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都不是好人

  • 大武宗
  • 赤坚
  • 3568字
  • 2016-03-14 11:11:18

五个黑色的身影,快速进入姜子厚的府邸。

站在一颗树上的张明暗道:“我的猜测没有错,他们真的是打算杀了姜子厚。”

随后,姜子厚暴怒的声音传来:“你们五个,别蒙着脸,以为穿上夜行衣,老子就不认得你们了吗?是杨少羽和那几个老家伙让你们来杀老子的吧!今天老子就是要死,也要拉着你们垫背!”

清岸县就这么大,一流武者总共才十多个,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熟悉得很。这五人虽然穿着夜行衣,戴着面罩,但是身形,武功路数,还是一眼就被姜子厚认出来。

“杀!”

五人并不废话,直接施展出最强的武功招式向姜子厚杀去。

姜子厚武功不弱,在一流武者中也算是中等层次,再加上一套霸道的铁砂掌,在清岸县很少有敌手,可惜的是,来杀他的高手竟然是五个。就算姜子厚有着天大的本事,也无济于事,所以他以命换命,用的是同归于尽的打发。

张明暗道:“姜子厚快不行了。该我出手了。”

姜子厚谋杀上官,罪大恶极,但是就算他要死,也要死在大乾朝律法之下,其他人,没有资格杀他。再说,现在这个时候,姜子厚这个县尉要是死了,整个县衙,怕是又要乱上一阵子。

为了大局,张明不得不出手相救。

姜子厚打算和敌人同归于尽,可是力不从心,本来已经绝望了,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呵斥声传来!

“住手!”

张明突然出现在了姜子厚的身前,替他挡住了五人的兵器。

嘭!

五人的兵器和张明的青钢剑相撞,顿时被震飞。五人只觉得身体发麻,浑身的内劲使不出来,气血震荡,呼吸不畅。

他们浑身的劲力,被张明给震散了。

好在张明没有施展剑芒攻击,否则,他们五人绝对会被锋利的剑芒切成两半。

“县令大人?”

姜子厚本来必死无疑,但是却被张明突然出现给救了,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姜子厚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姜子厚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之前,姜子厚只见到张明独断专权,蛮横霸道,每下一道政令,都是冲着他们士绅而来,可是现在张明救了他的性命,他才知道张明的好。

张明对士绅苛刻,但是对百姓却是非常好,一心为百姓谋利。更难得的是,严格按照大乾律法办事,能做到公平公正。

有这样一个上官,或许也不错。

张明淡淡说道:“姜大人还是先起来吧,现在你府上都乱成了什么样子?跪着有什么用?起来办事!”

“是,大人。”姜子厚磕头之后,站了起来。

张明对五个身穿夜行衣的一流武者说道:“你们是谁?竟然敢击杀朝廷命官,真是好大的胆子啊,难道就不怕掉脑袋吗?说出你们的身份,还有幕后主使,本官可以酌情给你们宽大处理。”

五人对视一眼。

逃!

他们认为,向不同的方向逃走,起码能逃走一两个。

张明的武功剑术已经名震清岸县,是县里的第一高手,面对张明,他们只能逃走。

张明冷汗一声:“不知悔改!在本官面前,竟然还想着逃走,你们认为逃得掉吗?”

锵!

长剑划出一道剑芒。

张明并没有大开杀戒,只是切断了他们的脚筋,使其丧失逃走的能力。

五人倒也算得上是好汉,硬气无比,没有发出痛苦的叫声。

姜子厚揭开了他们的面罩,愤怒道:“果然是你们!”

张明问道:“他们是谁?”

姜子厚说道:“回禀大人,他们分别是杨少羽的堂叔和县里三大家族的高手。”

“大人,大人,出什么事了?”捕头余成带着十多个捕快冲进了姜子厚的府邸。

余成一见倒在地上的五人,愤怒道:“原来是你们,好大的胆子,大人,属下这就好好收拾他们!”

张明挥手,让余成带着捕快先退到一边:“好了,余捕头。你带着人,先在边上看着就是。真要是等你来,早就出大事了。”

要是没有张明出手,余成带人来,也不过是给姜子厚收尸而已。

余成心中有着一丝委屈,他可是得到消息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啊。

“哎,还是武功太低了。”余成心中暗道,“自己还要苦练才是。”

张明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青钢剑,对姜子厚说道:“姜大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本官说的吗?”

姜子厚又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大声说道:“大人,姜子厚罪该万死,大人手中的破罡弩,正是本人的。可是击杀大人的主意,可不是下官出的,还请大人看在我不是主谋的份上,绕我一命啊。”

姜子厚现在也顾不得其他,只想着活命,将杨少羽和三大家族的人如何谋划,又是如何向自己借破罡弩,完完全全说了出来。

余成和其他的捕快都是听得目瞪口呆。

县丞和县尉连同县里三大家族的人,竟然要杀县令大人!

