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
  • 蠢鬼你脸又掉了
  • 饭饭特浠
  • 2333字
  • 2016-06-02 07:00:07

今天是七月十五,月亮挂在暗沉沉的夜空中,有种泛着诡异红的错觉。

秦珞站在整个灈阳市阴气最浓的凌淮山顶,安静地布着阵。

与此同时,一只浑身通体黑亮的猫儿,正乖觉地坐在一旁。优雅地摆动着漂亮的尾巴,碧绿透亮的竖瞳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再等等,子时再开始契约。”秦珞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难得的柔和下脸色,坐在黑猫的旁边伸手顺着它的毛。

“喵~”黑猫善解人意地应了一声儿,微微眯起眼,喉间发出舒适的咕噜声。

这只通灵兽长得小巧可爱,简直甚合她意。

秦珞这才挑了最近的一个吉日,打算带着它来把主仆契约给签了。

“滴滴,滴滴,滴滴——”

时间到了。

关掉闹钟,她起身立到阵眼中央,开始凝神念诀。

“秦珞,以人界祭灵的身份,许该通灵兽为仆——直至天任神职结束,善待与此,以血为誓,即时生效!”

话落,几乎是在她指尖殷红的血滴落到地面的同时,刺目的光芒大作,画出的白色线条以她为阵心,迅速绕出水波般的奇象,层层荡开。

成了。

“小黑,入阵!”秦珞唇角轻扬,示意黑猫进到阵法中放点血完成最后一步。

黑猫听到秦珞的唤它,圆溜的大眼灵气四溢,毛茸茸的脚垫动了动,迈着优美的步子走向契约阵。

就在它脚丫子即将踩进白光的下一秒,一个不明物体裹着滔天的鬼气,‘啪叽’一声,先它一步落入了阵法。

秦珞:“……”

这玩意儿是什么鬼?

等她意识到自己还在结契当口时,飓风夹杂着令人惊心的邪气骤然刮起,掀起山上的砂石树叶漫天狂舞。

待一切平静之后,秦珞只觉得手腕处火灼般的疼痛一闪而逝,定睛一看,白晳的肌肤上火红色的六芒星乍现,而正中央,是一只……蠢兮兮幽灵图案?嘴角一抽,说好的萌喵呢?

秦珞眸中是一片慑人的冰冷,显然对此十分不悦。

那头的小黑猫也让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还维持着前爪提起的模样,一动不动。

无奈契约已成,秦珞平复了心头的那口浊气,面无表情的上前踢了踢伏在地上没动静的家伙。

“起来。”

这是一只男鬼,伤得很重。

奇特的是他居然拥有鬼所没有的灵体,若不是他的血恰巧融在了阵里,估计这事儿还成不了。

作为祭灵,自己竟然收了只鬼作仆人,也不知道向来只能用于通灵兽的契约,放在鬼上头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那只鬼微弱地动了动,墨发凌乱地四散开,宛如一朵悄然盛开的黑莲。

穿着件锦衣华缎的古风长袍,不过此刻已是破烂不堪的挂在身上,蓝色的血液仍然顺着伤口潺潺流出。

秦珞冷眼瞧了一阵,约莫着这人生前还是个大人物。

她轻哼一声,不满地瞧了瞧手腕间的印记,真是越看越丑。

“江子淳!看你还往哪里逃!”两个小道士驾着剑从云端飞下,骂骂咧咧地拿出几张黄色的符纸,“哈哈,没想到让我们捡了便宜,收了这只鬼王,我定会在除魔宴名声大噪!”

“快快,一会儿异界之门就关闭了,我可不想被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秦珞看着这两小道士满脸兴奋地抬起那只蠢鬼,哼哧哼哧地打算御剑而去。

她眯眼望着天空中凝成漩涡的黑云,抱胸冷漠地站在一旁。

如同他们所说,异界之门要不了多久就会关上了。

见没自己什么事了,秦珞准备走人。

异时空的仆从,照这仗势,让他们扛走了就应该不会产生契约羁绊了吧?

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秦珞不经意的瞥见了那只男鬼的脸。只这一眼,就让她改变了主意。

“慢着!”她声音清冽,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

两个小道士浑身一震,这才惊觉撇开他们竟然还有活人在此。

“你你你,你谁呀?”年纪偏小的那个胆子壮些,胸脯一抬,磕磕巴巴的问道。

秦珞今天出门穿的是一身休闲装加运动鞋,看起来与普通人没两样。

她懒得多说废话,虚空一握稍一用力,那鬼就如同被捏住般缓缓拉近秦珞。

她轻轻挑起这只鬼的下巴,细细的打量着,毫不掩饰眼中带着赞赏的惊艳。

上翘浓密的睫毛犹如两把可爱的小蒲扇,在他惨白的肤色下浅浅的拉出一道弧线。

眼睛的线条清晰流畅,画笔勾勒似的眼尾微微上挑,阴柔中透着极致的薄媚。

黛眉轻蹙,朱唇紧抿,把他艳丽的容颜徒增一丝冰美人的妖冶。

脸不错,甚合她意。

这是秦珞对他的第一评价。

她轻叹,心道算你这只蠢鬼你运气好,今天是凑巧遇到她了,否则定是让这群小道士逮来炼丹去。

秦珞头也不抬的扬了扬手,把火红的六芒星亮了出来,“他是我的人,你们可以走了。”

语毕,一手使着治愈术放在他的额间,温暖的柔光自她手心轻轻散开,江子淳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趋势愈合。

“你疯了?你知道他是谁吗?鬼王啊,你你你你,你居然!”小道士吓得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指着秦珞的手不停的抖着,他慌张的扯了扯同伴,“快,快跑,一会儿他醒了我们都得死!”

话音刚落,秦珞怀中那双细细长长的眼睛眼睫轻颤,片刻之后已然睁开。

深不见底的瞳仁只在短暂的迷离后,就变为了清醒。

他活动了下身骨微微侧头,目光沉郁的盯着两个小道士,在察觉到什么后,眸中杀意与戾气转眼即逝。

薄而柔软的红唇轻勾,江子淳转过脑袋定定的瞧着秦珞,妖娆精致的五官露出了无害和单纯的神情,撒娇地蹭了蹭她的衣襟:“淳淳最最喜欢主人了~︿( ̄︶ ̄)︿”

小道士:!!!

秦珞:……

刚从异界赶来的归元天师:是他御剑来的方式不对吗?

秦珞推开他的头,眯起眼似乎在看他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假。

江子淳脑袋使劲又朝她的方向挤了挤,可惜让秦珞一手摁住动弹不得。

他委屈的瞪大眼,黑曜石般的眸子湿漉漉地瞧着她,语气小心翼翼地询问:“主人……不喜欢淳淳吗?”

秦珞目光宁静地望着他,良久,轻轻的笑了,字字清晰的回道:“并不,主人,也最喜欢蠢蠢。”的脸了。

啊……

所以说,颜控什么的,弱点真是太致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