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战斗以及事件结束

身体好轻松!从来没有怎么轻松的战斗过!(……学姐你死的好惨啊!)

熔岩战甲提高了宁天宇的身体素质,不管是力量或者是速度,宁天宇现在完全可以跟得上神之力的攻击!

“杂修!谁允许你站在空中俯视本大爷的!蝼蚁就应该有蝼蚁的姿态!”宁天宇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下一秒以超越音爆的速度出现在加百列面前,金色的棒子高高举过头顶!

加百列也是被这恐怖的速度吓住了,但天使的战斗素质促使他(她)迅速做出反应,两对翅膀挡在了自己面前,企图挡下宁天宇这一击!

宁天宇眼神中带有一丝不屑,如果这就是天使的力量,那么太叫他失望了,这样的天使,就是使用天之锁俘获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金色的棍子再与翅膀接触的一瞬间翅膀就凹陷了下去,加百列也被这一击从天上打到了地面!

“这就是天使的实力吗?如果真是这样,杂修,你太叫我失望了!”宁天宇浮在空中,俯视着加百列。

而加百列略显狼狈,翅膀因为被正面击中导致接下来的战斗他(她)是不可能有更好的机动性了!

“加百列可是和米迦勒同为四大天使长,有着承接神的力量的职务和拥有匹敌神的力量者,为什么你怎么弱!”

似乎是最后那句话刺激到了加百列,大天使的表情突然产生了变化,本来浮现在空中的巨大魔法阵也开始消失!

“怎么回事?足以毁灭文明等级的火箭豪雨『天谴』被大天使取消了?”正在准备魔法阵的土御门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工作,看向宁天宇和加百列战斗的方向!

“等等!那个魔法阵是……”看着空中出现的魔法阵,神裂面色变得异常苍白,红色的魔法阵消失后随即出现了的是另外一个巨大的彩色魔法阵!

“最终的审判!综合火、雷、土、水、冰、风、光、暗、木、波动、空间、尸魂、禁制、金刚的全系最强禁咒?为什么会用出这招,难道天使也不是宁天宇的对手?”

………………

“绯红天边的火焰,劈斩长空的闪电,撕裂大地的天堑,惊涛骇浪的无边,镇压极地的宫殿,瞬息万变的锁链,普照世界的笑脸,吞没万物的昏暗,生生不息的清泉,变幻莫测的震颤,跨越阻隔的风帆,迷乱生命的考验,封锁灵魂的牵绊,击破彷徨的刚健,在宇内融会之颠,怒斩无情的宝剑。杀戮吧,与神决一死战,(最终的宣判)!禁咒幻灭:生命啊,出于尘亦归于尘吧!”加百列神色虔诚,好像在祈祷着什么,一股庞大的信仰之力突然压迫在宁天宇身上!

“这样才有点意思!果然,天使还是很强啊!”宁天宇大笑着,空气中暴虐的气息越来越强,加百列的禁咒马上就要准备完毕了!

“看来是一个大招啊!”投影出乖离剑,倒不是为了是使用乖离剑对付加百列,而是用乖离剑来切开这边的空间,(乖离剑可是能切开天空和大地的,区区空间很轻松啊)毕竟叫加百列用出这招的话,自己或许没事,但当麻他们就不一定了!

而就在宁天宇使用乖离将这边的空间剥离出的时候,加百列的禁咒明显已经读取完毕,时间仿佛停止,魔法阵中闪耀着七彩的霞光,一道如同成年人手臂粗细的七彩光柱慢悠悠的射向宁天宇!虽然看起来的效果甚至还不如茵蒂克丝用过的龙王的叹息,单就威力来说,一百个龙王的叹息或许都比不上这一击!

