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生活依然忙碌,每天与图纸模型奋战,下了班以后回家吃饭,为事业而忙碌半生的父亲会亲自下厨,一家人在餐桌前谈笑风生。饭后陪父母散步,有时去张盈的酒吧帮忙,有时去宁锐的家两人三八到深夜。也会不时的和刘一凡一起吃饭,看电影,逛书店,二人很有默契的朋友般的相处。

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宁锐打来电话,此刻她在西湖边,碧绿的湖水在微风中起波澜,心情无端的宁静而安逸,隔着遥远的距离她说:“尔青,天气预报说大连下雪了,我们说过,每年的第一场雪都要给对方打电话,你和盈子是不是忘了。”

付尔青笑道:“刚才还和盈子说起这事,以为你这没良心的光顾着看江南小帅男了呢。盈子就在旁边,你准备好了吗?”

“Ok。Comeon!”

于是三个人一起大喊:“我不孤单。”

放下电话,张盈说,“尔青,我怎么觉得咱三个这么矫情呢?”

付尔青抿抿嘴,“其实我也觉得。不过,就当哄宁妈高兴了。她这人不知道有些东西放在心里就足够了,非要说出来证明我们的阶级感情。”

“哎,你说咱都快奔三十的人了,想想就丢人。”

付尔青拉起张盈,“盈子,堆雪人去吧。”

“活够了吧,想重演《后天》你就出去……”话没说完就被付尔青拽了出去。

寒风迎面而来,张盈不禁缩了缩脖子,把衣领拉高,面色突的一紧。再看付尔青一步一步的在踩雪,全神贯注的样子一如很多年前那个扎牛角辫的小姑娘。

如果可以,很多人宁愿不要长大。

可惜,这世界没有童话。

张盈说:“尔青,帮我把手套拿来,在里屋衣柜的抽屉里。”

“娘的,自己去。”

“赶紧的,没看姐冻得都挪不了地了吗?”

看着付尔青进门,张盈走到墙角的阴影里,平静的说:“既然那天你放开了她的手,今天这样又是想做什么呢?”

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看不清秦风的表情,只觉得身子欣长高大,他叹了口气,“只是想看看她。”

“秦风,在我眼里你不应该是这么拖泥带水的人。”

“那我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你可能不知道,几年前,我跟着单北见过你砍人,默然的,狠、绝、快,刀刀不留情,有人跪下来求你,可是你眼睛都没动一下刀口就挥了下去,血溅在你白衬衫上,你才说了一句话,让我深深震动的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