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付尔青似乎被自己的答案吓到了,不禁一呆,她听到自己毫不犹豫的说:“愿意。”

秦风没有焦距的眼神却分外的清明,如常的镇定,“那么,如果我没有瞎,你的答案呢?”

“我……”

秦风苦笑:“所以……这就是答案。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把你留在身边。”

他缓缓的站起身,一步一步探索着走到窗前,背身对着付尔青。他英挺的身影一半隐在黑暗中,白色的月光泻在他的眉宇间,深邃的眼里一片宁静,异样的沉寂。

付尔青眼神茫然的没有焦距,过往一切在眼前纷飞,如同一本日记一页一页的翻过带出了过往的千般情感,她的眼睛渐渐澄明,眼底透出一种深切的坚实。就像当年她跪在玄关上哀求父母的谅解一般。付尔青缓缓的站起身,一步一步重复着他的速度走到他身后,双手慢慢的伸出环住他的腰。

秦风的身子一僵,便去推她。

付尔青死死的抱住他不放手,“秦风,我不是可怜你,你知道的。”

秦风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带着深深地渴求,“那是什么?”

“因为我想明白了,你的失明让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比起生命有些负担微不足道,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就这样失去了会不会遗憾会不会害怕,原来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这其中的体会,我是那么的害怕再也见不到你,同时我也明白了我对你的爱,请你相信我,这是爱情,绝对不是同情。”

在苦难面前,过往的芥蒂不再重要。也许很多人说的对,只有险些失去,才能让我们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洒脱,可以轻易的放下。很多时候,不过是自欺欺人。

第三十四章

秦风的大手覆上付尔青的手,缓缓的转过身,他的头发长了,有一缕垂到眼前,挡住了凝滞的目光。

付尔青伸手去摸他的头发,“该剪头发了。”

秦风不说话,手环上她的腰,把她紧紧的贴在胸口。

她还在自说自话:“怎么办,我现在只喜欢寸头吸烟的男人,可是没有人抽烟的姿势有你好看,没有人头发比你短,没有人比你瘦。你要是不要我,我就再也嫁不出去了。”

“尔青。”

“嗯?”

“尔青。”

她嘻嘻的笑,“说话呀。”

“尔青。”

她在他胸口蹭来蹭去,像一只懒散的小猫一样,柔柔的软软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鼻音越来越重,“尔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