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地道的大连菜,海鲜是少不了。吃海鲜哪里还顾得了什么淑女形象,付尔青穿着标准的职业装在桌子上挥舞着双手,不亦乐乎。

刘一凡眯着眼睛看着这奇怪的女人,就算心里藏着多少难过眼里隐忍着多少痛苦,可只要一到饭桌上,她马上变了一个人一般,甚至还带着孩子般满足的微笑。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她上心,她泡的咖啡很难喝,可他只喜欢叫她去泡;她拜金爱贪小便宜,他却喜欢被她欺压;他一向自诩公私分明,却把最肥的差事不着痕迹的留给她……

付尔青的发丝散开一缕垂在眼前,刘一凡几乎不加思索的便倾身上前,伸手帮她拢到而后,他温热的手触到她凉凉的耳朵,付尔青一怔,停了手上的看向刘一凡,刘一凡亦没有动,手就停留在她的耳边。

付尔青身子向后,拉开了和刘一凡的距离。

刘一凡顿了下,坐了回去。他自兜里掏出烟来,点着,动作娴熟。

付尔青诧异,“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学建筑的男生为了提神抽烟是很自然的事,但也有少数的坚持者不依靠外力支撑,刘一凡便是一个。

刘一凡看着付尔青,说:“我记得以前你和宋之北说过,你喜欢的男人需要有三个条件,瘦,寸头,抽烟。”

付尔青赶忙道:“那是玩笑。”

“可你说的那样认真,于是我就想,我还差一样……”

付尔青看着他微微有些泛黄的食指,他开始抽烟多久了,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

刘一凡看着指尖泛着红色火星的烟,低垂的眼里浮出落寞的神情。“你不是随口说说的,你说的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付尔青抬头看着他,却看不到他的眼睛,心里再次浮出厌恶自己的情感,她说:“师兄,是我错了,我不该一直逃避,一直安心的接受你对我的好。现在我必须离开你,我不能再这样自私的伤害你。”

刘一凡闻言猛地抬起头,抓住付尔青的手,“我说这些不是让你自责的,付尔青,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们是一类人,爱上一个人便不会轻易忘记,你要离开我,让我体会你当初的痛苦吗?”

“我……”付尔青眼里涌出泪来。

刘一凡眼中一片柔光,掩了角落里灰黑色的伤感,大厅的灯光明亮,人声嘈杂,他微微倾了倾身子,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润,“尔青,我说这些不是想给你压力,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即便将来你依然不肯爱我,我也不会后悔。守在你身边,就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