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魔法名:守护挚爱者之人

学园都市外的第一站公交车站牌处,宁天宇往充当杯子用的保温瓶盖里倒入冰冷的麦茶,递给当麻和看着天然呆的修女。

“谢谢,终于得救了。”当麻一口将冰麦茶灌了下去,道,“对了,修女小姐,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想进入学园都市?额,我刚刚也说过,进入学园都市需要学园都市行的通行许可证,你有吗?”

显然,天然呆修女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个东西。随后,又毫无警觉心地将被追杀的事告诉了三人。

“喂,天宇,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把带着这个修女一起去找史提尔?”

“笨蛋当麻,这个修女正被魔术师追杀,史提尔又正巧在这时候过来,你难道就没想过其中的联系吗?”

“难难道说,追杀她的就是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那家伙的确干的出来这种事。”当麻看了眼身边一脸疑惑的茵蒂克丝,对宁天宇道。

“还说不定,不过两者八成有关系。先把她带上吧,到时候看具体情况再行动,实在不行,就由我们保护她吧。”

“天宇,我有一个问题。”汗流浃背的当麻道,“我们为什么不搭公车而要走过来?”

“因为你家有一个白吃白喝还胃口特别大的笨蛋修女,(此处茵蒂克丝挂在了宁天宇的头上),而且又多了个巨(哗)眼镜娘,所以每一分钱都不能浪费,恩,我是在为你考虑。”

“修女?”奥索拉看着宁天宇。

“放心,不是在说你。”当麻叹了口气,道,“你真的不是出于整我的目的才这么做的吗?”

“这个也有一半的原因。”淡定的将茵蒂克丝从头上拽了下来,安在了当麻头上!(“啊啊啊!茵蒂克丝,不要咬我啊!”)

“就算是骗我你起码也该说‘不是’吧!”当麻泪流满面,好不容易拽下了茵蒂克丝道,“不幸啊,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不幸了!”

“诚实是美德。”

“的确,诚实是很好的美德。”奥索拉完全不带恶意的话却让当麻陷入了更深层次的自怨自艾中。

“我们到了。”说话中,四人已经来到了薄明座,说起这个名字就让宁天宇吐槽的欲望,“薄名”就是名气小,有这种名字的剧院会倒闭也就不奇怪了。

薄明座是座比体育馆还要大一些的建筑物,形状是方方正正的四角形。朝着薄明座的入口处望去,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出入口,并排着五扇对开式的玻璃门。出入口并没有用木板之类的东西封住,所以一点也不像废墟,反而像是暂停营业。

就在几刚刚到达的时候,并排在一起的五扇玻璃门之一被打开了,史提尔嘴角叼着香烟走了出来。

掏出手机看了看,宁天宇半开玩笑道:“貌似我们来晚了,史提尔?”

“没有,你们来早了…”史提尔站起了身,吐出一口烟圈。“你果然过来了呢,还真是准时!又见面了,‘物质投影’!”

“嗯…又见面了!”宁天宇也打了个招呼,不过史提尔的称呼让他皱了皱眉,“你还是称呼我的名字吧……虽然代号代表着身份,但我也不想一天到晚被人用代号称呼。”

点了点头,史提尔算是默认宁天宇的要求。组织了一下语言,史提尔凝重的开口道:“那么说正事吧!最高主教的赦命由我来转告你。”

“赦命…?”宁天宇疑惑的看着史提尔,“你在说什么啊,史提尔?我怎么也与你们最高主教扯不上关系。”

“咳咳…!”史提尔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经最高主教萝拉·史都华赦命:宁天宇正式成为‘必要之恶教会’之编外成员。魔法名为——gurad131,意为「守护挚爱者之人」。”

看着宁天宇和当麻,茵蒂克丝一脸懵逼的表情,史提尔从怀中掏出一个银色十字架,交到宁天宇手中,“今后就是同事了,请多指教。”

“……”宁天宇脸色愈加的古怪,他盯着史提尔反复看着,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该说你们的最高主教还真是心机深沉吗…这样既方便了我行事,又将我绑在了‘英国清教’这辆‘战车’上吗?”

“算了,就这样吧!”宁天宇摇了摇头,“编外人员…也就跟挂个名字差不多,不过自己介入魔法侧变得容易许多了。”

接过史提尔手上的银色十字架,宁天宇拿在手上甩了甩:“这个……又是什么呢?”

闻言,史提尔挠了挠头,“这是最高主教给我的。她让我见到你时,把这个给你,让你转送给奥索拉!”说着,史提尔看了眼宁天宇身边的修女,想来他已经猜到了修女的身份!

