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死回生

  • 乱世之王
  • 菠菜面筋
  • 2517字
  • 2016-02-22 19:56:41

“兄弟们,过了今晚咱们就要分别了!我以后会回来看你们的,你们在部队里可别给老子丢人!”肖成嘴边虽然在微笑着,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苦涩,共同战斗了五年的兄弟,在今晚就要分离了。

“连长,要不是那个瘪犊子故意整你,你可能这么早复员吗?”一排长段勇吼道。肖成只是笑笑,“他爸是咱们军军长,你们也是知道的。”

年纪最小的周浩说道:“那团长呢,他不是很器重你吗,能帮衬一下吗?”

肖成看着周浩,手伸到他的头上摸了摸,“咱们今晚什么都别管了,都好好喝回酒,在部队上可喝不上二锅头,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众人都知道对方的势力大,也都知道连长复原回家已经是铁定的事了,本来喝酒是大家都非常喜欢的事,但是如今却是闷酒,大家都大口大口的灌着二锅头,都想把烦心事抛到脑后不在去想。

闷酒醉人,平常连喝3大瓶二锅头都不醉的段勇,如今两瓶酒把他撂倒了!

肖成亲切的看着醉倒在桌子上的五个兄弟,从军校毕业进部队第一年当上中尉连副时就是自己手底下的兵,现在也跟着自己五年了,自己是军校毕业,加上受团长的赏识,仅仅用了四年的时间就当上了连长,但是在一次部队演戏时,自己带领着小股部队偷袭对方指挥部,不小心下手重了把军长儿子的牙齿打掉两颗,结果这个怨就结下来了,但是军长的儿子和自己不是一个团的,所以肖成也不是很在意!

但是没想到他在上个月变成了自己的营长,在以后的日子处处给自己小鞋穿,无时无刻都想整自己,只要抓到自己小辫子就开始说自己组织性,纪律性,思想觉悟不高等,想法设法逼着自己复员!肖成没有势力,被逼的没办法只有走复员的这条路!

肖成使劲摇了摇头把自己脑子那些不快的事情甩出去,好歹自己也是本科生,就算在部队呆不下去了,在社会上也不一定找不到好工作。

看着醉倒在桌子上五个人,肖成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拎到了饭店的床上去,今天出去喝酒是团长特批的,可以在外面呆一晚上!

把他们都弄到床上,盖好被子,肖成知道自己是该走了,不然明天看到自己手下的兵,又会舍不得分离。

这是军人家属开的饭店,就在部队旁边,平常住的也都是来部队看自己子女的父母,肖成走出饭店,直接奔着部队大门走去。给门卫出示了自己的军官证,然后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肖成”低沉的声音从墙根传来。

肖成听到有人喊他,刚转头就看见团长从阴暗的墙角走了出来,手上还夹着一根冒着火星的万宝路。这是团长最喜欢抽的烟,他说这烟抽的有味道。

肖成刚想敬礼,团长摆摆手,“咱们在军营里转一转,说说话!”

团长从烟盒子里拿出一根万宝路递给肖成,肖成不抽烟,所以口袋里也没有打火机,团长拿出打火机亲自给肖成点上。

肖成猛的抽了一口,咳,咳,被呛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怎么这么呛!”肖成捏着嗓子揉了揉,这才舒服点。

团长看到肖成的样子,呵呵的笑起来,“这个烟就是劲大。”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你也不甘心一辈子只当一个小连长吧,他爸是军长,你在部队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复员也不是一条不好的路。”团长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话,眼睛并没有盯着肖成看。

肖成也知道就算自己不复员,自己的仕途也只能到此为止,所以肖成对于复员的事情并不是很排斥,肖成自己也不愿意一辈子就当一个连长,自己当初上军校的目的可是有朝一日能当上将领,出人头地。如果一个只能在连长这个职位上徘徊,那自己宁愿复员!

团长陪着肖成围着部队训练场走了一圈,什么话都没说,肖成看了看天色,也快亮了,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肖成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疲惫。

“团长,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的事情尽力了,我自己也想通了,在部队里我也不准备在呆下去了,复员申请请您批准了吧!”肖成终于开口了。

团长点了点头。

“团长,这些年您很照顾我。在部队里一直当个连长也不是我想干的事。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肖成虽然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都憋在心里说不出来,现在他只想团长别太伤心了。

“其实我回去还好找媳妇呢,在部队连女人都见不到,怎么找老婆啊,家里都催了很多次了。”肖成咧嘴笑了笑。

团长听到这些话也呵呵的笑了起来。

那团长我就先回去收拾东西了,我想连夜走,免得明天又被那些兔崽子缠着。至于转业那就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打拼吧。

看到团长点头,肖成突然立正给团长敬了个礼,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奔向宿舍。

团长看着肖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这次我真的没办法帮你,可惜了一个好苗子!”

肖成也没有多少行李,一个箱子就装好了,本来是风风光光的复员,肖成却跟做贼一样走出了部队。

出部队大门,天刚蒙蒙亮,现在根本就没有车往城里去,肖成找了半天,总算在路边搭上了一个农用三轮车,晃晃悠悠的向城里驶去。

你是复员回家的兵吧!开车的农民开口说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肖成有点好奇农民怎么知道自己是复员回来的。

你看你拎着行李箱,脸上却隐隐有种不舍的表情。很明显不是去办事的,而是要长期离开,至于我怎么看出来你是部队里的,这一看就知道了,你有部队士兵的那种精气神。一眼就看出来了。

哦,肖成点点头,你分析的还真对。

农民爽朗的笑了几声,我看人还是很准的!

晃荡了两个小时,农用三轮车总算到城里了,肖成原来感觉运兵车才是最让人受不了的车,没想到今天坐了两个小时的农用三轮,才发现装甲运兵车也不过如此,肖成跟农民司机道了声谢,便准备离开。

小伙子,等一下。肖成被农民司机叫住了。

大叔,有事吗?肖成问道。

农民司机大叔说道:“我看你今天印堂发黑,今天怕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你要事事小心啊!”

肖成军校毕业,还是党员,是完全的无神论者,被大叔这么一说,不禁哑然失笑。但是也不想在和大叔辩驳了,便笑道:“我知道了!”

农民大叔看着肖成完全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也不在意,调转车头往远处开去。

早上的人流量非常大,肖成拎着行李箱就往火车站走去,准备买上票就回家。

嗡,嗡的汽车发动机轰鸣声传来,肖成小声嘟囔道:“大早上就有人开跑车玩,也不怕撞人了!”

“女儿,快过来。”一个少妇喊了一声,然后慌忙的往路中央跑去,但是刚跑两步就崴着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肖成随着声音看了过去,一个小女孩正在公路中央,疾驰而来的跑车就在前面,小女孩呆呆的站着,怕是被吓着了。

肖成也没有想太多,加速跑冲刺过去,终于在跑车撞着小女孩的前一刻把小女孩推了出去,而自己却被跑车撞飞在天空中,肖成闭眼前最后一个意识就是,原来那个农民司机没开玩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