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又是沉默许久,付尔青说:“不如打车吧。”她低着头研究地砖上的纹路,感觉到秦风的默然的凝视,却没有抬起头的勇气。

直到他说:“到了。”

付尔青一抬头,先被雨棚下的灯光晃了一下,待看清招牌,肉疼明显取代了面对秦风的不自然。她连忙后退,手却被秦风抓在手里不放,动弹不得,只得说:“不待你这么损的,就我这点身家,进去了还出得来吗?”

这才是他认识的付尔青。秦风笑了,“走吧,我请客。”

他拉着她向前走,她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亦不敢用力,只能回身走到她身边,“怎么了?”

她眼里全是倔强,“说好我请的。”

“好,你请,进去吧。”

付尔青哭笑不得,“这里我请不起。”

“那就我请。”

付尔青一时气愤,伸腿就去踢他,他也不躲,直直的站在那里。以前付尔青生气时就喜欢踢他小腿,他身手敏捷,她哪里踢得到。他就喜欢看她撅着嘴一脸愤然的样子,她喊:“你就不能让我发泄一下。”他一脸坏笑:“我是怕你脚法不行,踢错位置,影响我下半生性福。”又凑近了一步,“要不咱们换个发泄方式?”

付尔青没有料到秦风会不闪不躲,硬生生的挨了一下。她知道自己没少用力,赶忙问:“疼吗?”

“疼。”

“活该。”

秦风还是在笑,“饿了,吃饭吧。”

“那换一个地方。”

秦风站在那里,星眸深亮幽灿,绞着付尔青的眼睛,半天没有说一句话。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汗。

胃又在疼了,他纵然忍耐力强大,也是压不下一下下钻心的疼痛。眉头紧皱,表情痛苦。

“你胃又疼了?”付尔青凑上前去,急忙的问。

秦风似乎是在赌气,也不答话,那双向来清傲的眼睛沉入黑夜,冷锐的嘴角紧紧的抿着。

付尔青叹了口气,拉着他走进了前厅。

无论如何坚持,她始终对他狠不下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