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苦逼的实习生
  • 九死医生
  • 行道迟
  • 2292字
  • 2017-08-28 00:11:49

“许卓,18号病房的病人要出院,你马上处理一下!”

“许卓,VIP病房的病人家属说微波炉坏了,冰箱也不好使,你去看看怎么回事,找人来修!”

“许卓,6-3的小孩要打留置了,你去消一下毒,冲一下管,动作快点!”

……

杭城银杏医院总部大楼一楼儿科,一个身穿白大褂,二十出头,高个子的瘦削青年医生,一大清早就被一群医生护士给使唤得满头大汗,消毒,洗器械,搬药箱,修电器……

忙得团团转。

这个青年医生的名字叫做许卓,是杭城医科大学大五的学生(医学院本科一般为五年制),眼下正在银杏医院实习。

银杏医院儿科,全国有名,这个抢手的实习名额也是许卓导师看在他家境贫寒,在大学期间打了不少工,成绩却一直很好的份上,走了很多关系才帮他争取到的。机会相当难得,所以许卓很珍惜,工作也相当勤奋。

只是眼下实习期已经过了三个月,他在医院里成天干的还是端茶倒水之类的杂活。

好容易处理完vip病房电器维修的事,许卓推着一辆治疗车走进六号病房,来到三床旁边停下。

三床坐着一个四岁大的男孩,见到许卓进来,放下手中积木叫了声许哥哥。许卓微微一笑,从兜里掏了块巧克力递给他,摸摸他的后脑勺,随后动作娴熟地用注射器吸取一管生理盐水,注入男孩输液用的导管,采用脉冲式冲洗方式,让生理盐水在导管内形成了一个一个小漩涡,随后消毒肝素帽。

突然,一个年轻女护士急匆匆地推开门,一眼找到正在忙碌的许卓:“许卓,你怎么又惹陆主任生气了?明知道她不好伺候还这么不小心!”

“她又说啥了?”许卓一头雾水,他记得今天刚上班就把陆主任的办公室给打扫了干净,茶也泡好,怎么会出问题呢?

“不知道,总之她老人家现在非常生气!”

“好吧好吧,那这边暂时麻烦小苗你了。”许卓无奈地将手头工作交给女护士倪小苗,心情略有些忐忑地向儿科副主任陆咏菊的诊室走去。

过道不远处,两名年轻小护士对视一眼,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哎,你说小许这人做事挺勤快的,怎么陆主任就总看他不顺眼呢?”

“啧啧,你这么关心许卓干嘛?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噢——原来你好这一口啊,眉清目秀型的,身高也不错,快一米八了吧?”

“去死吧,怎么可能!光看陆主任那态度就知道他实习留不下来了。不过万一能留下来的话,我倒可以考虑一下……”

“……”

众人口中的陆主任陆咏菊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银杏医院儿科副主任,也是许卓目前的直属上司,相当于他在医院里的负责导师。

陆咏菊原本脾气就不太好,常被护士们私下嘲讽她经期不正常,但过去的她待人处事虽然苛刻,多少还讲点分寸,不至于让人活不下去。只是这次不知为什么,老太太从许卓刚进医院起就看他不顺眼,几个月来也不知道骂了多少回,弄得附近几个科室的人都心照不宣,知道许卓实习期满后多半是留不下来了。

许卓自己也隐隐意识到了这点,但还保有幻想,因为他自认工作期间虽然没得到什么好机会表现,但也没犯过大错,到评估时不算功劳算苦劳,也许能靠勤劳能干的口碑出现奇迹留下来也说不定呢?

毕竟如果最终能够留在银杏医院,以国家重点级别医院的优厚待遇,他那因为长年累月外出务工而导致百病缠身的父母,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家里的经济重担,他完全可以一肩挑下来。

忐忑不安的许卓慢慢走近陆咏菊的办公诊室,隐隐听见里面正在给病人看病:“化验结果表明你家孩子没有感染轮状病毒或其它细菌,基本是受凉造成的腹泻。气候突然变化会使肠蠕动增加,消化酶和胃酸分泌减少,诱发腹泻。我开点进口的药,贵是贵了点,但胜在安全,好得快!”

“进口的……那个医生,请问这个进口药得要多少钱呢?”这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大约五百多块吧,就开了一个疗程!”

“五百多?这么贵啊……”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会,迟疑问,“请问能不能换便宜点的呢?”

陆咏菊的声音顿时变得不悦起来:“你女儿腹泻已经好几天了,开始出现脱水症状,病情介于中度到重度之间,拖延不得!否则可能引发低钾血症,酸中毒,出现高烧、嗜睡、惊厥甚至昏迷等症状。随着病情加重,还会引发神经系统、心、肝和肾功能失调。我给你开这个药是法国进口的布拉氏胶囊,虽然贵,但又快又安全,若是吃国产的,万一复发了,时间拖长导致营养不良,营养不良又会造成腹泻,形成恶性循环就麻烦了!”

“那……”

孩子母亲明显被对方一连串的专业形容词给吓到,一时沉默了下来。许卓摇摇头,敲门走进去:“陆主任,您叫我?”

陆咏菊年纪虽然算不上太老,但是人比较矮瘦,脸上干巴巴的,皱纹很多,见到许卓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揭开桌上的茶杯盖子冷冷地道:“看看你泡的好茶!”

“茶?”许卓凑过去看了一眼,这茶挺好的啊,茶叶青翠,汤色清冽,香气扑鼻。

不由一头雾水:“陆主任,请问这茶有问题吗?”

“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还当什么医生?你看你这拿什么泡的茶?一杯子的茶叶渣子,你叫我怎么喝?”

许卓小声解释道:“我早上泡茶时看见茶盅里还剩十克左右,觉得这茶挺贵的,扔掉可惜,就全泡了!”

“你觉得你觉得,今天你觉得这茶叶贵舍不得丢,明天你会不会觉得针头贵,就拿去给很多病人违规使用?”陆咏菊声音说飙就飙,颇为尖利刺耳,吓得她对面的病人小女孩偷偷往妈妈怀里缩了缩。

顿了顿,陆咏菊又补充一句:“各种医疗事故就是被你这样不职业的坏习惯给惯出来的!”

“对不起,陆主任,我马上去换。”

许卓从陆咏菊的诊室柜子里拿出一包新茶,端起杯子,憋着一肚子气走出门:“真是奢侈啊,五百元一两的特级雨前龙井,十克就是一百元,说丢就丢……不就叶子小一点嘛,在她眼里居然成了茶渣子,还各种上纲上线呢,真亏她说得出口!”

这种特级龙井,一芽一叶,一旗一枪,芽芽直立,绝无残渣,品相都好得很,这老太太纯属没事找事,鸡蛋里挑骨头。不过人家毕竟是领导,许卓以后的实习评语还要对方写,人在屋檐下,只好低下头小心伺候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