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秦风身边的人,她很少接触。认识的人自是不多,文子算是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一次,她和秦风出去买菜,都穿着短裤拖鞋,学生气十足。菜市场也不是规范的摊位,不过是一些小商贩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买卖的空间。那天的气氛有点怪异,连平日里爱说笑的卖葱的大妈都苦着脸。付尔青正想问询,一向不多话的秦风倒是先出声问了。

“还能有什么事,两帮人为了争地盘都拎出了刀子,你说,我们这些人,卖点东西勉强糊口,谁当家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钱是一份不少交,还得担惊受怕。”

秦风的脸色紧了紧,拨了一个电话,“文子,在哪?”于是,付尔青第一次见到了文子。文子年纪不大,光头,长得有些凶恶,但笑起来却带着几分别扭的可爱。秦风说他笑起来很欠扁,所以文子很少笑。

“操,哥,你怎么来了?”

秦风不说话,直直的看着他,文子的眼神有些躲闪。

文子眼神转向付尔青,上来就握住她的手,“嫂子,嫂子。”

付尔青手被他握着,也不知道该不该应他的那声嫂子。

秦风拍掉了他的手,“怎么回事?”

文子一脸沮丧,挠头,“哥,你还别说,真不能背着你做点事, 这都能被你逮到。”

当文子撅着嘴把藏在身后的铁棍掏出来的时候,脸上委屈的表情如同被大人责备的孩子一般,付尔青记住了文子这个人,心生好感。

付尔青握着电话,不动声色,“文子,我记得你。有事吗?”

文子那边环境嘈杂,他几乎是扯着嗓子喊的:“嫂子,你过来看看哥吧。”

“他怎么了?”

“嫂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操,咱哥不能再这个样子,底下的兄弟都有说法了,我们在丽都,嫂子,文子求你,你过来看看吧。”

一室沉默,付尔青突然跳下床,揭开面膜匆忙的穿好衣服。

坐在出租车上,付尔青还在诧异,那么多话的寝室姐妹们,刚才从头到尾怎么一句话没说。

一下车,付尔青便看到了蹲在正门口抽烟的文子,一脸凶相,身旁的门童神色惧怕,小心翼翼的侯在一旁。

文子冲过来,拉着付尔青的手就往里面走。推开包间门,一股酒气迎面而来,灯光昏暗,只开了顶棚的一盏吊灯,秦风倚着沙发坐在地上,赤着上身,,手里拿着酒瓶手臂上的苍狼纹身栩栩如生。秦风周围坐着四五名男子,神色恭敬带着谨慎和担忧。

除了秦风,其他的人都望向站在门口的付尔青,文子松开手,点头示意,和众人一同退了出去。

付尔青一步步的走近,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落魄的秦风,连眉角的疤痕在这一刻都失了狰狞。

她走到他身前,他才缓慢的抬起头,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眼神已经不清明。

他笑:“你看,我又想起你了。”秦风费力的掏出电话,晃了晃,“还没到时间,我不敢给你打电话。”

付尔青捂着嘴低声哭了出来,他说“不敢”,仅仅两个字轻易的让付尔青心疼。

清晨,秦风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自己臂弯里的付尔青,一脸安逸和满足。

翘起的嘴角带着无心的诱惑。

于是,他吻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