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被揍的上条当麻

地下通道只有一小段的距离,很快宁天宇就将之走完,从一个下水道进出口中跳了出去,迎接宁天宇的是凌厉的一剑。

“锵!”突然出现在宁天宇手中的长剑挡下了突袭的来剑。手腕一翻,对手再也把握不住手中的武器,长剑被挑飞上了半空。

不过,攻击显然不会只有一次,毕竟天草式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教派,数十把武器接二连三向宁天宇攻来。

宁天宇微微皱了下眉,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形高高弹起,手中长剑之上闪过一道金光,便由普通的长剑变成了金闪闪宝库中一把很普通的宝具,反手划过,天草式成员手中的武器齐皆不受控制的脱手,被宁天宇手中的宝具劈成两半。

有如飞鸟般轻灵地落地,长剑一甩,反手将金色的长剑插在地上。

“先别动手,我是神裂的朋友。”宁天宇将目光投向了站立在一旁,年纪大约二十五岁左右,身材高挑削瘦的男子。

建宫斋字,天草式的代理教皇,他是唯一手中还握着武器的,因为刚刚的战斗建宫斋字并没有参与进来,所以宝具并没有与他的焰形剑接触。

“哦,女教皇阁下的朋友?”建宫斋字眼睛微眯,道,“你是英国清教的人?”

“名义上算是吧。”毕竟宁天宇的魔术师身份是英国清教确认的,道,“我想先确定一件事,真的是你们绑架了奥索拉,抢走《法之书》的吗?”

“看来你也有所怀疑了。”建宫斋字笑了起来,老实说,他笑的样子不是一般的恶心,该不会神裂离开天草式的真正原因是受不了手下的长相太过影响市容吧?宁天宇在心中脑补了一下,差点笑出声。

“嗯,奥索拉见到雅妮丝时的表情就不对,那根本就不像是得救的样子。更何况”稍微冷静了下,宁天宇顿了顿,道,“我相信神裂。”

“是啊,为了实现一个孩子的梦想,她可以挺身对抗大到足以吞下一座山的恶龙;为了达成临终之人的最後心愿,她愿意在千军万马的攻击之中保卫一座小小的村落。一路走来,我们一直看著她的背影。”建宫斋字感慨地道,“一直渴望着继续追随她的天草式又怎么可能干出义理不容之事?”

“所以,”建宫斋字转对站在一旁一直听着我们对话的奥索拉道,“相信我们吧,我们是出自真心要帮助你。”

………………

“平行甜点乐园”中,战斗已经展开,在罗马正教虽然有人数优势,却并没有取得上风,而这边,当麻面前出现的敌人却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宁天宇!

宁天宇缓缓走向当麻,地上躺了一地罗马正教的修女,她们都是宁天宇不久以前当着当麻的面取得的战果。

“宁天宇,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麻大叫道,“就算你喜欢神裂,也不该帮着天草式做这种事啊!”

宁天宇脚下一阵踉跄,看着天草式众人投来的怪异目光嘴角抽了抽。

“抱歉,我现在很清醒。为了奥索拉好,还是让她跟天草式走吧。”

“异教徒,受死!”身材高窕的金修女从天而降,手中的马车轮猛然爆裂,碎片如雨般落下。

漫不经心地一挥手,碎片尽数被挡了下来,下一秒宁天宇化成一道金光出现在金发修女身后,一指按在了脖子处的动脉,金发修女轻哼了一声,晕倒在地上。

“混蛋!”正义感强烈的当麻终于忍不住了,怪叫着向宁天宇冲来,右拳紧握,狠狠砸向宁天宇的脸。

左手一抬,很轻松就接住了这一拳,宁天宇道:“当麻,住手吧,好好听我说。”

“该住手的是你!”当麻双拳化掌,竟将宁天宇手上的力道卸去,“你这色迷心窍的家伙,就让我作为兄弟打醒你吧!”

“真是的。”宁天宇可不是一方通行,能力逆天打斗技巧却差得一塌糊涂,躲开当麻的一击,一脚踢在当麻的胸口,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就算你掌握了《游身八卦掌》的技巧,但别忘了这可是我中国的国术,你认为吴邪家主没有教授给我吗?你好歹也衡量一下实力的差距啊。”

“那种东西我才不管!”当麻疯狂地再次冲上,脚下划出弧,迅速靠近了宁天宇,“修女们好心地给我们食物和热汤,你竟然把她们打伤!我不会原谅你的!”

