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付尔青说,“差点失去才让我们感受到至关重要。”

宁锐的一口可乐喷了出去,“操,小青子,峨眉山上缺个掌门师太,你赶紧收拾包袱去补这个空缺。”

张盈瞅了她一眼,“宁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有感而发啊。”

“姐当然知道,我那就是有感而发,你看看小青子那操行。灭绝都没她有禅机。”

付尔青瞪了宁锐一眼,转向张盈,“盈子,催催厨房吧。”

“尔青,你再这样我都忍不住要骂你了。你见过谁家煮粥能煮这么快的。我告你,怎么也得等个小半年,大厨去田里种大米了。”

“盈子,这么多年你终于和我达成共识了。我看她不顺眼好多年了。小青子,你说说你,想表现爱心你自己煮粥给秦风哥哥喝呀,管它是黑粥白粥能喝不能喝也是一片丹心是不?你作假跑出来祸害盈子干什么,人家饭店刚开张不容易呀……”

“宁妈,你个高频喇叭什么时候能关上。”

张盈和单北关了酒吧,远离喧嚣,在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街区开了间粥店,临街的二层门面,还是简洁的装修和摆设,只是取了暖色调做了主打色。

刘一凡介绍的厨师果然不假,厨艺精湛,熬粥的功夫出神入化,再加上单北兄弟哥们的捧场,小店生意兴隆。

当时间沉淀了浮华,平静中我们固守着心中的宁静。

付尔青说:“盈子,我怎么觉得我们已经很老了。”

“小青子,你为什么总是质疑事实呢?”

张盈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着,嘴唇轻薄,她说,“姐送你四个字,历经沧桑。”

宁锐叫道:“恭喜你,盈子,你终于会说成语了。”

“宁妈,姐也送你四个字,年幼无知。”

“娘的,老娘急迫的要求提高待遇。不许歧视弱势人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