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秦风牵着付尔青的手走在石子铺成的小路上,两旁是高大的阔叶林,因为是冬天只剩下一条条蜿蜒而出的枝干,阳光就在这样的缝隙里照耀开来。

付尔青在金色的阳光里眯起眼睛,时光流转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校园生活。

那时她还在读大三,心里第一次装下了一个男人,他扬着满是汗水的英俊的脸问她:“给我的吗?”却也是他甩开她的手说:“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无疑他是她见过的最矛盾的最不同的男人,也是最有诱惑力的。

其实每一个女孩心里都有一颗叛逆的种子,只是有些种子缺乏外界条件的诱导和自身的努力,没有破土而出,而有些发了芽的因为无法对抗外界的狂风暴雨而夭折,毕竟这样的一条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艰辛。

付尔青还记得就是在这样的参天大树下,秦风一本正经和她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然后他就牵起她的手送她回寝室,可是那条路太近,他们反反复复走了三个来回还是意犹未尽,走到最后竟然有在路灯下练习英语朗读的同学走过来问他俩是不是迷路了。

付尔青转过头凝视着身边的男人,时间无疑让这个男人更加的沉稳出众,英挺迷人。就是撇开他现在的身价地位,也是一个女人排队上门的主儿。而他,待她,竟然依旧深情。

仿佛有反应一般,秦风扭过头,“看我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就是知道。”

“哼,我明明在看那房子,你说为什么人家能把古建筑保存的那么好,看看那红砖,那抹缝儿,为啥咱们就专挑费钱又不实用的玻璃幕墙整。”

“别转移视线,说,盯着我看什么呢?”

“哎。”付尔青挽着秦风的胳膊,扬起头看着他说:“我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对我?”

秦风愣了一下,然后宠溺的摸摸付尔青的头发,“傻姑娘,没有为什么,是你就只能是你了。”

付尔青刚想答话就看到宁三风风火火的跑来,她心里也是一急,忙上前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哥,扬子让我送你去医院,说是吉田教授让你必须下午入院。”

秦风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倒是付尔青拉着他就走,“走吧,听话。”

秦风没有动,低低的唤了声,“尔青。”

付尔青调皮的笑了,“干什么这么依依不舍的,以后又不是没机会,等你做完手术,咱们再来。我告诉你,刚才走过去的几个女生都穿着超短裙身材火辣,想不想看?”

秦风也笑了,“我只想看你穿。”

宁三哪里听过秦风说过这么露骨肉麻的话,一时没适应,一声“我的妈呀。”就叫出了口,生生破坏了温情流露的感人场面。

秦风哼了一声,“宁锐几点的飞机,让宁三接机去。”

宁三赶忙叫道:“我的妈呀,风哥,你怎么可以把情话说的这么体贴这么感人。”

“我的妈呀。”秦风而付尔青异口同声,两人愣了几秒后,爆发出更加欢畅的笑声。

宁三在一旁郁闷的一脸黑线。生活严重偏离了原本的轨迹,自从付尔青这祸国殃妃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风哥变得像精神分裂,自己好像有点强迫症的感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