“真是笨蛋,区区食物和热汤就把你收买了。”轻巧地一个闪身避过,左肘向后一击打在了当麻的脑后,“你这家伙还是休息一会吧。”

“当麻!”茵蒂克丝担心的看着当麻,“黑发你个坏人!就算你请我吃三顿……不!五顿饭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宁天宇可怜的看着眼倒在地上的当麻,当麻君,你在茵蒂克丝的眼中只值五顿饭啊!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宁天宇忘了当麻是开着主角模板的小强,受了宁天宇的肘击竟然只是晃了两下,随后就站稳了,转身将手臂向宁天宇甩来。

一低头闪过,跟上一记上勾拳,当麻飞起一米高,重重落地。然而,没多久,他就再一次艰难地爬了起来。

随后,宁天宇又将当麻打倒数次,每一次他都会爬起来继续向我进攻。宁天宇感觉成了动漫中的反派boss,一次次将主角打倒,一次次看着主角爬起来继续战斗,最后正义战胜邪恶……可关键问题是,宁天宇现在才是正义的,而当麻是被蒙骗成了邪恶的帮凶。

现在可没空跟你纠缠,打了个响指,手上的天使火焰纹身一亮,当麻脚底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一下子就摔了进去,幻想杀手可以消除能力,但它不能消除能力已经造成的效果(比如,第一次见面时史提尔的魔术造成了火灾,当麻就没法扑灭)。“在事情结束前,当麻你就好好待着吧。”

“那位先生不要紧吧?”一直跟在宁天宇身后的奥索拉有点担心地道。

“放心,这家伙可是即使在地狱中也可以生存下来的不死小强。”四个张着翅膀的硬币袋撞到宁天宇身上,宁天宇抓了下被击中的肩膀,看着娇小的修女,感觉有点下不去手,毕竟小修女太萌了啊!(你也是萝莉控吧!还吐槽当麻?)

“一边保护人质一边还要去跟大Boss决战,建宫那家伙还真是看得起我。”随手又将两名冲上来的修女打晕,宁天宇抱怨道,“说什么‘既然是女教皇的朋友,我们就像相信女教皇一样相信你’,这种话有人信吗?”

“对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吗?”

“没事,我只是气不过随口说说罢了,你不用放在心上。”由各种乱七八糟武器上射来魔术都被AT力场挡了下来,修女们明显已经不知所措了。

悠闲地打了个响指,众修女的身边突然出现了金色的漩涡,出现的宝具击碎了修女们手上的武器。失去了武器的修女们自然不是宁天宇的对手,一一被放到在地,当然除了娇小的修女(我忘了叫什么了……)

原著中已经说的明明白白,天草式的行动早就被茵蒂克丝预测出来了,是注定要失败的。如今有了宁天宇的加入,那就可以改变一下方案了——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力的,这份力量天草式没有,但是宁天宇有。

也许是明白了宁天宇的行动目标,一路上拦截的人数越来越多,光是宁天宇记忆中打倒的就有接近两百人了,也就是说,这次罗马正教派来的战斗人员一大半都倒在了宁天宇的手下,却依然没有对其造成半点阻碍。

一道火焰剑从天而降,在宁天宇和奥索拉面前划了一道横线,史提尔和雅妮丝同时站在了他的面前。

“真是的,我接到的命令明明是阻止神裂做傻事,怎么到最后变成阻止你了?”史提尔一脸的头痛之色,虽然名义上宁天宇也是清教人员,但史提尔实在不认为这种身份可以限制住宁天宇。

“实际上,我倒是并不认为我们有战斗的必要。”

雅妮丝冷笑着,将手中的莲花杖指向宁天宇道:“你是想挑起英国清教和罗马正教的战争吗?”

“恰恰相反,我认为这件事上罗马正教反倒是理亏。”宁天宇耸了耸肩,道,“以欺骗手段让英国清教协助,身为英国清教的一份子做出反抗我并不认为有错。”

“欺骗?”史提尔皱了皱眉,道,“那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天草式并没有抢走《法之书》,而只是受奥索拉委托保护她避免罗马正教的追杀而已。”话声中,建宫斋字率领着天草式的人马登场了,与他在一起的还有本该被困在地洞中的当麻。

“天宇,你这家伙就不能好好跟我说吗?非要把我弄得那么惨。”全身脏兮兮的当麻不满地道。

宁天宇翻了个白眼,道:“你要是好好听我说也就不用这样了。”

当麻干笑不已。

“原来如此。”史提尔转向雅妮丝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雅妮丝修女。”

“没什么好解释的。”雅妮丝冷笑道,“这本来就是罗马正教内部的事情,没有必要让英国清教掺和进来。”

“不对哦。”宁天宇把奥索拉从身后拉了出来,指了指她脖子上的银色的十字架,圣乔治十字,道,“我已经对奥索拉进行了洗礼,她现在是英国清教的人了,所以并不算罗马正教内部的事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