然为什么出来这么……的武器?)

“抱着你的理想溺死吧…丽多薇雅!”宁天宇没有发现一方通行的异常,猛地拉直了弓,锁定了千米开外,插在地上的‘使徒十字’!

“救济的祈愿——!!!”

大喝一声,手上的火焰纹身一亮,宁天宇松开了弓弦,长箭在立华奏的引导下化为了一道粉色的流光射向了远处!

一方通行微微一愣,勾起了一丝苦笑,‘这个混蛋……变得更强了,虽说这个粉红色看起来感觉很别扭,单就这一箭,绝对不是反射可以挡下的!’

丽多薇雅正虔诚的跪在地上祷告着,静静的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啪…!!!”

一声尖锐物体刺入钢铁的声音响起!

丽多薇雅大惊失色的抬头一看,只见灵装‘使徒十字’之上,竟然被一支粉色的长箭刺穿了!

“谁…?是谁这么大胆!?”丽多薇雅愤怒的四处张望,想要找出犯人。但毫无疑问,她发现不了几千米开外的宁天宇。

这还不算完,丽多薇雅忽然发现,插在‘使徒十字’上的粉色长箭散发出粉色的光芒!接着——

“咔…啪…咔…啪…”

灵装‘使徒十字’宛若老朽的木头,一点一点的开裂、风化,然后化为靡粉被风吹走!

“不…!不…!!不不不…!!!”丽多薇雅绝望的哀嚎起来:“不!!!!!!”

不一会儿,插着‘使徒十字’的地方只剩一堆粉末…一阵风吹来,粉末飞向了天际…

丽多薇雅像一滩软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

………

“搞定啦!收工…!”

宁天宇微笑着收起了投影,拍了拍手。

“嗯…走吧…”一方通行似乎是不耐烦了,挥了挥手道。

“啊对了…今晚有‘夜间游行’哦!你也一起来玩么?”宁天宇笑嘻嘻的问道。

“那种无聊的事谁会去做啊…”一方通行翻了翻白眼,将手放在宁天宇背上。

宁天宇耸了耸肩,依然微笑道:“喂喂…别那样嘛!来吧…”

站在楼顶的两人像一阵狂风一般,往学园都市的方向飞去。

远远地,从学园都市那儿绽放的无数烟花,宛若像是在庆贺他们归来…

ps:其实红A的弓箭也可以,但毕竟使徒十字也是一件超**的宝具,红A的弓箭不用的可以完全破坏,但圆神的弓箭却是因果律武器,这种情况下要比红A的更强……所以男主不是gay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