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母亲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忙里忙外的张罗着,因为父亲的病新房的装修耽搁了,一家人还住在老房子里。七十年代的老式住宅,两间卧室相对而开,那时还没有起居室的概念,厕所也是小得只放得下一个座便器。然,这里却有着付尔青最纯真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于是心生感怀。

小时候她淘气的紧,在家几乎坐不住,整日的跟着同龄的男孩们楼前楼后的疯跑,骑马打架、捉迷藏、弹玻璃球,最有记忆的便是一种叫做奇多的小食品,她并不喜欢膨化食品,但似乎每个孩子都有收集的癖好,为了集齐里面的卡片她乐此不疲。晚上天黑也舍不得回家,打着手电筒也要在外面与人斗卡片,那时的她还是极喜欢热闹的人……

而今的这般薄凉又是因为谁?

闲置在家数日,她越发的懒得动弹,已经到了饭来张口的地步,唯一的走动就是饭后陪父亲散步。不想工作,不想出门,不想见人,只想这样做只米虫。

所以刘一凡的电话打来时她犹豫了很久才极不情愿的接起。

那边的声音有些紧张,关心的情绪来不及隐藏便沿着听筒泄露了出来。“付尔青,大连那边的人说你还没去报道,家里又出事了吗?”

心里顿时生出几分愧疚,付尔青柔声说:“没,都挺好的。就是我刚回来还有些事要办,还没来得及过去。”

刘一凡提高了声音喊道:“那你连个电话也不打?”

“谁让你还欠我工资没给呢。”

刘一凡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付尔青连忙说:“师兄,我承认错误。你老大人不计小人过。”

“那你明天就去报道。”

“……”

“付尔青。”

“有!”

“说话!”

“……好,我去。”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刘一凡突然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说:“尔青,宋之北说她喜欢我。”

付尔青一愣,没有料到他会和她说这么私人的事情,她本就善于察言观色,早已看出宋之北的这份心思,也不光宋之北,整个公司对刘一凡倾心的女人多了去了。刘一凡温文尔雅才华横溢身价不菲,实在是不错的选择。

隔了一会付尔青才说:“之北人很好。”

刘一凡语气似乎有些愉悦,“可是我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了。”

付尔青觉得有些好笑,他平时那么严禁的人竟然会用这样炫耀的语气说话,可一想到宋之北伤心的表情又有些后怕,赶忙问道:“你和她说那人是谁了吗?”

刘一凡笑出声来:“原来你也知道那人是谁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