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于是他们断了联系,不再见面。

日子依旧继续,没了谁都一样,只心里的想念绵延不断。

爱了便是爱了,没有对错。在深爱的时候去追究对错对谁亦是一种残忍。

那日,同班一位男生杨程的生日,一伙人吃完晚饭便去唱歌。酒自然喝了不少,东倒西歪的在马路上晃。

一看时间寝室已经关门,有人便提议去通宵唱歌。

KTV包间的空气燥热,付尔青酒气上头醉意微醺,便出去透口气。灯光昏暗,狭窄的过道里她看到了秦风,短袖的黑色T恤,胳膊上赤青色的纹身若隐若现。一头苍狼的印记,蓄势待发的气势像及了秦风眼底深藏的霸气,这样的男人,不会甘于平庸,亦不会被情感所束缚。

橙黄的微光下依稀见得他眉心微拧,脸上却是一片漠然,那陌生的眼神仿佛他们从来不曾相识。

人心沟壑万千,深入瀚海,每一根神经都是细腻的情感,复杂的心思。而表情,却是心灵最好的伪装。

付尔青喝的有些多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右手边的墙壁上伸出一个卫生间的指示牌,一面烟斗一面高跟鞋的那种。

她本来是看到了,但酒精麻痹小脑,临到行动时却慢了一拍,砰的一声就撞了上去。

牌子是铁质的,很硬很结实,那一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付尔青似乎被撞愣了,人木然没有反应的站在原地。

一双大手轻轻的抚上她的额头,触到创处,疼痛蔓延,她才咧嘴踉跄后退。

秦风的手伸在半空中,指尖上依然留有她的体温。

两个人本都是思维敏捷的人,却在情感和理智的较力间用迟缓的动作无声的透露着内心的挣扎。

付尔青想起张盈说过这样的话,不要抱怨你身边的爱人不懂你的心思,这世界真正懂你的人是唯一的,而你恰恰在茫茫人海中没有找到自己的Mr.Right。

可是,当一切细小的事物被放大,生活和情感会不会变得更加敏感而艰难。如同他们。

付尔青揉了揉火辣辣的额头,顺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指着秦风的鼻子大声说:“秦风,下次分手别找那样的女人来委屈自己,你……你只要说,我们玩完了。That’sok。”

秦风看着她红肿的额头,红扑扑的脸颊,红润的唇……心中阵阵冷颤,举着的手缓缓放下。

付尔青挠了下头,皱着眉思索了半响,想的那样用力,似乎倾注了全部的精力。她说:“错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有下一次了。错了……错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泪水却越积越多,倚着墙的身子一寸寸下滑,最后只依稀听得见哽咽和抽涕声。

秦风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着,紧握的双手青筋暴露,指骨根根泛白。

“付尔青?”自远处走来一位男生,干干净净的样子,礼貌的看了一眼秦风,便伸手扶起了付尔青。待杨程再抬眼看去,便只看得到秦风僵直的背影和左臂若隐若现的刺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