“加百列,听说过关于如意金箍棒的传言吗?”宁天宇平举起棍子,棍子一头正对着七彩光柱!“昔,华夏神州水患年年,民不聊生;乃有禹帝治水,其时,为测江河深浅,取一铁棒,可随心长短,入江河湖海,深浅立现。

水患平定后,禹帝将此铁丢入大海,取意海河永固;被东海龙君所得,供奉起来,称为“定海神珍铁”。俗语有云: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此铁正是那架海金梁的具象化体现。

后,天产灵猴孙氏悟空道成归山,龙宫借宝;神器应主,璀璨生光,正可谓宝剑英雄,相见恨晚。此后便一直伴随这位齐天大圣美猴王,上闹三十三天,下砸十八地狱。乃是神器榜上天下第一棒。”

“有诗云:棒是九转镔铁炼,老君亲手炉中煅。禹王求得号神珍,四海八河为定验。中间星斗暗铺陈,两头箝裹黄金片。花纹密布鬼神惊,上造龙纹与凤篆。名号灵阳棒一条,深藏海藏人难见。成形变化要飞腾,飘爨五色霞光现。加百列!就叫你看看!天下兵器榜第一棍的兵器,到底有多么强大吧!”

………………

大天使害怕了!因为作为最强单体禁咒的一击被面前这个身穿熔岩战甲的男人挡下了!而且对方看起来除了头发有些凌乱外毫发无损!

在一片轰鸣声中,神之力从天上掉了下来,激起一大片海沙,倒在了地上。宁天宇打了个响指,凭空出现了长长的金色锁链!天之锁,将神之力加百列困了个结结实实。

战斗完全是以一面倒的方式所结束。

………………

上条当麻的腹部已经疼的不能在疼了,他的右手对使用武士刀的神裂火织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

他虽然觉得全世界的人们能获得拯救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可不能牺牲自己的父亲啊!

看着已经昏倒在地上的上条刀夜,上条当麻什么都不说,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轰轰轰轰!!

还没站稳,天边就传来了这样的巨响,仿佛整个地球都在为之颤抖一样。

“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吗?”神裂看着天边,不知道在加百列最强禁咒的攻击下,宁天宇到底如何!但她却无法赶过去,因为这边的工作也进入到关键时刻!

砰的一下,上条当麻再一次的趴在了地上。

“上条你还要接着固执下去吗喵~”

永远带着墨镜的土御门站在上条当麻的面前轻声说道,就是他亲手将上条当麻打倒在地。

而神裂火织只是做到了补刀的作用。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要那样做?”

上条当麻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施展术式的人才可以解除,但是那样的话自己的父亲不也会丧命吗?

“还不明白吗?上条?”

站在实现画好的魔法阵中,土御门开始发动了他的魔法,成为间谍的他按道理而言应该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因为每用一次自己都会受到巨大的折磨。

“小宇那个家伙都在努力,我怎么可以放松喵~”

蹭,土御门的身上出现了如同被刀子划过的痕迹一样,血喷了出来。

上条当麻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快住手啊!笨蛋!”

“已经晚了呢,上条……”

土御门开始吐出血。

“你真的以为会杀掉施展术式的人吗?笨蛋……只要破坏场景就好了,刚刚那只是骗你的而已喵~”

越来越多如刀子的伤口出现在了土御门的身上。

上条当麻知道,拥有超能力的人不能使用魔法,而经过开发的土御门根本就不可能使用魔法。

会死掉的,绝对会死掉的啊!

“住手啊!不要再这样了!”

“已经……晚了呢,上条……”

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开始流出血液。

“我这样死的一定很帅,毕竟拯救世界什么的……唔。”

“记得……以后每年的今天,都不要忘了来看我……”

“上条……喵~”

上条当麻愣愣的看着倒下的土御门,眼圈开始发红。

“土御门!!!”

神裂火织站在一旁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两人。

是笨蛋吗?

另一边……

“现在只等英国清教的魔法师解除这个魔法了!”可就在他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异变忽然发生了!虽然这也是在宁天宇的考虑之下。

神之力加百列忽然倒了下去,脸上看起来很是痛苦,隐隐约约间,可以看到她身上有一个虚影,一个被锁链所困住的虚影。

虚影身后的翅膀代表着她的身份,但她的身上却被锁链缠的结结实实,她想要挣脱锁链,但锁链却越来越紧,根根白色的羽毛在她的挣扎下从翅膀上飘落。

“这是......天之锁的能力?”宁天宇一眼就看出了锁链的本身,那么那个被天之锁困住的虚影就是......神之力!

神之力看样子想要离开这个原本名为莎夏的少女的身体,但是那连神都能捆住的天之锁却将她牢牢的捆住了,连动都动不了。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看着神之力痛苦的表情,宁天宇终于有些于心不忍,手一挥解除了天之锁的捆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