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某科学的一方通行……少女的约定

被掐着脖子,结标淡希痛苦的呻吟着。

被眼前的男子用‘矢量操纵’干扰了演算回路,结标淡希已经不妄想从他手里逃出去了。

这个浑身白的可怕的男子,那种疯狂、扭曲、污秽的苍白。

来人竟是学园都市最强的lv.5超能力者——

一方通行!!!

呼吸跟心跳都在一瞬间停止了,结标淡希脑子里一片混乱!

为什么,为什么这位大人物会出现在这里?

逃!一定要想办法逃走!

但,这也是一个难题!被他掐着脖子,结标淡希的能力已经不是由自己说了算了。

双方等级相差太多。这种小事,这么渺小的事情,何必劳烦这么可怕的人物出面解决?

就好像为了阻止小孩子打架,而发动核武器把一个城市毁掉一样!

完了!

一切都完了!

结标淡希的表情因为绝望而扭曲。

“为...为什么...您...要插手这件事?”结标淡希艰难的吐着词语,眼神绝望中带着不解。

“哈...?为什么...”沙哑的男声,从苍白的男子的嘴里发出。

“我有必要向你这种下三滥解释吗?”嘴角裂开夸张的幅度,一方通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看着结标淡希的脸色由紧张的涨红变为绝望的苍白。

“真是可怜啊。”

一方通行像是失去了兴趣,淡淡的说道。接着,他伸出另一只手在结标的双手双脚一碰!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小巷,异常清晰。

“……!!!”剧烈的疼痛让结标想要大声呼喊,但是被一方通行恐怖的力道掐着脖子,她只能张大嘴巴吐着舌头,双眼泛白。

“...哼!”像是玩腻了,一方通行掐着结标的手猛地一紧,结标淡希的脖子发出一声脆响,昏死了过去。

像是丢掉玩坏的垃圾一样,一方通行随意的将结标淡希往地上一扔。

“一...一方通行...!?你...你为什么?”一直傻站着看着他的美琴,这时才反应了过来,结结巴巴的问道。

头没有抬,一方通行只是低头打量着昏倒在地的黑子的情况。长长的白发遮住了他的脸庞,看不清表情。

“为什么...?啧...别误会了...本大爷只不过答应了某个‘混蛋’,不让那该死的‘实验’再次展开罢了!”

将昏倒在地的黑子扶起来,一方将手搭在黑子身上,一边回答道。

“...你...你想干什么?”看见一方扶着黑子,美琴不由得有些紧张。

“替这个女孩子止血啊...她是你朋友吧?”

………

在几座大楼顶上,一道金色的影子在大楼之间不停的飞跃着。

背上背着御坂美希,宁天宇转头问道:“凛,还有多远?”

眼睛上带着军用护目镜,凛伸手指着前方道:“再翻过两座大楼!”

闻言,宁天宇立马加快了奥术跃迁的速度...

……

听到一方通行的话语,美琴果断住嘴了。确实,现在黑子的伤要紧!

将手放在黑子身上,一方通行发动‘矢量操纵’。紧接着,刺入黑子身体的几根钢针和肩上的开瓶器都飞了出去,但是伤口却一滴血也没流出。

就在这时,美琴和一方头顶上传来一阵破空声。

一方和美琴同时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金色的身影飞快的落了下来。来人背上还背着一个人。

“……天宇前辈?”美琴惊讶的张大嘴巴。来人竟然是宁天宇,而在他背后的,赫然就是御坂凛。

“啪...!”宁天宇轻轻的落在了地上,然后放下了背上的凛。

转头打量着四周,看见浑身鲜血被一方扶着的黑子,还有倒地昏迷的结标淡希,宁天宇有些惊讶。

而凛看见美琴,呼唤了一声“姐姐大人”,也松了口气。

苦笑着摇了摇头,宁天宇看着一方通行道:“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了呢...!”

“啧...这个之后再说吧,我先带这丫头去那个青蛙脸的医院吧...”一方通行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宁天宇点了点头。接着,一方伸脚在地上一跺,地板全被踩碎,一方通行抱着黑子像火箭一样冲入天空。由于速度过快,在他周身甚至形成了几道龙卷风。

看见一方离去了,宁天宇放下了心。瞥了一眼倒地昏迷的结标淡希,宁天宇向美琴询问道:“怎么一回事?”