没有说话,宁天宇也只是看了看身边的修女,将手中的项链抛起来,又接住,抛起来,又接住……

而也就是在这是,从歌剧院中又走出来一位少女,那名少女穿着和奥索拉一样的可拆卸黑色修道服,但将裙子拉链以下的部位拿掉了,所以下半身变成了短的迷你裙。视线继续往下栘,又会现她竟然穿着高达三十公分的木制凉鞋——雅妮丝.桑库缇丝,一个悲剧的女孩。

“怎么,这次你们又是要追杀这位名为奥索拉的修女吗?”无视了靠近的雅妮丝修女,当麻语气中夹杂着不满问史提尔。

“看来你们已经了解了一部分情况了。”史提尔悠闲地吸了一口烟,盯着四人道,“放心,我收到的命令是找到这个修女并保护她。”

当麻松了一口气,从内心来说他是不愿意与史提尔成为敌人的。

“好了,把你身边的那个修女交给我们。辛苦你了,感谢你的帮忙,你们可以回去了。”

当麻刚要再说什么,却被宁天宇拦住了,道:“史提尔,你身边的这位修女小姐是什么身份?”

“她的名字是雅妮丝.桑库缇丝,是奥索拉所属的罗马正教派来营救她的人员的负责人。”

“真的是营救吗?”宁天宇喃喃地说着。

“什么?”在场的都没有听清楚宁天宇的话。

“没什么。那么,追杀奥索拉的又是什么人?”

“天草式十字凄教。”考虑了一下,史提尔还是对我如实相告。

“原来如此,难怪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这里。”

“什么?!”众人齐皆色变。

“这样就想接收奥索拉,可没那么简单。”约垒球大小的纸气球出的声音吸引了大家(不包括宁天宇)的注意,从地下弹起的三柄剑趁机将奥索拉脚底的土地分离。

“啊啊——”感觉脚下失去了支撑的奥索拉带着三分的恐惧与七分的迷茫喊了起来。但是,在她的声音还没有明确地转变为尖叫声以前,她的身体已经跟正三角形的柏油地面,一起跌入了黑暗深渊之中。

就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宁天宇一个纵身跟着跳入了深渊。

数十道刀光同时向宁天宇袭来,却在接触到宁天宇身体的一瞬间被挡了下来,手背上的火焰纹身亮了亮又暗了下起,看在神裂的面子上,宁天宇并没有反击。

没多久宁天宇就落到了实地上,早已在奥索拉身上做了标记的宁天宇没有任何迟疑地飞步跟了上去。

………………

夜色降临了,人工建成的海岸边已是黑漆漆一片。

忽然,一只带着钢铁铠甲的手抓住了岸边的岩石。接着,一个全身穿着银色盔甲的‘骑士’爬上了岸。

第一个人爬上去之后,其他二十几个‘骑士’也跟着在海面上浮了起来,接着爬上了海岸。

他们正是是英国清教的‘骑士团’。由于清教内复杂的权力从属关系,这些‘骑士’平时也只听从‘骑士长’或者英国女皇的命令。

所以对于这次最高主教的赦命:「协助夺回《法之书》与奥索拉·阿奎纳」,这些‘骑士’们也是不屑一顾的。

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杀光天草式就行了。

他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计划的。但是这计划却在几秒钟之后,毁于一旦——

“轰隆!!!”

在‘骑士’们中间的岩石带突然爆炸了!所有的‘骑士’纷纷被轰飞至空中!

飞在空中的‘骑士’们往下望去,只见在爆炸中心点,站着一个女人。

长长的黑发绑成一束披散在身后,上身只穿着件薄衬衫,衬衫的下摆打了个结绑在胸口以下,露出洁白纤细的腰身。下身则是一条剪了一半裤腿的牛仔裤,脚上穿着长筒马鞋,手里握着一把长度至少两米的长刀——‘七天七刀’!

正是目前下落不明的神裂火织!

手里紧握长刀,神裂猛地跃起,朝空中的‘骑士’们袭去!

宛若爆炸的原地刮起了一阵旋风!

神裂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一秒钟的时间,还在天空中的‘骑士’们全都纷纷摔在了地上。他们全都被神裂用刀鞘狠狠的击中身体,摔在地上丧失了战斗力。

神裂落在了地上,看着东倒西歪昏倒一地的‘骑士团’,喃喃道:“我没有使出全力,应该不至于有人送命。”

“这么说可不行…一点魄力也没有喵~!”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神裂身后响起。她转头一看,只见穿着花衬衫、短裤,带着有色眼镜的土御门元春咧着嘴巴站在那儿。

“你是来阻止我的?”神裂伸手握住刀柄,警戒的看着土御门。

闻言,土御门笑嘻嘻的摆了摆手,“别…我可打不过大姐头你喵!”

松了一口气,神裂握住刀柄的手松开了。

推了推眼镜,土御门接着说道:“对了,大姐头。你大老远从英国跑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

闻言,神裂脸上露出了似愤怒、似哀伤的表情。

“是啊…我跑到这里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