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尔青,陪我聊聊天吧。”

付尔青坐在搬了凳子坐在床边,手被秦风握在手里,“聊什么聊,药劲上来了吧,困了就睡一会,时间还早。”

秦风还想说话,付尔青瞪了他一眼,他就乖乖的闭上眼睛

秦风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当然他看不到。付尔青就趴在他的右手边睡着了,一头长发歪在耳侧,露出半张白皙的脸庞。秦风的手摸到她的发,柔软的触感。他记得阳光下她长发披肩,黑眸亮丽的站在球场边上,明明不是很漂亮却该死的吸引着他,他从来都不屑于和校队踢比赛,却在听到学校名字的时候莫名其妙的答应了下来。她手里还拿着瓶矿泉水傻傻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走过来。于是他只能走过去对她说:“给我的吗?”后来还被一旁的文子嘲笑了半天,说哥你什么时候张口和女人要东西了?他当时竟然还暗自想到,衣服我都给她洗了,别说要瓶水了。

然后秦风在异国的医院的病床上不可抑制的想起了那个早上,他本来袖子里握着把片刀冲进旅馆的,可是文子在楼梯间死死的抱住他,他一脚踹过去,文子踉跄了几下却还是拽着他不撒手。他大声的喊,完全失去了理智,“付尔青给了你什么好处,值得你这么帮她。”他的胸腔剧烈的欺负,眼睛里全是血丝。昨晚三哥的生日宴会他没敢带付尔青参加,一来是人蛇混杂不适合她,她也打心底里不愿意。二来他多少还得顾及一下九哥和底下人的说法。谁知文子看到他身边的女伴时也是一惊,“哥……你没带嫂子来?”

“怎么了?”

文子一脸难色,支吾了半天才说:“哥,我他妈的真是个大嘴巴,我看到你前几天偷偷买了条项链,以为你要送给嫂子带她今天过来呢……”

秦风的心突然的颤了一下,“你告诉她今晚我要干什么,在什么地方?”

“嗯。”秦风横了文子一眼,走到角落里给付尔青打电话,没有人接。他给家里打也没有反映。直到晚宴开始秦风还在一遍一遍的打电话,那边不接也不挂断,就这样狠狠的吊着他的心。直到电话被他打到没电,冰冷的女声提醒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秦风坐在三哥的旁边,心神不宁,时不时的看看手机。三哥也没有看他,只是低声说:“风,什么事?”他这才觉得自己的不妥,那么多双眼睛在底下看着,自己怎么能这样没有分寸。“没事。”答话间神色已然如常,眼眸带着微微锐利的回视众人。

秦风能脱身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他避无可避的喝了一肚子酒,太阳穴一阵阵的疼。文子也是不放心他,带了两个兄弟送他回家。付尔青没有在家,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是借着酒劲秦风跟疯了一样到处去找,从家一路找到学校,把他们经常去的地方找了个遍。直到学校门外的小饭店里,睡眼朦胧的老板告诉他付尔青晚上来过,因为是常客所以他认得,但是他说,“那小姑娘最后喝高了,被她一个同学带走了。”

“去哪了?”“这可不好说了,那时候寝室都关门了,我估摸着是去这附近的旅馆了。”

于是文子陪着他一家一家的找,在天亮的时候才找到他们。秦风连电梯都等不及直接冲进了楼梯间。文子只能从身后死死的拉着已经处于疯狂的他。秦风瞪大眼睛狠狠的看着文子,“文子,你他妈给我放手。”文子眼里也全是撕裂一般的伤痛,“哥,我不是为了付尔青,今天有你在这我叫她一声嫂子,要是没有你我认识她是谁呀。我是怕你现在这个心情做出什么以后后悔的事。哥,你别冲动。我都看得出来你爱她,现在你要是真伤到了她,一定会后悔的。哥,你把刀给我再上去。”秦风又挣了一下,文子是铁了心思不放开他,他没有办法只好把袖子里的刀扔到地上。

--------------------------

一直在准备ebra,今天才从BJ回来,让大家久等了,之后也可能是龟速,因为还要继续忙申请的事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