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付尔青拎着保温桶和水果轻车熟路的往医院走。

主治医师,白班夜班的护士,连带着清洁大婶,全都混成了脸熟。付尔青在他们眼里俨然一派好好女友的形象。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个用生命来爱自己的男人,才是真的辛苦。

他总是说:“男人嘛,应该有承担的。”

付尔青一推开门就感到了室内僵硬的气氛,外科的林主任也就是秦风的主治医师站在秦风面前,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两个小护士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见了付尔青也不敢打招呼,一个劲的眨眼。

倒是秦风神色安然的坐在床上,脸转了转说:“你来了,正好我饿了。”

林主任的脸色已经是十分难看了,可惜秦风根本看不到。

秦风他们这帮人打打杀杀刀枪棍棒的,受伤自然是家常便饭,医院里没有一两个相熟的医生也说不过去。以这位林主任对秦风的关心程度看来,他们交情不浅。

付尔青问:“林主任,他又惹您不高兴了?”

六十多岁的老人,吹胡子瞪眼的冲着付尔青吼,“你自己问他,他想死我们拦不住。爱死死去,省得搁这碍我的眼。”

说罢,大步的摔门而去。

付尔青被那大力的摔门声震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走上前把保温壶放到桌上,“他那么大岁数一老头了,你欺负他干什么?”

秦风笑了笑,手背上三两个针眼儿成群,一片的淤青,“没事,他就这脾气。不用理他。我等了你半天,快要饿死了。”

付尔青把碗拿出来,支起病床上的挡板,扶秦风坐下。她顿了一下说,“我去把碗冲冲。”

说罢她转身就走,秦风的笑容就僵在脸上。

“尔青。”秦风叫住她,明明看不到却还是转过脸正对着她,英挺的鼻翼倔强的挺立,“别去问他了,我告诉你。”

付尔青乖乖的走回来,坐到秦风身旁握住他宽大的手,他眼睛看不见还这么敏锐,真是人精呀。

秦风握着她的手,慢慢的低下头,“尔青,你信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