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蛮族勇士
  • 大武宗
  • 赤坚
  • 3170字
  • 2016-03-15 18:57:59

不知不觉,张明在清岸县做县令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但是在很多百姓看来,却犹如恍若隔世。为百姓谋利的告示,不时地从衙门里发出来,现在不但县里变得干净了,没有土地的佃农,也分到了田地。尽管这田地自己只能使用,不能买卖,但是比起给地主士绅家打长工,可是要好十倍。

压服了县衙的官员和县里的士绅家族,衙门里的政令彻底通达,至少没有人再敢和张明作对。

张明的武功,完全巩固,意境层次的身法,锋利无比的剑芒,就算和方灵玉这样的剑客相比,也毫不逊色。

以张明的估计,再过半个月,自己就会达到后天圆满境界,因为他的气血和力量增强的速度,已经慢下来了。

现在张明的力量,已经突破了十万斤,达到后天圆满境界,力量可能会达到十二万斤之多。到了那时候,突破境界,成为先天武者,不费吹灰之力。

希望在成为先天之前,王家的先天武者,不要出现。

只要再熬过半个月的时间,张明将一飞冲天。

衙门里的人,包括黄云这样的书生,都在修炼张明公布的拳法,不求成为像张明那样的强者,但至少能强身健体。

黄云的身体虚弱,处理公务的速度上,已经完全跟不上张明的进度了。黄云修炼武功拳法,还是张明逼迫的,不然,休想他自己主动去修炼。

余成和手下的捕快们,这段时间武功倒是突飞猛进,甚至有好几个捕快已经成为了二流武者。

最为郁闷的,要数县里的士绅家族了,他们本来就有武功传承,在百姓面前可以趾高气扬,高人一等,可是现在全县的百姓都能修炼高明的武功,这让他们的心理非常不平衡。

很多士绅子弟,见张明公布的拳法高深,果断放弃了原来自己的武功,转修石碑上的拳法。可是依然还是有一些食古不化的人,非要修炼自家的武功不可。他们认为,不修炼自家的武功,就是欺师灭祖。一旦自己家里的武学断了传承,那还了得?

修炼了石碑上的武学,士绅家族的子弟,都各有不同程度的精进。他们既得到了张明的恩惠,又怨恨张明公布武学让那些所谓的贱民修炼,这就是所有士绅的矛盾心态。

张明当然知道他们的想法,却毫不在意。

修炼武功,需要心思纯洁,一门深入,才能突飞猛进,患得患失的心态,就算有绝世武功秘籍,成就也有限。

张明甚至可以预见,十年之后,百姓中出头的武学高手,绝对比士绅家族中的高手要多,哪怕士绅家族有着比百姓们多出千倍的钱财资源。

因为士绅家族中的子弟们,心思乱了。

张明在衙门的书房中处理完了上午的公务。

现在张明做起事来,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每天的公务,只需要小半天就能处理完,其他的时间,他都是用来做学问,修炼拳法武功,充实自己。

书中有云:活到老,学到老,学无止境。

“大人,出事了。”

黄云快速跑了进来。

他现在走路的速度,比起一个月之前,要快很多,看来,修炼拳法,也不是白修炼的。即便黄云是被张明逼迫修炼,不是自己主动,依然还是有效果。

张明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来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黄云说道:“打起来了。余捕头和蛮族的高手打起来了,余捕头不是对手,已经受伤。现在衙门里的捕快们,正将三个蛮族人团团围住。”

蛮族?

张明心中一惊。

“余成受伤了?”张明站起来说道,“这段时间余成武功精进不小,刀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竟然还受伤?如此看来,蛮族的高手,武功不弱啊。”

“那蛮族高手,在什么地方?”

张明问道。

黄云连忙说道:“就在县衙大门口。”

县衙大门口已经是人声鼎沸,声势极大。

如此大的动静,黄云和余成等人都认为张明会马上出现,毕竟张明的境界,已经高出一流武者太多,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听不到。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张明利用气血手段封住了敏锐的听觉,使得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张明认为,只有普通人,才能真正的感悟人生和武道。

所以,张明就算在衙门的书房里,也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要不是黄云前来禀报,他现在都还不知道。

张明来到县衙大门口,果然有三个身穿兽皮衣的粗壮汉子,被捕快们围在中间,余成一脸愤怒,嘴角还带着血迹,显然是受了内伤。

其中一个蛮族汉子用不太熟练的大乾朝语言说道:“你们大乾朝的人,想要欺负我们?告诉你们……我们蛮族勇士,可不是好欺负的!”

