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付尔青思索了半响,还是说了,声音很小,“如果我收了这钱,那么我就是娼,你就是客。”

秦风望进付尔青的翦水双瞳中,那一脉的倔强令他心头一暖,他拿过了她手里的银行卡,指腹划过她的手心,柔软的令人留恋几乎不想离开。

“谢谢。”她低声说。

“请我吃饭。”

付尔青怀疑自己听错了,讶然的看着秦风,“什么?”

秦风站在她对面,她的身子被他的阴影笼罩,他的头微微的低着,恰好看进她的眼里,“请我吃饭。”

真是惜字如金,没有办法,付尔青只能硬着头皮问:“为什么?”

“因为我收了你的钱。”

“啊?”这世间还有这样的道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这么解释的吗?他秦风也有这么胡搅蛮缠的时候。

“因为我帮了你的忙。”

付尔青觉得和他沟通确实需要惊人的理解力,幸好平时被宁锐锤炼的心理素质尚佳。想来,他收下这笔钱,确实算是帮了她的忙,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见付尔青稍有松动,秦风已经拉过她的手,向前走去,“走吧,我饿。”

付尔青的手被秦风包在掌中,两人并肩而行。

背景是夜幕苍穹,闪烁星光。身旁是高楼林立,霓虹灯亮,车水马龙城市喧嚣。而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一种沉静在二人之间存在,言语反倒多余。

路口,他们停下等候交通灯,秦风拉过付尔青的另一只手,他们换了位置,他把她护在内侧。

付尔青的手心全是汗,粘粘的,她挣了一下,秦风侧头看她,目光沉沉。

付尔青低着头,急忙的找到话题,“怎么没开车?”

“在修理。”

“只有这一辆?”不是说有钱人都有好几部车,停在车库里闲来看看心情也是好的。

“你想坐车?”

“不是。”

交通灯变成了绿色,他依旧拉着她在随着人群过马路。在嘈杂的人声中,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穿透力,径自打进她的心里,“有些东西只能是唯一。”

他的奥迪,只是唯一,为了一个人的戏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