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赶往孙家

  • 大武宗
  • 赤坚
  • 3119字
  • 2016-02-27 10:09:06

再过两天将是三月二十六,张明打算今天启程赶往孙家。这次去府城,还要参加下一个月的府试,要是能科举得中,以后张明将很少有时间再回村里。毕竟考中举人,都是会做官的。

当了官,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哪里还会有时间回来。

张明对当官,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想要为百姓,为天下做点实事,手中没有权利可不成。

就像铲除红莲寨,张明为了不暴露身份,必须穿夜行衣,戴面罩,藏头露尾。

因为他做的事情虽然是为民除害,却名不正言不顺,隐瞒身份是必须的。不然,那些漏网之鱼的山贼们不敢找张明报仇,却会给乡亲们带来灾难。

张明牵着马,出了村口,回头望了一眼村里,暗道:“希望这次能科中,不然,又要再等三年。”

参加科举,实力只是一部分因数,运气也非常重要。并不是有了真材实料,就一定能考中。

该读的书,该做的学问,张明都做到了最好,科举定会全力以赴,至于能不能中,那就看天意。

张明的心性非常好,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大喜大悲。保持古井不波的心态,对读书练武,都非常有好处。

“夫子。”

“老师。”

孩子们在江翰的带领下追了出来。

他们是来送张明的。

本来张明打算悄悄离开,除了村长和江魁谁也告诉。可是张明昨天去祭拜父亲,上坟烧纸的时候被江翰他们几个小子看到。

江翰聪明,不过节,不过年,张明去上坟祭拜,必定有蹊跷。仔细思考一下,他就知道张明要离开了。

“你们怎么来了?现在不是在上课吗?”孩子们来相送,张明心中非常感动。

上一个月,村里终于又请到了一个老秀才来教孩子们读书。

江翰说道:“我们向老夫子请了假。得知老师要离开,我们特意来相送。老师,您以后还会回来吗?我们舍不得您走。”

说着,江翰的眼中带着泪水,其他孩子们也是一脸不舍,眼中有水雾,只是强忍着,不让泪水留下来。

他们跟着张明读书练武的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最开心的日子,不但学到了以前学不到的知识,武功也突飞猛进,练成浑元力的孩子,已经有九人了。

村里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张明笑着说道:“老师是村里的人,家就在村里,当然会回来。我也舍不得你们,可是老师有事情要办,不得不暂时离开。我离开以后,你们读书练武,依旧不能放松。我能教给你们的,都已经教了,你们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

“记住,凡事顺其自然,不要强求,做人做事,心要正,意要诚。我的武学心得,江魁师傅和村长那里都留下了副本,等到你们成为了三流武者以后,自然可以去观看。”

和孩子们告别后,张明骑着马,快速赶路而去。

“老师……您的教诲,我们都记住了。”孩子们看着张明的背影,大声喊道。

江魁和村长出现在了村头。

江魁叹了口气:“张明还是走了。要是他能留在村里多好啊,十年后,我们村将会诞生很多高手,甚至不乏一流武者。可惜了……”

村长苦笑道:“我们村太小了,根本就容不下张明。留在村里,他的一身武功学问就糟蹋了。外面的世界,才是他的舞台。”

…………

赶了一天的路,张明终于来到安西府城。

张明没有来过孙家,不过孙家在府城的名气不小,特别是这两年,孙家出了一个天才的二小姐,更是大出风头。

十八岁就成为了一流武者,这可是真正的天才。

张明一打听,就问到了孙家的府邸。

张明牵着马,来到孙家府邸大门前,通报了姓名。看门的两个汉子一听张明是从乡下来的,顿时一脸鄙视。

“小子,别乱认亲戚。这里可是孙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更不要说你这样的乡下穷小子。”

“是不是看见孙家这两天要大摆筵席,所以来骗吃骗喝?”

