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靠,这台词怎么像琼瑶奶奶说的。”宁锐一脸惆怅的拉起付尔青的手,深情的说:“小青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滚。”付尔青一把拍掉宁锐的手。

“小青子,老娘的玉手你都敢打,想我手下的兄弟排队的不算,插档就三百多万……”

“歇会,宁妈。”张盈打断宁锐,对尔青说:“尔青,你怎么说的?”

付尔青眉心轻锁,正在上扬的嘴角收敛的笑意,淡淡的说:“秦风,别让我瞧不起你,你已经有了苏响,我们这样纠缠还有什么意思。”

“酷。”宁锐赞道。

“秦风怎么说?”

“他什么也没说,握着我的手沉默的抽了两只烟后放开了我。然后我走了,后来,我听到了出租车离开的声音。”

“尔青……”张盈轻轻的换她。

“我没事。”付尔青抬起脸,一双眸子淡定无波。

只是张盈和宁锐都明白,付尔青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一直等到出租车载着秦风离去。

这一次,应该是结束了吧。

那一晚,付尔青想起了很多事,那些以为已经遗落的记忆,却在此刻异常的清晰。还是那个少年,寸头,瘦削,黑眉星眸,神情冷厉。明明是少年却有着常人少有的老成。那个时候或许没有人想到拎着一个洗衣袋出现在大学门口的秦风,日后会是以狠厉著称叱咤一方的风哥。

那时的秦风,白衬衫牛仔裤,和行走在大学校园的男生几乎看不出差别。他说:“衣服洗好了。那天,谢谢你。”

反倒是付尔青不好意思了,“该是我谢谢你才是。”

她接过衣服,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秦风也不说话。两个人就直愣愣的站着。

夏日傍晚的榕树下,夕阳的橙红色余晖透过斑驳的树叶渗了进来,恰好打在秦风的眉间,似明波朗月,付尔青觉得他的眼睛格外的黑亮,似乎吸收了太阳的光芒,无端的让人迷惑其中。

半响,付尔青才犹豫的说:“衣服……是你洗的?”

秦风一怔,点了点头:“嗯。”

付尔青有些窘,想来她要一个大男人给她洗衣服……

“那个……我请你吃饭吧。”

付尔青没有想到秦风会答应,其实秦风也没有料到自己会答应,只是那一声“好”就那样理所当然的说了出来。

一个起点就这样的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