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幡然醒悟
  • 大武宗
  • 赤坚
  • 3185字
  • 2016-03-08 09:08:08

张明继续上路,赶往清岸县。不过他现在暂时将如何治理一县的想法压制下去,而是思考如何尽快成为先天武者。

时间紧迫。

王家下一次击杀,相信很快就会到来。

再有高手前来,自己就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松了。先天武者,只要一想到先天武者,张明心中就一片凝重。

“车到山前必有路。”张明暗道,“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张明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死在王家的手里。”

………

王鹤回到王家,一边养伤,一边等待张明被杀的消息。

经过数天的调养,王鹤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可是他的脾气却变得越来越暴躁,稍有看不顺眼的事情,就会大发雷霆,让府里的仆人和丫鬟都是寒颤若惊,生怕被王鹤逮住打死。

才几天的时间,死在王鹤手中的丫鬟就已经有三个了。

“我要的莲子羹呢?为什么还没有端来?”房间里,传出王鹤咆哮的声音。

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丫鬟端着莲子羹进来,小心道:“公子,莲子羹来了。”她去厨房,已经是用最快的速度端来莲子羹,可是王鹤竟然还是嫌慢了。

王鹤冷眼看了丫鬟一眼,丫鬟顿时打了个冷颤,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样。

不错,现在的王鹤,和毒蛇已经没有区别了。

王鹤拿起勺子,舀一勺子莲子羹喝进嘴里,脸色一变,眼中带着杀机。

“莲子羹为什么这么烫?”王鹤一掌向丫鬟打去,“本公子现在残废了,你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来欺负本公子是不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本公子留着你还有何用?死吧!”

小丫鬟眼中带着绝望,忘记了躲避。就算要躲避,也躲不了。

王鹤虽然失去了右臂,但他毕竟是一流武者,想要击杀一个不会武功的小丫鬟,不费吹灰之力。

嘭。

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人。

王鹤认为是下人冲了进来,大声吼道:“狗奴才,谁让你进来的?找死是不是。”

锦袍中年人眉头一皱,冷声道:“混账。王鹤,你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你还想和我动手?”

王鹤一惊,收回了手掌:“爹,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王鹤的父亲“王昌青”。

王昌青在王家也是了不起的人物,虽然不是先天武者,可是功力已经能和王家最厉害的供奉相比。下一任家主之位,很可能就会落到王昌青的头上。

“你出去。”王昌青看了小丫鬟一眼,冷声道。

小丫鬟捡回了一条命,连礼节都忘了,慌忙走了出去。

王昌青看着王鹤,冷哼一声:“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你还有点人样子吗?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连翻受挫,现在更是被人砍去了右臂,可以说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怪得了谁?现在回来大发脾气,拿丫鬟出气,算什么本事?”

王鹤大声吼道:“都是张明,还有孙欣那个贱人,对了,还有方灵玉,要不是他们,我怎么会落得现在这副模样。”

王昌青暗自摇头,王鹤从小被宠坏了。

“当年是你为了讨孙欣欢心,利用王家的关系,想要将她送入剑宗,可惜的是,人家未必领你的情。”王昌青说道,“现在孙欣靠自己的本事成为一流武者,进入剑宗,拜在了方灵玉的门下。今日可不比三年前,你想要让孙欣低头,人家就低头?孙欣都已经说了,不会嫁给你,你仗着是王家子弟,就想抢人,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真认为自己是王家的子弟,是太清宗的门人,方灵玉就不敢杀你?”

王昌青听到方灵玉对自己儿子出手,惊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

剑宗和太清宗争夺宗门中的霸主地位,可不会顾忌王鹤是不是太清宗的弟子。死在剑宗剑下的太清宗弟子,已经不少了。

王鹤只是被斩去一条右臂,能活着回来,算是幸运。

只是王昌青没有想到,王鹤受到了挫折之后,不但不反省,反而变得喜怒无常,人不人鬼不鬼。

王昌青见王鹤眼中依旧带着怨毒,叹了口气,说道:“孟供奉和李供奉已经死在了张明的手中,连先前的赵供奉跟贺供奉也同样死在张明的剑下,这些你都还不知道吧。四个一流超级高手,布下四象剑阵,不但没有能杀了张明,反而差点全部覆灭,被张明所杀。真是够讽刺的。”

王鹤一脸惊骇,大声道:“不可能!张明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他怎么可能那么厉害?他才练武几年?难不成他是岳峰第二不成?”

