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车停在一处老式的区民区,路灯年久失修发出昏黄的光,付尔青本就有些夜盲,这样的光线更加辨不清东西。便问:“这是什么地方?”

秦风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刚才的疑问顿时说不出口,他目光仍旧锁着前方,声音冷冷的,“哪里也不是。”说着就要打火,但突如其来的疼痛那样强烈,让他无法掩饰,右手狠狠的按上胃部,呼吸急促。

付尔青急道:“你的胃还没好。”

秦风苦笑,在这一刻略显脆弱的嘴角扯出一丝微笑。

“带没带药?”

“没。”

“去医院吧。”付尔青掏出电话。

秦风按住了她的手,“家里有药。”

“那你家在哪?”

秦风深深的看着付尔青,看得她有些不自在。他收回目光,慢慢的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你去哪?”

付尔青跟了出去,看着秦风走进楼道。她抬头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看了看这栋老房子,怔住。这是他们曾经的家。她曾经借着酒醉在这里等他回家。

秦风的脚步沉重艰难,扶着楼梯一步一抬的上。付尔青咬了咬唇,追上他扶住他的胳膊。秦风偏头扫了眼低着头的付尔青,嘴角紧绷的线条有一丝的松动。

铁门还是原先的那个,楼道要是进风门会吱嘎的响动。

付尔青说:“这门,小偷不是很容易进去?”今时不同往日,他不再一穷二白,今天的风哥宝马香车腰缠万贯……

秦风自牙缝挤出两个字:“谁敢?”

吃了药秦风的表情渐渐缓解,额头大滴的汗珠沿着坚毅的脸侧滑落。

付尔青在厨房里转悠了半天,垂着头出来:“冰箱里什么也没有。”

屋子虽然是干净不沾染灰尘,但一看便知道不怎么住人,也是,就算他如何怀旧,现在有苏响在旁,又怎么会住这种地方。带着新人来重温旧梦?

秦风起身,自她身侧走过,回来时手里拎着一袋方便面塞给她。

付尔青想也没想就说:“你这胃不能吃方便面。我去买点吃的,你等下。”

她拉门的手被他握在手里,有些凉。

秦风说:“一起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