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阳光自外倾泻进来,暖暖的打在身上,犹如母亲温暖的怀抱令人心生想念。

“付尔青!”宋之北见叫了付尔青几声她都不回神,不由加大了音量,引得屋里的人频频侧目。

付尔青这才恍然回身神,漾起一个微笑,“怎么了?”

宋之北被她一笑怒气立马减了七分,语气也软了下来道:“我是问你,七层的平面图画好了没,总工急着要。”

付尔青赶忙看了眼自己的电脑,声音软软的带着歉意,“没,还差一点,马上马上。”

黑色的屏幕上五颜六色的线条交错,映着付尔青略显憔悴的脸。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她急忙去接,话筒握在手里,心却漏跳了一拍,迟疑了半刻才低低的说了声“喂”。

依稀可以听到话筒里的女声,付尔青握紧了话筒,她握的那样用力,手上青色的血管凸了出来。她说:“妈,你别急,那房子不能卖,钱我凑到了,明天我就回来。”

放下电话,手心全是汗水,刚一低头,眼泪就落了下来,付尔青赶忙用手背去擦。

宋之北见她神色不对,走过来刚好看到她滴落在键盘上的泪珠,忙问:“怎么了,家里出事了?”

付尔青点头道:“之北,我想……”

“你赶紧去吧,图我帮你搞定。”

付尔青握了下宋之北的手,指着桌上的图纸道:“这是初稿,对下数据没问题。麻烦你了。”

宋之北笑道:“和我客气什么呢,别忘了和总工打个招呼。”

“恩,知道了。”

清脆的敲门声,刘一凡抬起头,便看到付尔青站在门口,穿着白色宽大的T恤紧身的牛仔裤,手里拎着包,脸色苍白却偏偏带着几分倔强几分坚忍,让人无法忽视。

他说:“尔青,有事吗?”

付尔青站在门口,声音轻轻细细的说:“总工,我家里有点事,想先回家。那套图,之北帮我做完,你看,行吗?”

刘一凡推了下金边的眼镜,笑着说:“我只要中午前看到图纸就行。”

付尔青郑重的鞠了一躬,眉眼间带着几分调皮,道:“师兄,谢谢你。”

刘一凡瞪着她说:“怎么,求到我才叫师兄。”

付尔青在晶艺设计公司也快干了两年了。刚来时刘一凡便是总设计师,管着他们建筑设计这块的十好几人。付尔青来的第一天就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想来不过是一处细微的差错,他刘一凡鸡蛋里挑骨头,成心刁难,打印出的样图直接摔倒了付尔青身上。付尔青当时特恨他,觉得他人长的人模狗样的,其实就是个斯文败类,仗着手里的权势欺压良民。刘一凡倒不是只针对她,整个部门都被他的苛刻严谨笼罩着,摔图纸似乎是他的个人爱好,一处小细节不入他的眼了,当下便是不留情面的劈头就骂。付尔青眼见着宋之北抱着一摞图纸哭着跑出来,才觉得自己当初算是轻的。其实刘一凡就是这毛病,为人严谨,见不得半点差错。相处下来,倒也渐渐觉得刘一凡处于工作狂人间歇性发作阶段,只要你不点他的死穴,他也算是和蔼可亲、风度翩翩的好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