张明并不生气,养气功夫高深,一脸温和地微笑:“我不是孙家的亲戚。是二小姐孙欣写信让我来的。你们进去通报一声,就说张明来了,主人家要是不见我,我回头就走。”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张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两个看门的拦住。

自己身上的白色书生袍,虽然有些旧,可是洗的干净,并没有补丁啊。怎么就这么不待见自己。

二小姐孙欣将要和王鹤定亲,又将拜入剑宗,这几天来孙家的宾客,非富即贵。张明这一身打扮,是最寒酸的,再加上没有显赫的身份,也不怪孙家看门的将他看轻。

“还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明暗自摇头,“孙欣能成一流武者,拜入剑宗,那是她的本事。可是和这些下人有什么关系?真不知道他们的优越感是哪里来的,竟如此趾高气扬。”

人,不知道自立自强,真是可悲。

“发生了什么事?”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张明抬头一看,只见一位犹如仙女般的少女走了出来。她正是孙家二小姐,孙欣。

和三年前相比,孙欣更加漂亮出尘。

不过,孙欣再漂亮,和张明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张明是来退亲的。

再说,他认为孙欣心机太深沉,不够光明正大,并非良配。

“二小姐,这穷酸书生竟然跑来乱认亲戚,想要骗吃骗喝,还口出狂言说是二小姐您请他来的。真是岂有此理。”一个看门的汉子对孙欣恭敬道。他一脸得意,好像看穿了张明的欺骗似的。

孙欣一脸平淡,说道:“他没有说错,的确是我让他来的。”

“啊。”两个看门汉子一脸惊愕。

“孙欣妹妹,才三年不见,你就已经是一流武者了,真是可喜可贺。”

张明向孙欣抱拳,笑着恭喜道。

孙欣体内的內劲浑厚,比起李培安也不多让,其功力的确达到了一流之境。

孙欣微微一笑,知道张明的恭喜是出自真心,并无讽刺之意:“多谢。张明哥哥,这三年来,你的变化也不小,看来学问又有精进。快里面请吧。”

张明身上的气质温润如玉,有着君子风度。孙欣知道张明也在练拳,可惜没有內劲,想来连武者真正的门槛都没有摸到。她觉得,这三年张明在武学上没有丝毫成就。

可是她哪里知道,张明仅仅是没有內劲而已,身体气血强度堪比先天武者,剑术达到了人剑合一,连李培安这位军中一流强者都死在了他的剑下。

张明将马交给了下人,和孙欣一起走进了府邸。二人只是随意聊了几句就分开了,丫鬟带着张明去安排住宿房间。

“参加了孙欣的庆宴会,退了亲,就马上离开。在孙家这样的府邸住着,真是让人不自在。”吃了晚饭,张明躺在床上暗自说道。

………………

一个清雅的小院中,王鹤泡着茶,面带微笑,一脸春风得意。

明天之后,他就要和孙欣定亲了。将要抱得美人归,他当然得意。当然,要不是张明和孙欣的婚约的话,他也不会白白等上这三年。

“少爷,少爷。”

白发老者走进小院,一脸惊讶道:“少爷,您猜属下见到谁了?”王鹤淡淡问道:“谁呀?不会是五皇子到了吧。”

孙家这次出了个天才,来的人可不少,王家,剑宗,甚至在安西府微服私访的五皇子也会参加孙家的宴会。

当然,五皇子来参加宴会,可不是因为孙家,而是看在剑宗和王家的面子上。

据说皇上要退位了,还没有立太子,然而最有希望登上皇位的,将是三皇子,五皇子,十一皇子。其中五皇子的势力最弱,可是他却是皇子当中最仁义的一位。

所以很多大臣都看好他。

白发老者说道:“不是五皇子。是张明,他到了孙家,孙欣小姐去迎接的,进了府邸后,二人还有说有笑。”

王鹤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你说谁?张明,他不是三年前就让王二给杀了吗?王二还是你派去的。”

为了不让孙欣起疑是自己动手杀了张明,王鹤依然还是等了三年。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张明竟然没有死。

张明在王鹤的眼中只是一个穷酸书生,蝼蚁般的存在,根本就不值得关注。但是现在张明再次出现,还和孙欣有说有笑,这可就触动了王鹤的逆鳞。

在王鹤的眼中,孙欣就是自己的女人,容不得他人染指。

白发老者说道:“少爷,可是王二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现在想来,他不但没有杀了张明,反而是自己死在了张明的手里。”

王鹤早已经换了厨子,要不是张明出现,他根本就想不起王二这个卑微的小人物了。

王鹤眼中带着杀机,冷声道:“看来,这个张明除了是个孝子外,还是个心机阴沉,善于隐藏之辈。不管他有什么本事,既然杀了我王家的人,那就要付出代价。明天,本公子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羞辱他一番。”

一剑杀了张明,并不解恨,他要让张明当众难堪,无颜面做人,最后再将其击杀。这心思,可谓阴狠歹毒至极。

(求推荐票,求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