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人声熙攘,来来往往的人或匆匆而过,或走走停停,纷纷言语声分散在候机大厅的大空间中,听不真切,却也是与己无关。

付尔青只随身拎了个不大的行李箱,其他的东西扔的扔,送人的送人,带不走的都留给了宋之北。

临窗的座位,身旁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和她的妈妈,小男孩嚷着要看窗外,尔青便和他换了座位。

“我有一个小毛驴,我从来都不骑,有一天……”付尔青赶忙接起,阻止了这幼稚的铃声在机舱叫嚣。

小男孩噘着小嘴对妈妈说,“妈妈,这儿歌我也会唱。”

付尔青觉得面部肌肉有点紧绷。

宁锐的大嗓门,“小青子,你哪呢?”

“小废话,这点不在机场我能赶上飞机吗?”

那边嘿嘿的笑道:“也是。”

“我说,宁妈,你查岗查的也真够勤的。”

“那是,坚决不给你一点红杏出墙的机会。”

“宁妈,说正经的,这机票钱你得给我报了。”

啪,那边挂了电话。付尔青对着电话笑了,迟疑了一下打消了更改铃声的念头,为了不扰民就调成了震动。

刚改完就震了起来,付尔青直接接起,“良心发现了吧。”

长久的沉默。呼吸声却清晰可闻。

付尔青看了一眼来电,陌生的号码,却……不陌生。她对数字并不上心,尤其是电话号码,能记住的没有几个,却记住了这个号码和那个很久之前的。

电话那边的人终于开口,低沉的男声,依旧是不辨喜怒,“你在哪?”

她并不擅于撒谎,尤其是对他。

“机场。”

“……昨晚……”秦风说的有些艰难。

付尔青握着听筒的手一紧,匆匆道:“飞机要开了,没有其他的事我挂了。”

“尔青。”

多久了,多久没有听到他这样叫自己,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应道:“嗯。”

她听到他深呼气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那样的轻,即便是隔着听筒也感觉得到他声音里藏着的无奈和绝望。

他说:“你一直在逃,我却已经没有力气追了。”

空姐礼貌的催促她关机,她慌忙的连再见都来不及说。

小男孩看着他妈妈问:“妈妈,阿姨怎么哭了。”

他妈妈歉意的看了看付尔青,递上了纸巾。

付尔青勉强的笑了笑,“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