王鹤一直看不起张明,可是现在张明的成就却在他之上,这让他的愤愤不平。

王昌青冷哼一声:“有些人,天生就与众不同,他们练武一年,就相当于普通人十年的成就。张明的事情,已经不是你能处理,家族会有安排。”

王鹤点头道:“爹,我要亲眼看着张明死在我的眼前,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恶气。”

王昌青摇头道:“到了现在,你还没有醒悟,依旧是满腔怨气。就算张明真的死在了你的面前,又能如何?你不打算一下自己的将来,你这一辈子可就真的完了。不就是断了右臂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古往今来,残缺之人有大成就的,不少。只要你静下心来,安心练功,或许能成为先天武者。将来要是运气不错,进入了神境,断了的手臂自然会再次长出来。你好好考虑吧,以后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你除了靠自己,没有人能帮你。”

王鹤闭上了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淡淡说道:“爹,我知道了。今后,我再也不会自暴自弃。张明不过是一个穷酸,竟然都能有今天的成就,我身为王家子弟,将来定不会弱于他。”

王昌青的话,犹如当头棒喝。

王鹤幡然醒悟,自己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但别人看不起自己,甚至连自己都会失去理智,成为一个真正的废人。

王昌青见王鹤的心情平静下来,高兴道:“好。这才是我王昌青的儿子。家族中有一门左手剑,虽然没有人修炼,可是威力却不俗,并不比那些绝世剑术差多少,只是有点偏门而已。不过,却非常适合你现在修炼,等一下爹就让人给你送来。”

王鹤点头道:“谢谢爹,我定会练成左手剑术。还有,我想要修炼吞魔图。”

吞魔图,上古魔道武学,霸道无比。据说练成了之后,可以成为天魔,神仙都可以击杀吞噬。

王家的吞魔图只是残篇,隐患大,还很难练成。王家的子弟,没有人选择这门名气极大的上古魔功。可是吞魔图也有个优势,可以速成,一旦练成了第一层功法,就是先天武者层次的强者。

王昌青眉头一皱,说道:“不行。修炼吞魔图,太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到时候成为没有人性的魔头,就什么都晚了,神境强者都救不了你。”

王鹤语气平淡,说道:“爹,我的武道天资不强,能成为一流武者,是靠家族的资源堆积起来的。想要成为先天武者,甚至是神境强者,我只能修炼吞魔图。不成功,便成仁。我不想这么窝囊地活着。”

王昌青看着王鹤,他知道儿子是认真的,最后同意道:“好吧,吞魔图我会求你爷爷给你。不过路是你自己选的,不管将来如何,不要怨任何人。”

王鹤笑着说道:“爹,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孙欣,方灵玉,剑宗,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王鹤变了,变得和善谦虚,不再像以前那样狂傲,更不像以前那样不可一世。他好像忘记了之前的一切不痛快,甚至连失去了右臂,都变得不在乎。

可是,很少人知道,现在的王鹤,是非常可怕的。

欲修身,先修心。

心清净,生智慧,心智便不会被七情六欲蒙蔽。

可以遇见,转变后的王鹤,将来或许也能成为厉害的人物。

……………

王昌青跟在一个老者身后,来到一座隐秘的石门前。就再此时,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突然出现,拦住他们:“此乃主人闭关之地,请离开!”

老者抱拳,说道:“老夫是王家家主,王镇山,还请通报一声,家族真的有要事,需要求见老祖。”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冷声道:“再说一遍,主人在闭关,请你们离开。否则,我将不客气了。”

王镇山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告退。昌青,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王昌青问道:“爹,见不到老祖,怎么办?家族里只有两位先天武者,老祖闭关,王文森叔叔又去了京城,要半年后才能回来,难道让张明活着?张明现在可是和方灵玉一个层次的高手,随时都会成为先天武者。半年时间,对其他武者来说无所谓,可是对张明这样的天才来说,非常宝贵,也非常关键。”

王镇山眉头一皱,家族里的两位先天武者暂时都不能去击杀张明,那么只能从外面请高手了。

“昌青,带上十万两银子,我们去风雨楼,请先天境界的杀手。”

王镇山忽然说道。

风雨楼。

取自“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句话。

风雨楼的杀手,非常厉害,接下任务,很少失手。十万两银子,请先天境界的杀手出手一次,足够了。

(今天开始,每天两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