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宁锐的目光闪了一下,突然对付尔青手上的针头产生了兴趣,低着头紧盯着看。

刘一凡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和煦的看着她。

张盈说:“你刚醒,医生要你多休息。”

付尔青盯着张盈,眸光坚定,“秦风呢?”

单北抱着张盈的手紧了紧,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张盈吸了口气走上前,握住付尔青的手,“尔青,楼板虽然是轻钢做的,可是在那一瞬间失了支撑……”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这个异常冷静的付尔青让张盈有些不知所措,喃喃的说:“秦风还在ICU。”

“他还活着吗?”

“嗯。”

“会醒吗?”

“不知道。”

“我睡了几天?”

“一天半。”

“我爸妈知道吗?”

“没告诉他们,你送来的时候就没有生命危险,你爸的身体我们也没敢惊动他们。”

“盈子,我的腿为什么是麻的?”

“尔青,你腰部受到重压,暂时身体部分失去知觉,医生说这是正常的现象。尔青,你没事。”张盈看着付尔青,有些高兴的说。却发现付尔青盯着天花板,眼里没有焦距,脸上没有表情。她突然明白了付尔青在想什么。付尔青被秦风压在身下,腰部已经受到重压,那么,在她上面的,直接面对轻钢型材的秦风呢?

张盈不敢想。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秦风在昏迷了三天之后,醒来,在和苏响说了一句:“对不起”后,紧紧的把付尔青的手握在手心里,然后闭上了眼睛,永远的。

若干年后,在秦风的墓前,付尔青说:“秦风,我要结婚了。我和一凡商量过,我们的孩子无论男女都叫刘念风。”

苏响看着付尔青的身影和刘一凡一同消失,坐在墓前,“风,她要离开了。不过你不孤单,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故事到此结束。

死亡也是一种让人铭记的方式。

没有狗血只有更狗血,如果你觉得上面这一盆血淋淋的狗血不够爽,如果你被虐的依然意犹未尽,如果你坚持要米履行写喜剧的承诺,那么,请对着屏幕说一声,写的真好。(或者你可以很有良的加上若干赞美,米脸红的全盘照收)然后敬请期待等待下一次的更新。

请注意!!!这明显是恶搞,秦风没死,请看下一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