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出租车里,两个人都是面色不善,冷着脸暗自较劲。

司机见二人这般表情以为是小两口吵架了,好心劝导:“谁家还不闹个脸红,老话怎么说来着,床头吵架床尾和,再怎么着这日子还得过不是,大哥我和你大嫂不也是吵吵闹闹十几年都过来了吗……”

付尔青的电话响了,秦风握着她的右手不放,左手好不容易掏出电话,赶忙接起。“喂。”

“尔青。吃饭了吗?”

一听是刘一凡,付尔青几乎是下意识的把身子往窗边偏了偏。

“嗯。吃过了。”

“你在外面?”

“在车上,马上到家了。”

“……”刘一凡沉默了一会。

付尔青唤了声:“师兄?”

“尔青,你……还好吗?”

付尔青知道他指的是昨晚在海边的事,“嗯。没事了。抗打击能力强,心里素质好,脸皮厚,这不是我们建筑师的特点吗。”

听她能开玩笑,刘一凡松了一口气,想来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背了那么沉痛的过往依然谈笑风声,不由心生钦佩,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说:“付尔青,那么你的假期结束,明早准时上班。”

付尔青笑道:“就知道你得这么说。”

“早点睡吧。”

“恩。”

挂了电话,付尔青不禁喊道:“疼,秦风,你抽什么风。”

右手被秦风捏在手里,听到了骨头咯咯的声响。

秦风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鼻翼坚挺,玉面生寒,看似沉寂却冷冽骇人。他手上的力道慢慢减轻,手不自然的张开,付尔青刚想抽出手,他却突然的合上手掌,把她的手再次包在掌中。

付尔青猜不透他的阴晴不定,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秦风,好聚好散难道你不明白吗?”

良久,秦风转过头,一点一点的,仿佛每一个动作都经过艰难的抉择和内心的挣扎。烟草的味道在他的衣衫之间,淡淡的弥漫车内。

夜幕浓黑,却不及他眸中的黑沉,那样的厚重,似乎汇集了毕生的情感,揪人心肠。

秦风把他们连在一起的手举到付尔青眼前,声音低沉似低喃一般,“我舍不得放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