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隐在黑暗中的脸不辨神情,只修长的手指指着付尔青,隔着迷茫的灯光,隔着悠然的酒香,那因为吸烟而略微泛黄的手指带着三分慵懒的指着她。

老三大声说:“风哥,你说真的?”

那人不答,手指缓缓收回,掐灭了剩下的半截烟。

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走过来,把愣在原地的付尔青往角落里一推道:“难得风哥开口,老三你别饿虎扑食呀。”

身边声音不断,两名中年男人在支吾着试图解释,宋之北酒没少喝,连帮忙的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

付尔青却觉得无边的压力笼罩全身,自头顶一丝一丝的压下里,喘不上气来。风哥,在她记忆中固守的角落中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称呼,但往事如烟,生生被撕裂,支离破碎的心里还剩下什么?

几步的距离她仿佛走了很久,很漫长。她站在他的面前,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依旧看不清脸,但那似曾相识的轮廓已经刺得她的心破碎一般的疼,那种蔓入全身的疼把她定在当场移不开脚步。

男人慢慢的站起身,慵懒的拍了拍西装上的褶皱,灯光映明了他的脸。寸头薄唇,鼻翼坚挺,一双黑眸里满是淡漠,俊美的脸庞犹如雕刻一般的坚毅。右边眉角处有一处疤痕,平添了几分冷然。

突然,他挥起胳膊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付尔青脸上,直接把她掀翻在地。

顿时鸦雀无声,老三也是惊讶的看着他倆,说不出话来。

中年男人这才觉得事态严重,忙起身说,“风哥,误会了,误会了,她不是……”

风哥动作也没有多快,只是转过头,冷眸扫过,男人只觉得寒光一闪,心里不由的一颤,余下的话全吞到肚子里了。

风哥自怀里取出支票夹和一支金笔,坐下来神情冷然,连嘴角都是紧绷的,看着地上的付尔青,说:“你要多少?”

付尔青捂着半肿的脸,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腥,另一只手撑着地面爬起来,强自站稳身子,侧着脸不看他,“我不要你的钱。”

风哥举在半空的笔顿住,脸上浮现一抹令人心惊的微笑,猛地把笔一掷,“晚了。”

上前握住付尔青纤细的胳膊就往外拖。女子尖叫的声音响彻屋内,回荡在走廊,最终,消失。

金笔撞击钢化玻璃的声音回荡在屋里刺耳的尖利。中年男人望着门口消失的两个身影和倚在沙发上被吓呆的宋之北,求助的看向微愣的老三。

老三问向黑框眼镜的男子:“扬子,风哥这是怎么了?我眼没花吧,他打女人?”

扬子身子一歪,直直的跌进沙发里,“你知道风哥心里一直有个人吧。”

“靠,不是苏姐吗?”

“是就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