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知是不是吓傻了,同寝室的一女生拉着付尔青衣袖说:“你住过家属楼?”

声音虽轻,却足以震飞付尔青强自打起坚强,自小到大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面对过这样的人。肩头已经微微颤抖,再也无力支撑。

一帮大男人被一个小女生耍,怒气自然可想而知,一下子围了上来,其中一个人抡圆了胳膊就要打她。

很久之后,宁锐听到了这个故事,大喊道:“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

是的,在那一巴掌落下的时候,秦风出现了,那个一直隐在角落里的硬挺男子,线条冷冽不怒自威。

付尔青愣愣的看着他隔开那个男人的手,反手就是一拳抡出,男人应声倒地,摔得很重。同伙的人立马拿起桌上的酒瓶冲秦风而来,却听一人厉声道,“胆子不小,风哥你们也敢动,不要命了?”

说话的人叫文子,秦风的过命兄弟,长相凶恶的男人,每每想起他尔青心里的疼便多一份,重一份。

举在半空中的酒瓶纷纷垂落,那伙人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般,“风哥……我们不知道,不知道,才会打风哥的人的主意,风哥,饶了我们。”

秦风脸上连半分表情都没有,他明明很年轻,却有着超乎年龄太多的成熟沉稳。他说:“这道上的规矩不能灭,文子,他们交给你了。”

说罢他拉起付尔青的胳膊就把她拽了出去,他拉着她走了很远,他走的很快,她唯有一路小跑才跟得上他。待停下时,她已经是气喘吁吁,脸颊微红额头渗着细密的汗水。

秦风头一次这么仔细的打量一个女孩,长长的睫毛却掩不住那样明亮的眼睛,亮如星子,光芒内敛却无法忽视。他低头看了眼他们还牵在一起的手,有些不可置信,猛地甩开她。“只此一次,别让我再看到你。”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救她,为了她的那番话,还是她背后紧握的颤抖的手……

付尔青胳膊被他甩的生疼,抬起头,睫毛上翘,黑眸亮丽。只轻轻说:“谢谢你,风哥。”

虽然是英雄救美的故事,却没有故事中抱得美人归的结局。他们在街上分开,彼此再没有多说一句话,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这个晚上他们各自只和对方说了一句话,再无其他。那时的他们俱是理智的人,清楚的明白情感的种子未必能结出果实,然,命运捉弄在玩笑和巧合间攻陷了理智的堡垒,从此沦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