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街口拐角处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窗半开着,秦风指间夹着香烟搭在上面,一动不动,任由烟身一寸寸的烧尽。他的全部心神都在远处倚着老槐树的付尔青身上。

她穿着棉麻的衬衫,袖子挽起露出一段白皙的胳膊,目光没有焦距的飘向远方,她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只是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他。

一阵秋风过,微凉,付尔青捂着嘴打了个喷嚏,双手环抱住自己。秦风掐灭了手上的烟,右手狠狠的捏了一下胃。他嘴角浅浅的抿成一条直线,透着几分漠然的笃定,然后缓缓收回目光,发动了车子。

当秦风停好车子走到付尔青面前时,她的眼神还是散的。秦风高大的身躯挡了部分的光影,她才缓过神来,没有来得及筑起冷淡的墙,眼里竟是浓浓的眷恋。这一份久违的情跌落在秦风的眼里久久不愿散去,亦激起他心底的温情。

他拉过她的手,她在惊恐中不断的后退。

他加了力,拖着她走。

她有些慌了,去挣他的手,“你又要干什么?”

那个又字,让他想起了那晚,在她小屋的床上,她一直瞪着他,在疼痛抑或销魂的时候眼底都是薄凉的冷意,冰冷的令他绝望,绝望到他不顾一切的伤害她。有人说,让自己不痛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别人更痛。可是,她的痛苦,却加倍的刺疼了他的心。

秦风转过身,直视付尔青的眼睛,“跟我去个地方。”

跟我去个地方,这句话带着蛊惑的魔力,让付尔青顺从的上了车。

秦风发动奥迪,目视前方,双手平稳的握着方向盘,他眼角里的付尔青头偏向窗外,嘴角依旧倔强的绷紧。窗外霓虹灯的色彩映在她脸上有些迷离的虚幻,秦风又一次无力的发现自己握不住她,当年的错硬生生的在两人之间划出一道疤痕,不深不浅却低头可见。

他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在事情发生的两个月后选择离开?走的那样悄无声息,那样决绝。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