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三年后,当付尔青再次站在秦风面前时,他们之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两个人的俱是清冷闲定。

付尔青看到他身前一地烟蒂,长长短短的。

秋末,没有槐花,没有槐花香。

付尔青说:“你可不可以告诉宁三,他的手机是你摔坏的,不管关盈子的事儿。”

秦风冷笑:“你以为他是为了手机?”

“不是,但这样他就没有了滋事的理由。”

“他有。”

“什么?”

“爱。”说这个字时秦风眼睛紧紧的绞着付尔青,那种强烈的急于确定的情感令付尔青无从闪躲,直直的被他看进眼底。

付尔青狠狠的捏了一把大腿,别过脸去,“你……你,可以让他不要再闹下去。”

“他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我无权干涉。”

秦风缓缓收回目光,眼里冷意一闪而过。他自车上取出烟,含进嘴里,点着,吸了一口,吐出一段烟雾。“你,在求我?”

付尔青怔了一下,点头道:“是。”

秦风笑了,恰到好处的弧度挂在嘴角,俊朗的脸庞犹如神邸。眼里却殊无笑意,“那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付尔青脸色有些难看,审慎的看着秦风,他仍然挂着笑容。她说:“你说。”

秦风熄灭了烟,站直了身子,收起了笑容,“我帮你约束老三,你还给我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秦风一字一句的说:“三年前你离开的原因。”

付尔青脑子里嗡的一声,只觉得浑身的力气被人在这一瞬间抽干,她手捂着胸口一步步的后退。她的声音微弱在这样的静夜里模糊不清,然而在秦风耳边却无比清晰。她说:“对不起,我给不了你理由。”

铁门“珰”的一声被关上,楼道的灯开了又熄,自四楼传来的轻微的关门声最终让世界重归安静。

秦风依旧保持着方才的姿势,笑了,至少她没有骗他。其实他很怕她会说,因为我不爱你了。没有人能够体会得到他方才的紧张和惧怕。刀口舔血的日子过久了,他本以为心已经麻木,不会再有恐惧,却不曾想,她,三年前,可以笑容甜美的改变他,三年后,依然可以轻易的左右他的情绪。

付尔青仰面躺在床上,眼泪就顺着脸庞流到枕头上。

盈子,对不起。我不能说,为了一些人的付出和牺牲,为了一些人的幸福生活,也为了秦风……

相比痛苦,我宁愿他恨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