随着美琴的讲述,宁天宇也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结标淡希试图夺走‘残骸’,然后卖给学园都市外部的组织,黑子出于职责所在,与她发生交锋,结果被结标重伤。美琴赶到,却反而被结标挟持着黑子所威胁!幸亏是一方通行及时出手,不然...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宁天宇闭上眼点了点头,然后睁开眼看向放在上的箱子,里面装着‘残骸’。

“把这玩意毁了吧...虽然说实验不会再展开了...”宁天宇对美琴说道。闻言,美琴愣愣的点了点头。

提着箱子,宁天宇猛地将其往空中一抛!右手泛着金色的光芒!

在光芒凝聚到极限的时候,宁天宇瞄准空中的箱子,如同拉弓箭一样将手中的光球拉伸,然后松开了手。精准弹幕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射中了箱子,天际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残骸’就这样变成了尘埃。

“嘛...这么个玩意,毁掉的话亚雷斯塔也不至于心痛吧...”喃喃自语着,宁天宇面带微笑的对美琴道:“走吧!去医院看看黑子的情况。”

美琴呆呆的点了点头,忽然指着倒在地上的结标淡希,询问道:“那她怎么办?”

看着晕倒的结标淡希,宁天宇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朝巷子外面走去,说道:“不用管她了,警备员一会儿就会过来...这次,是她自作自受,不会再有下次了...”

咬了咬牙,想到结标把黑子伤成那样,美琴也牵着凛离去了。只留下原先几个昏倒的男子,还有手脚折断昏倒在地的结标淡希...

………

第二天,冥土追魂的医院里。

手里提着探病的礼物,宁天宇走到了黑子所在的病房门外。

“嗯...是这里!”听见里面没声音,大概黑子睡着了吧。这么想着,宁天宇轻轻推了推门,门没有锁,于是他把门打开了。

“啪嗒!”东西掉在了地上,宁天宇没有去管,只是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景象——

粉红色的头发披散在光洁的背部,虽然只是国中生,但曲线已经开始展露了。此时,美琴手里正拿着一件黑色蕾丝文胸,背对着门,刚想帮黑子换上。

“嗯...?”听见门的响声,黑子和美琴转头一看,只见宁天宇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黑子大惊失色,连忙脸色通红的捂着胸口和下身,而美琴则气的暴走了!

“竟然敢偷窥别人换衣服,给我去死吧你这变态~!!!”

“对不起~!呜啊~~!!!”

………

捂着被打成猪头的脸,宁天宇灰溜溜的跑出去了。

(肯定都是当麻那倒霉的运气传染给我了!可恶的当麻!)当麻无辜背锅……

不得不说,冥土追魂的医术实在不同凡响,看似很重的伤势,黑子第二天就可以做些简单的动作了。

“来吧,来吧!姐姐大人为黑子削苹果的幸福时刻终于来临了~~姐姐大人~!!!”

尽管身上还绑着绷带,但黑子依然带着满脸的笑容,扑向她心爱的姐姐大人!

“住...住手啊...!”美琴停下削苹果的动作,拼命的试图将黑子推回床上,无奈的道:“这样动弹的话,你的伤口会再次裂开的啦...!”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黑子塞回了被子里。

“啊啊...被姐姐大人这么粗暴的推倒在床上,果然昨天受的伤是值得的...”尽管躺在被子里,黑子还是不断发出不安分的声音。

忍不住敲了黑子一个暴栗,美琴带着责怪的道:“真是的...你学不会‘安静养病’吗?”

“想让黑子安分点...姐姐大人就拿出行动来吧~嘿嘿嘿嘿嘿嘿嘿...”

……

偶然间,对话忽然停下了。

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低着头,看着手里削好的苹果,美琴的眼神异常落寞。

到头来,自己还是把局外人卷入了自己的事情。

除了‘妹妹们’和宁天宇前辈,自己又把单纯的学妹牵扯了进来...还让她伤势如此严重...

“姐姐大人!如果您为此感到自责的话,那就错了...!”

黑子突然的话语,让美琴一愣,呆呆的看着她。

展露出笑颜,黑子淡淡的说道:“这次,都是因为黑子我的无能...如果黑子足够强的话,就能和姐姐大人站在同一片战场了...!”

“姐姐大人什么事都想要一个人去扛,黑子我...也想出一份力啊...!”黑子十分聪明的没有问出结标淡希口中所说的实验,这或许就是黑子的温柔吧。

“所以...请不要自责啊!黑子我...一定会变强的...然后,让姐姐大人可以真正的依靠我!”

愣愣的看着笑靥如花的黑子,美琴眼眶有些湿润。

擦了擦眼角,美琴微笑着道:“嗯!...我等你哟...黑子!”

“嘻嘻...说好了哦!拉钩!”

两只小指,牢牢的拉在了一起!这是少女们心中,永远也斩不断的羁绊...

ps:好了,之后的剧情接着连接之前的大霸星祭,带刺的玫瑰那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