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张明至始至终都是一脸平淡,眼神没有丝毫变化,好像智珠在握的样子。

听完姜子厚的讲述,张明才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和本官的推测,相差不远。”

张明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密谋,但是也能推测个八九不离十,其中细节,他不得而知。

张明对余捕头说道:“余捕头,你带人去将县丞大人和三大家族的人请来。就说他们有五个人被本官扣留在了姜子厚的府邸,让他们来领人。他们要是不来,可就别怪本官心狠手辣,按照大乾律法将他们全部处死!”

张明就不相信,凭自己的武功,还收拾不了他们?张明觉得用武力解决问题,太下乘,但并不是说张明就不会用武力,一旦动武,那是非常可怕的。

动武,就是要给对方毁灭性打击。

余成抱拳道:“是,大人。”

…………………

杨少羽和三个老者还在书房等待消息。

杨少羽心中有着一丝不安,没有见到姜子厚的尸体之前,任何变故都有可能发生,哪怕他们安排了五个一流高手前去刺杀,已经算是做到万无一失。

“姜子厚那个蠢货,当时在飞虎寨,他完全可以承认那把破罡弩是他,然后再找个借口说被偷了,或者遗失,就算张明不相信又能如何?”杨少羽无奈说道,“可是姜子厚对张明太过于畏惧,下意识直接否认。”

否认了那破罡弩,想要再将话圆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再说被盗或者遗失,岂不是前后矛盾?

鹰钩鼻老者说道:“张明谋略武功,都超出我们太多,老夫也是活了一大把岁数的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张明这样厉害的年轻人。也不能怪姜子厚,面对张明这个县令,我们谁不心存畏惧?”

这时候,一个下人前来向杨少羽禀报:“老爷,余捕头来了,正在客厅等着。余捕头说,大人的堂叔和三大家族的人被县令大人扣押在了姜大人的府上,让老爷和三大家族亲自去领人。否则,县令大人可就不客气了。”

杨少羽和三位老者都是一脸惊骇,派去的五个一流高手,竟然被张明给抓住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回过神来杨少羽说道:“完了,我们全完了。张明这次怕是要大开杀戒了。”

鹰钩鼻老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老夫觉得,张明不会大开杀戒,不然的话,他就不会让余成来传话,而是直接拿我们下地牢,抄我们的家了。要是老夫所料不差,张明是想要和我们做交易。”

“做交易?”

另外两个老者惊讶问道:“做什么交易?”

鹰钩鼻老者冷笑道:“张明一心想要为那些贱民办事,可是整个清岸县,八成的土地资源,都是被我们士绅家族占据着,另外两成,才是那些贱民的。不管怎么样,大家这次准备好大出血吧,不然,张明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心中无奈,但是谁让他们有把柄在张明的手里呢。

张明坐上县令才多长时间?还不到十天,他们竟然感觉到了张明携带的那一股大势,堂堂正正。只要张明不死,任何阴谋诡计,都会被这一股堂堂大势压得粉碎。

杨少羽说道:“走吧,我们去见见张明,看看他到底想要如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样的无奈感,真的不好受。

………………

杨少羽和三位老者跟着余成来到姜子厚的府邸,姜子厚见到他们,一脸愤怒,眼中带着怨毒。杨少羽和这三个老东西,竟然想要杀死自己,真是太可恶了。

张明坐在椅子上,看着四人,淡淡笑道:“杨大人,还有三位前辈,你们来的速度,可真快啊。看来你们都没有休息,还在等姜大人被杀的消息吧?”

鹰钩鼻老者说道:“县令大人,您想要如何处置我们,就直说吧。”

杨少羽也说道:“大人,既然你没有杀我们的打算,有什么要求,就直接说,只要我们能办到,一定答应。”

张明点头笑道:“大家都是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轻松。本官的确没有打算将你们全部杀了,虽然你们都是罪大恶极,罪该万死。你们要是死了,整个清岸县,将会崩溃,哪怕本官有三头六臂,也无济于事。所以本官要暂时留着你们。”

“但是你们想要谋杀本官,我不可能不追究。你们是如何谋害本官的,全部如实写出来,然后签字画押,之后每一家拿出十万两银子交给衙门库房,你们家族中的土地,上交六成给朝廷,最后,本官颁布的政令,你们所有人都要一丝不苟执行。谁要是再敢阳奉阴违,人前一套,背地里一套,那时候,本官就不是用嘴说话,而是直接用剑和你们交流。”

姜子厚拿出了笔墨纸砚。

杨少羽和三位老者无奈之下,只能如实写下谋杀张明的经过。

签字画押之后,张明才接过三人写的内容,几乎都对得上。

张明看了杨少羽和三位老者一眼,冷声说道:“带着你们的人,滚!”

姜子厚大声说道:“县令大人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还不快滚!老子家里不欢迎你们。”

张明对姜子厚说道:“姜大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四个都写了供词,可是你还没有写。今天你受到惊吓,本官就暂且放过你,希望你明天将供词和十万两银子交到衙门。”

“余捕头,我们走!”

张明站起身来,带着余成和捕快离开了姜子厚府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