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秦风盯着电话良久,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自嘲一般的微笑。她居然挂了电话。要知道他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决心才能说出那句话,他追她经年,却只是在追逐她远去的脚印,他甚至准备为她背弃一切,她却连一次回眸都不曾留下。三年前她凭空消失,没有人肯告诉他她的下落,他找她几乎翻过了那座城市,他跟踪过张盈,可是连张盈都没有见过她,也是最近他看公司账本时才偶然想到去查她父母的账户,果然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来自这个城市,于是他荒唐的追了过来,茫茫人海却不知何处寻她,在路上开车也会想想,会不会遇到她。然而,他在爱与恨的边缘迷失,在那样的偶遇、在他迷乱的粗暴下,他只看到了她远去的背影。

苏响一进门便看到了秦风这样颓废的模样,一室的烟味。她打开窗户,坐到秦风对面,看着他,“她真走了?”

秦风没有回答,动作熟练的又点了一根烟。隔着他面前的悠悠烟气,苏响觉得他凌厉的眼峰黯淡了几分,竟然露出一丝疲惫。她,那个女人,真的再次离开了。

“那……那,那别墅还盖吗?”

秦风抬起头,看着苏响压抑的眼神里含着的期待,手中的手机缓缓滑落,“盖。”

苏响笑了。隔了一会,她走过去拾起地上的手机,头抵着秦风的膝盖,说:“你再见到她,心里是什么感觉?”

秦风低低的唤了声:“苏响。”

苏响仰着头笑道:“算了,饶了你了。”

“阿姨,阿姨,等等。”刚进大厅,小男孩便在身后追着她喊。

付尔青停下脚步,看着小男孩跑到她跟前,男孩递给她一个棒棒糖,扬着天真的脸说:“阿姨,妈妈说你心里苦,吃个糖就不苦了。”

付尔青接过糖,笑着说,“阿姨谢谢你。”

“靠,你不是连儿子都有了吧。”宁锐晃着一头酒红色的卷发高喊道,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雪糕。

付尔青瞪了她一眼,把行李箱塞到她手里,对小男孩说:“阿姨要走了,你去妈妈那吧。”说罢拖着宁锐就走。

宁锐看了看手里拖着的行李箱,说:“你把老娘当苦力了。”话未说完手里便被塞了个东西,低头一看是个五彩的棒棒糖,便问:“这什么意思?”

“我儿子给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