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 秦朗
  • 非典型门神
  • 一天两个梦
  • 2628字
  • 2016-03-07 04:56:21

秦朗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打个盹还是挺爽的事情,尤其是偷懒没被老板发现,更是感觉赚大了!

想家了,想老爸老妈了。也后悔了,说啥体验生活啊!

只不过没办法,想要回家一趟不容易。半途而废可不是秦朗的性格,他是一个有耐性的人。

回国一趟不容易,现在课业压力也有点大,还是老老实实的上上课、打打工好了。

秦朗二十二岁了,在国内本科毕业后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提高一下自己的竞争力,所以他选择了留学。好在家里的经济条件不错,对于秦朗想要深造家里人也支持。

说到底还是世界名校慕尼黑工业大学的入学申请通过了,留个洋做下海龟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尤其是对于学习理工,学习汽车发动机科学的秦朗,去大奔、宝马的生产国见识一下;如果能够留下来,那更好不过了。

可惜现实是骨感的,慕尼黑工业大学就在巴伐利亚,宝马的总部离这里也不远。但是秦朗现在可没有资格混进去实习,甚至他在怀疑自己能不能顺利毕业。

谁让秦朗德语一般呢,谁让德国的汽车制造业发达呢。最重要的还是德国人实在是够严谨,大学这里是宽进严出,成绩不合格不能毕业啊。

很明显,秦朗不是超级天才,他现在的成绩不要说被招进宝马、奔驰公司了,能够拿到毕业证就谢天谢地了。

学业上的压力自然是有的,现在看起来也不只是这些的;生活上的压力也有不少,比如说钱这回事。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真的是万万不能的。

父母是双职工,看起来家里也是小康家庭了。只是这样的家庭,很多的时候还是不够彻底的放心;买房啥的压力会很大,一旦遇到个什么病之类的或许也会捉襟见肘。

而秦朗现在的留学实际上更花钱,留学费是一回事,生活费更加的不能小觑;这样的结果就是秦朗现在开始考虑起来兼职了,还真的需要考虑一下给家里减轻一点压力。

“香肠,又是香肠。除了猪蹄就是香肠,要不然就是啤酒了。”嘟嘟囔囔的秦朗要开始工作了,他现在就是在餐馆刷盘子。“都说德国菜和英国菜难吃,英国菜我是不知道,但是德国是真的没有什么美食了。”

认真的刷着盘子,就在这样一个小餐馆;工资不是很高,秦朗也确实不怎么喜欢德国菜。不过他更清楚他生活不是什么都会顺心如意的,有些时候还真的是需要学会妥协之类的,他需要赚些生活费。

低着头刷着盘子的秦朗忽然间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眼皮子有些痒;似乎是有了什么玩意落在他的眼睛皮上,这应该就是讨厌的苍蝇了。

努力的撅着嘴朝着眼睛这边吹气,也不知道是秦朗卖萌的本事太烂还是那只讨厌的苍蝇太胆大,它居然纹丝不动的。

秦朗讨厌这些,一想到那个或许在残羹冷炙或者垃圾堆之类的玩意上爬过的脏东西现在就在自己的眼皮子上乱动,这就感觉到不爽。

这不是因为秦朗有洁癖之类的,而是他感觉到痒了、不舒服。

既然那个胆大包天的臭苍蝇不走,斯文的方式不行,那么就简单粗暴好了。

满腹怒气的秦朗现在有着足够的理由恼火,刚刚偷睡懒觉被打断,再加上想想看自己现在的工作,这些都让他很不满意。

“唉哟!”

好吧,这才是自作自受;知道自己手上有洗洁剂之类的所以不敢直接的用巴掌拍,但是可以用手背砸啊。这一下好了,感觉到眼睛被砸伤了。

赶紧开始揉揉眼睛,现在还会感觉到应该学会专心致志,要是自己没有那么迷迷糊糊的,或许就不会有着这么一个悲惨的遭遇了。

感觉到眼睛疼的厉害,痒的厉害;虽然没有被人砸过封眼拳,可是现在秦朗就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个痛苦了,他现在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被人一旦砸了眼肯定是痛不欲生。

睁开眼睛,感觉到有点发晕;不只是感觉到视线模糊,更感觉到大脑缺氧。所以还是闭上眼睛继续揉揉眼睛吧,这样才能够舒服点。

再一次的睁开眼睛,似乎是感觉到有些傻眼了;虽然没有了一些刚刚睡眼朦胧的样子,可是这看到的画面似乎是一快快被切割的画面。

可能是眼睛被砸伤了,所以还是需要休息一下了,还是需要好好的休养一下。所以还是继续闭着眼睛比较好,现在还需要好好的休养生息一把才行。

再一次睁开眼睛,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整个世界似乎都是被切割了;他似乎是看到了很多个画面,原本就是地上的一个洗碗盆,但是现在居然能够看到好些个盆子了,他最后看到的似乎是这些一个个小图拼合成一幅完整的图像。

傻眼了,慌张了;尤其是再一次的看到了一只苍蝇飞了出来,可是看到的场景似乎是彻底的打破了秦朗的正确的三观,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科学啊!

看得更远了一点,因为这似乎是不需要特意的将目光看向哪里,但是四周的情况几乎就是尽在掌握;虽然没办法说道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但是现在几乎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视角了。

这有点太夸张了,不是说视线只能盯着前方嘛;可是咱现在怎么明明看向右边,但是左边的场景都在眼皮子底下了?

屁滚尿流的秦朗站了起来,甚至是现在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的,秦朗现在看起来连路都不会走了。因为这全新的‘视野’,因为这说不出古怪的成像系统;现在必须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一切太诡异了,顺便再强力的吐槽一下那个眼科医生;明明就是眼睛有些问题,那医生居然说咱是臆想症应该去看精神科的医生。

还是讲点素质,只在心里狠狠的问候几声好了。

复眼,秦朗现在总算是稍微的找到了一点答案,这似乎就是他现在的遭遇了。虽然秦朗的眼睛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可是一些诡异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复眼,学术上的解释就是一种由不定数量的小眼组成的视觉器官,比如说苍蝇、蜻蜓之类的。而复眼当然也是有着很多的不一样的‘视角’,比如说视野比较大近乎身前无死角,它能够切割出来很多的画面、画面分辨率够高像慢动作……

因为秦朗查了不少资料,他知道了这些复眼的成像在时间分辨率上很敏感,是人的十倍;但是这样的复眼对像点比较模糊,也就是‘近视’了。所以真实的复眼视觉其实是比较接近透过毛玻璃看马赛克拼贴的画面,其解像能力是很差很模糊的。

但是复眼对动作非常敏感,也是为何有些虫子慢慢接近才抓得到,手脚越快反而越会逃的原因。

好在谢天谢地不只是得到了苍蝇的复眼,秦朗自己的视力也是有保留;这是苍蝇的视野和秦朗自己视野的强力结合,最重要的还是秦朗不算笨,虽然这还需要一些慢慢的磨合,但是他总算是已经习惯了这些,现在不再是那么惴惴不安了,他开始慢慢享受起来了。

秦朗不近视,所以看到的画面也不模糊;可是现在身前的场景能够一览无遗,而且对于别人的动作之类的异常敏感。这要是去打架之类的,真的是要比别人反应快上好几倍的,因为那些人的动作就像是慢动作一样;哪怕是面前站着十个人都没关系,因为都是慢动作,都能够捕捉到他们的动作。

嗯,暂且不去讨论自己的身体跟不跟得上之类的;反正秦朗是不会承认一些事情的,比如说身体跟不上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