张明眉头一皱,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余成见张明出来,连忙禀报道:“大人,这三个蛮族人,竟然抄录石碑上的武学拳法,真是岂有此理。大人留下的拳法,是给全县百姓修炼学习的,他们蛮族人,凭什么学,凭什么抄录?属下上去阻止,他们还敢动手。”

其他的捕快和周围的百姓也大声说道:“县令大人,这三个蛮族人,竟然敢来偷学我们的武功,请大人一定不要放过他们才是。”

安西府和蛮族草原相连,两地的百姓,经常发生冲突,甚至时常还有蛮族的军队来安西府打劫。百姓们不但要受到山贼土匪们的欺压,还要时常受到蛮族的抢劫,可谓是苦不堪言。

现在见到蛮族人竟然想要偷学石碑上的武功拳法,他们当然愤怒。要不是三个蛮族人武功高强,连余捕头都不是对手,街上的百姓们,怕是早就一拥而上了。

张明伸出手掌,在余成的背后按了一掌,用柔劲将他体内的淤血打散。

余成大口吐出了深黑色的淤血,顿时精神一震,呼吸畅快多了:“多谢大人。”

张明说道:“好了,你先退下吧,这事情,本官来处理。”

张明走到三个蛮族汉子跟前,问道:“三位,不知道你们来清岸县干什么?竟然还敢出手伤了衙门的捕头,这可是大罪。你们就算是蛮族的人,可是到了我大乾朝境内,也需要严守律法才是。”

这三个蛮族人,武功不弱,都达到了一流武者层次。可是在张明的眼中,却不算什么。

一个蛮族汉子眼中露出凶光,冷声说道:“我们是来卖皮货的,见到这里有一块石碑,上面的拳法不错,我们当然要抄录下来。但是那个捕头却不让我们抄录,甚至观看都不行。哼,其他的人,都可以抄录观看,为什么我们就不行?是那个捕头先拔刀偷袭,不然,我也不会伤了他。我们是蛮族勇士,可不会做偷袭的事情!”

余成大声叫道:“放屁,你们偷学武功,还有理了?”

另外两个蛮族人一脸愤怒,其中一个说道:“我们哪里偷学武功了?其他人都能学,为什么我们不能学?大哥,不要和他们废话,我们直接杀出去,看谁敢阻难!”

锵!

一听说他们要动手,所有的捕快都拔出了长刀,只要县令大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定要将这三个蛮族人碎尸万段。

现在的清岸县可不比以前了,三个蛮族人就想要嚣张,做梦。

张明手一挥,大声说道:“好了,事情,本官清楚了,大家都将刀收起来。”

张明又向三位蛮族人说道:“三位,余捕头他们不让你们观看抄录石碑上的拳法,是有道理的。这拳法,本官是让县里百姓修炼的,而你们是蛮族,蛮族和大乾朝一直都是敌对,你说,余捕头他们如何能让你们修炼抄录功法?当然,也怪我先前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不管如何,你们伤了人,却是不对的。”

为首的蛮族汉子大声道:“那你这个当官的,想要如何?”

“接我一拳,如此一来,本官和属下们,也可以有个交代。”张明淡淡说道。

为首的蛮族点头道:“好,我就接你一拳。听说石碑上的拳法,就是你这个当官的刻上去的。想来你的拳法一定会很厉害,但是我们蛮族勇士,是不会退缩的。”

张明施展身法,身影一闪,轻飘飘的一拳向为首的蛮族人打去。

那蛮族人也是强悍,大吼一声之后,身上的肌肉紧绷,力量增强了不少,但是在张明面前,依然无用。

“嘭!”

一声闷响。

蛮族人像沙包一样被震飞。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张明那轻飘飘的一拳,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威力,真是不可思议。

“大哥。”

另外两个蛮族人大喊一声,然后向张冲来。

“老二,老三,你们住手。我没事。”那蛮族人爬起来大声叫道。

张明太厉害,力量之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抵挡的,就算三人联手,也不是张明的一招之敌。

其实,张明那一拳,只是震散了他的内劲和力道,根本就没有痛下杀手。否则,以张明十万斤出头的强大力量,拧成一股,强大拳劲,绝对可以将一流武者打爆,让其血肉横飞。

张明转身走进衙门,对黄云说道:“黄先生,带三位蛮族勇士来本官的书房,本官有生意和他们谈。让捕快和百姓们,都散了吧。”

黄云抱拳道:“是,大人。”

(求票,求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