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付尔青心生恐惧,却觉得胳膊被人自背后拽住,那干燥宽大的手让她心安。便听秦风冷然的声音响起:“九哥,尔青不懂事冒犯九哥,还请九哥多担待。”

九哥握着尔青的手不送,挑衅的看着秦风,“阿风,我们出来混的女人如衣服,今个九哥看上了你的这件衣服,借九哥穿几天如何?”

却听秦风道:“九哥,她不同。这次算是秦风欠你一个人情,日后……”

砰的一声,便又瞬时安静,原本喧闹的室内突然静谧无声,只听见九哥冷冷的说:“秦风,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和九哥讨价还价你还不够格,别仗着三哥的几分脸色便在我面前耍横,想上位你小子差远了。”

这二人平日里便不和,此番付尔青不过是九哥抓住的一个施威的机会。

九哥手里犹然握着半个酒瓶,付尔青咬着唇看着秦风,他额头渗着血,在脸上蜿蜒而下,流到嘴角,却不及右眉处斜长的皮肉翻出的伤口触目惊心,绿色的玻璃渣似乎混杂在皮肉之间。灯光下冷面带血的秦风宛若暗夜之神,一身邪气,语气却恭敬非常,“谢九哥教训。”

付尔青见惯了秦风挺腰飞扬的姿态,心里替他委屈,未及细想,一脚便向九哥的挡下踹去。

一声怒吼,却听三哥沉稳的声音响起,“老九,怎么和小辈们一般见识。”

“怎么,嫌少?”

付尔青慌忙回神,见一张支票递在自己眼前,车不知何时已经停在路边,秦风眼中带着轻蔑。

她低着头接了过来,见上面却是一个大写的贰,“你记错了,不是二十万。”

“我给得起。”

付尔青正欲开口,却听那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口气:“下车。”

她匆忙的被赶下车,他依旧正着脸不去看她,她也只看得到他右眉的疤痕。

九针。急诊室里他脸色灰暗,冷得怕人。小护士缝针的手都在颤抖。他说:“缝了几针?”“九针。”“再缝一针。”“可是……”“缝!”

她刚一下车,他便扬尘而去,尘土飘飘,尽归了尘埃。

手机响起,付尔青接起,轻声道:“恩,妈,我下午的飞机,你在医院等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